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大佬,我又给你指了条路

“他从1977年到1990年掌管麦哲伦基金13年,资产从2000万美元成长至140亿美元,成为当时全球资产管理金额最大的基金。13年的年平均复利报酬率达29%,他本人也在1990年功成身退,回家带娃跟环游世界。”

现在的内地投资者不知道他也很正常,他的《战胜金融街》在07年时才被翻译刊印,之后才进入股民的视野。

听到如此高的成就,老姚来了兴趣,这绝对是一个可借鉴的案例。

“他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他的投资手法,说白了就是行业研究,从底层信息中研判一个行业未来的趋势,然后买入一篮子该行业的股票后长期持有。”

“底层信息?”

“就是生活中最常见的消费者需求,比如他发现连锁超市卖场会有成长性,他就买入沃氏的股票,并长期持有,要知道全球最大的零售连锁沃氏可是在1980才上市。”

“明白了,就是判断朝阳行业。”

“是的,当你的资金体量大了后,就不能像散户一样随便的空仓...”

叶天发现自己说露嘴了,这个说法现在还不成立,两年后基金等机构出现之后,证监部门才作出约定,机构投资者有最低仓位限制,比如大盘下跌时,机构投资者仍需要保持六成仓位,否则就是违规。

这是保证大盘不会剧烈波动的一个方法,不然像易方达那种一家公司资产管理规模2.3万亿的基金公司,一个清仓就能导致千股跌停。

“为什么不能随便空仓?”

老姚果然是人精呀,一句话就捕捉到了关键点。

叶天只能圆了。

“老姚,国外有一种投资形态叫基金,从二三十年代起就盛行了,这种形态迟早会进入内地,而各国为了监管基金,都会有仓位要求,比如下跌时要保证最低持仓。”

“哦,基金是吧,我早就了解过,可是目前内地股市暂不允许这种存式的存在。”

事实上,老姚的壮大发展正是两年后基金出台之后,他算是第一批吃到红利的人。

而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有钱的大户。

钱基本来自于实体行业。

“嗯,基金的投资方法,更多是择时与风控,另一大块就是行业研究,判断大盘有风险时减仓,指数好时加仓这就是所谓的择时;另外还有一部分基金是做市值管理...”

叶天又闭嘴了。

老姚的茶有毒吗,让叶天频频的说错话,提前泄露天机。

这老姚在N年后被称为野蛮人,不就是玩的市值管理吗,就是以大量资金收购股票,获得某上市公司大股东地位,从而入主公司,经营出靓丽的财报来提升股价。

在N年后,他可是直接跟H润集团叫板,两次轮番超越对方的股权占比,成为两市最大地产股万可的大股东,那个曾爬过珠峰的老总被迫下野。

老姚敢跟大象掰手腕,可见其魄力不是一般的凶悍,绝对的狠人。

“市值管理,是什么东东?”,老姚挠着脑门,一脸不解。

叶天长呼一口气,算了,反正以后他也会干这事的,提前说出来也没什么,反正隔壁港岛大把这样的事情出现。

“就是用资金收购股票,一旦成为上市公司最大的股东,就能入主公司的经营当董事长,把公司经营好了,财报靓丽了,股价就会上去,从而获利...”

老姚惊呼:“这比坐庄高级多了!”

当然高级多了,市值管理的股票,通常是以几十倍为目标的。

某白酒价格高到几百块一股,不就是大手子在玩市值管理吗,而且是资本市场与线下市场联动,民间就算不炒股,囤货白酒都能赚钱。

老姚陷入了沉思,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大商机,不,应该说是一个大方向。

“叶老弟,你说什么样的公司适合市值管理?”

“白酒!”

“为什么?”

“首先白酒毛利率相当高,其次白酒有文化属性,只要你打造出一个独特的酒文化,当老百姓以收藏那酒为荣了,那酒的价格就能涨上天。”

老姚一拍大腿,像是中了彩票一般兴奋。

“对呀,我就收藏酒与茶呀,那些名酒还有普洱,每隔两年价格都会涨上不少。”

“嗯,如果你入主了一间名酒的上市公司,你能玩的东西就多了去了,比如说提升品质、限制产量,同时大力打造酒文化,让市场上求而不得,价格自然飞涨。”

老姚竖起大拇指,脸上喜上眉梢,神采飞扬。

“叶老弟,你喜欢喝什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