第47章 不要涨停,要涨个不停

晚上回到米家。

米仲良在餐桌上问了一句:“今天有个奇怪的人打电话给我,说别乱伸手,要懂规矩,说得我莫名奇妙,我问他是谁,他说金国商三个字后就挂了电话,什么鬼?我不认识姓金的呀。”

“爸,不是姓金的,是一只股票叫津国商,你的那个五百万帐户重仓了这只股,正跟庄家抢肉吃,他们怕你乱砸盘影响他们的拉升计划...”

米仲良听后先是一愣,而后是哈哈大笑。

“哈,原来是股票上的事,谁怕谁呀,资金够不够,要不要再支援你一点。”

“爸,原先我们谈好了,库存降下来后要有五百万进入股市,如果资金充足的话就打入颖儿新开的股票帐户吧,你名下那个五百万已变成550万了。”

米仲良看向叶天,叶天脸上一脸认真,没半点玩笑的意思:“看来你还真有点本事,好,明天我就让人办。”

再来一个五百万,叶天的可操作资金就达千万级的了,封板,一己之力就能干了。

“那个电话,您不用理会,我现在能大该猜出他们的意思,他们不想涨停,只想涨个不停?”

“什么是不想涨停又涨个不停?”

“是这样,股价一旦涨停就有可能会上龙虎榜,那他们的交易席位就会暴露出来,而涨个不停就是每天涨个三到五个点,但一直涨到翻倍不止,这是大庄股的常见手法。”

“明白了,那就应该配合才对呀。”

“是的,我会拿着不动,逐步向上加仓,坐一回轿子。”

这样的庄股,一年也不会出现几只,发现了就得牢牢的抓住,让利润奔跑。

这种股比后来以游资为主的连续涨停在整体幅度上会更凶猛,游资接力的连续涨停是击鼓传花,怎么上去之后又会怎么下来,而庄股就是一直涨,或者说涨得很低调,但几个月后一看,翻倍了!

大约十几年之后,会出一个手机软件,就是将季报中的股东户数变化做成曲线与变化幅度排序,由此来判断筹码集中度变化,从而捕捉庄股。

当然,跟踪庄股的操作一定是中长线的,不排除会有下挫洗盘的可能。

所以很适合中长线玩家。

饭后回到楼上,米颖儿拉着叶天让他教唱流星雨。

说实话,虽然自己会弹吉他,但声乐方面自己可不是专业的,得找专业的老师来指导提升唱功。

“颖儿,跟你那远房堂姐联系下,看能不能联系个音乐工作室,并让他们派个声乐老师来指点你一下,作为回报,到时跟他们工作室合作发行专辑。”

“这需要花些钱吧,毕竟我没有知名度。”

“花钱没关系的,就当这是一门生意,投资总会有回报的,更何况,我手上还有一堆的好歌,我就不信他们不心动。”

“好,我明天过港岛时顺便联系一下这件事。”

叶天在书桌前坐下,安静的回忆起曾今唱过或听过的歌曲。

一张专辑最少要八首歌,流星雨是主打,那其它的呢?

风格不能偏得太远,流行曲子里不能冒出个民谣之类,这样太不搭了。

流星雨是偏青春记忆与爱情类的,那就多找点相似的歌。

他拿出笔在纸中不停的写写画画起来。

米颖儿的歌单暂定为流星雨、隐形的翅膀、我的歌声里、因为爱情、今天你要嫁给我、被风吹过的夏天。

我那个天,全是王炸!

这张专辑一出,定会传唱大江南北,就问你服不服?

叶天抬头仰望窗外的星空,他还想到了一个很严峻的问题。

正版的CD是单面碟片,通常售价在35以上,甚至过百,是根据知名度与市场需求来定价的。

作曲者能分到收入的5%-10%,演唱者能分到20%至30%,现在这要出的新专辑词曲唱全归自己一方,那么最高可分成约35%左右。

而翻版的多是双面碟片,售价在10元左右,分成跟原唱者一点关系都没有。

翻版盛行,在这个年代是无解的。

不过又想了一下,自己也是歌曲的搬运工,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反正又不是以这个为主业。

“老婆,歌我全想好了,我现在挑两首唱给你听!”

“真的吗?”

米颖儿现在是一听叶天要唱新歌就莫名的兴奋。

“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

“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