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是一棵树

“大哥大哥!疼死了,肚子太疼了!你让我下车拉泡屎行吗?”乔木装出一脸痛来博取对方的信任。

“小子别耍花招,惹我急了这就把你杀了!”歹徒一下看出了乔木的花招,直接将刀放到了乔木脖子上威胁他。

乔木可不吃这套,他知道歹徒还得用自己当筹码,绝不可能杀自己,继续道:“大哥,我是真想解决问题,你要不信我现在就在车上解决,要是后半程你自己开车时能受得了的话。”

说罢,乔木就腾出一只手来解自己的裤腰带,一副真的要在车上解决的模样。

歹徒见他这样,急忙道:“行了行了,我用刀夹着你去上,别想着耍花招。”

两人以前一后,歹徒用刀架在乔木脖子上,两人来到了车外的空地上,这里荒郊野岭人非常少,不然乔木还不好意思这样干。

在歹徒的控制下,乔木背对歹徒,解开裤子,蹲下身子,装腔作势的开始努力。

歹徒见到此景,一脸嫌弃的来了句:“懒驴上磨屎尿多。”

实际上乔木再怎么努力现在也不出货,他固定蹲大号的时间是早上和晚上,这大下午的,况且还在一个老男人的注视下,他能出货就怪了,他不过是在寻找机会罢了。

就是现在,机会来了!

一瓶药水凭空出现在乔木手上,拔开瓶塞一饮而下,这就是乔木出逃的办法,靠这瓶化形水!

看到乔木喝东西,身后的歹徒不仅没阻止,脸上的嫌弃反而加重了,这边喝边拉,自己这是抓了个什么人啊?

就在下一刻,也就是歹徒一眨眼的功夫后,他傻眼了,人呢?人质去哪了?

歹徒懵了,狠狠地揉了揉眼睛,乔木凭空消失了,他原本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了一棵树,一棵郁郁葱葱的梧桐,马路边最常见的那种。

这怎么可能?人怎么会凭空消失?难道是自己产生幻觉了?歹徒急忙到车上看了一眼,乔木根本就不在这。

人能去哪了?难道变成树了?歹徒不信邪的再次来到树面前,仔细端详起面前这颗梧桐。

此刻,变成树的乔木也仔细端详着面前的歹徒,他那副怀疑人生的模样真是大快人心。

“哎!等等!你别动手啊!别划老子!啊~”

没想到这歹徒观察不成,竟然在树身上狠狠划了几刀,乔木只是化形成树,这种状态下如果受到伤害的话也是他受到伤害。

划完几刀,依旧没发生任何异常,树皮被砍破,露出里面白花花的树干,他再次回到汽车旁,看了看车里面还有没有现金。

幸好幸好,现金还在,歹徒松了口气,钱还在就好,趁条子还没追上来,加紧跑路吧。

歹徒上车,飞快逃离了现场,乔木也瞬间脱离了大树形态恢复成人形。

恢复成人形的乔木裤子还没提上去,他赶忙将裤子提了上来,但乔木关注的可不是自己的裤子,他的眼睛一直停留在自己腹部上。

腹部上留下了几道划伤,并不是很深,但血液不断从中渗出,浸染了乔木的衬衫。这疼的乔木龇牙咧嘴,但又不敢用手触碰伤口担心感染。

“这狗歹徒,别让我抓着,不然非用打狗棍打你一顿!”乔木嘴上骂骂咧咧,手上的活却一直没断,他给林清影打去电话,让她来接自己回家。

乔木不敢让警察来接自己,警察看到自己的伤口肯定让自己去医院,自己可没钱去那地方,这样的伤口自己消消毒包扎一下也就够了。

短短十几分钟,林清影便开车出现在乔木面前,林清影梨花带雨的下了车,见到乔木的瞬间眼泪更是像断了线的风筝往下流。

“乔木,啊~”林清影一下子扑到乔木怀里,眼泪瞬间打湿乔木的肩膀。

害,自己保护了半天的伤口就这样被污染了,乔木叹了口气,却没推开面前的林清影,小姑娘受了这样的惊吓肯定怕死了,就让她哭一哭发泄发泄吧。

“乔木,你受伤了!”林清影感觉衣服上有些湿漉漉的,低头一看竟然是血,这才发现了乔木的伤。

“没事,我们回家。”失血让乔木有稍许的虚弱。

“这怎么行!我带你去医院!”林清影拽着乔木上车,想把他往医院带。

“回家,回家就行。”乔木上了车,再次重复道。

“不行不行,有伤怎么能不去医院。”林清影也不想让步。

“我说回家!”乔木加重语气低吼一声,乔木本来就有些虚弱,又不想去医院花钱,林清影还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唠叨,这让乔木心中添了些火气。

这一吼吓了林清影一跳,当即沉默下来,乖乖开车朝着家的方向走。

一路无言,回到家,林清影直接躲进自己房间当中,这让乔木意识到自己语气确实有些重了,林清影也是好意,自己不应该凶她。

脱下衣服,用酒精处理伤口,然后将绷带缠在肚子上,草草的处理了伤口,然后一头扎进厨房,开始与他买来的那条大鲤鱼搏斗。

一小时后,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被端上桌,紧接着去往林清影房门前,敲敲门道:“娘娘,用膳啦。”

房间内没有动静,看来林清影真的生气了,让金主生气确实是自己的不对,乔木继续敲门道:“娘娘,再不用膳饭菜就凉啦。”

林清影在房间里仔细听着乔木的话,她确实是生气了,从小到大从来没人吼自己,乔木是第一个,自己还是为了他好,越想越委屈。

可再转念一想,要不是乔木为了救自己也不可能受伤,归根结底还是自己的问题,从小到大除了爸妈也没人对自己这么好,无私的对自己好。

想到这里,林清影的气消了大半,跳下床打开房门,见到了门口已经换了身衣服的乔木。

“你的伤怎么样了?”林清影嘟着嘴说道,眼睛就是不看向乔木。

“回娘娘,小的已经无碍了,请娘娘快来用膳吧。”乔木一副谄媚的表情说道,活像古代宫中的太监。

“依你,陪本宫过去吧。”

小小的矛盾,在无形中被化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