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聚会

乔木在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为了参加聚会他需要前往市里,跟父母告别后便离开了家。

出行前,乔木早早的使用了被嘲讽双倍经验卡,他能猜到,这帮老同学会狠狠地嘲讽挖苦自己,但现在的乔木不介意,他巴不得这帮人多多嘲讽自己。

拿着身上仅剩的几百块坐车去了威市市里,找到了自己当年念书的高中,进入了正丰大酒店。

多年不见,正丰大酒店重新装修了一番,现在内部的装潢更加豪华了,更让乔木惊奇的是,今天的正丰大酒店一个人也没有,好像被包场了。

乔木走上二楼,刚上了二楼就看到老班长江泽凯坐在沙发上喝着一杯红酒,江泽凯一见到乔木就好像恶狼看见猎物,立马起身走到乔木面前。

“班长。”乔木打了个招呼。

此刻的江泽凯却是满脸笑意,十分热情的对乔木道:“乔木来啦,来的人不多,你先进去坐。”

顺着江泽凯的指的路,乔木走进了包间内,包间很大,足以容纳几十人,现在包间里已经坐上了十几名老同学。

见到乔木进来,大家象征性的给乔木打了个招呼,其实心里都明白,今天乔木就是来被嘲讽取乐的。

只有一个人,坐到了乔木身边,顺手递给乔木一支烟。

乔木抬头一看,此人正是自己出事之前跟自己关系最铁的侯天,自己出事之后他迫于压力与自己保持了距离,乔木不怪他,换做自己可能也会这样做的。

侯天对那时候的所作所为十分后悔,但他也知道,当时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自己家可能就和乔家一个下场了。

乔木看了一眼侯天,接过了香烟,寒暄的说了句:“你瘦了。”

侯天给乔木点上烟,乔木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气顺着肺溜了一圈又走了出来,头脑都清明了几分。

乔木会抽烟,不过迫于经济压力不抽罢了。

“我看你倒是瘦了,比高中都瘦。”侯天看着乔木说道。

“哪有啊。”乔木打着哈哈,这让两人之间僵硬的气氛活跃起来。

后天见乔木不责怪自己当年的所作所为,内心当即一轻,放开了与乔木聊起了天,在轻松的氛围中两人逐渐找到了当年的感觉。

同学们越来越多,不速之客很快也出现了。

“哎呦,这不是乔木吗?”故作惊讶的询问声突然出现,随着声音看去,这正是当年苦追乔木不成,在乔木落魄后不断敲打他的老同学孔琳。

乔木直接无视了她,继续与侯天说着话。

“我乔少爷长脾气了,别人和他说话都不带理的了。”孔林长相还不错,此时脸上更是浓妆艳抹,称得上是个美女。

乔木继续不搭理她,孔琳见乔木还不说话,举起自己的右手,露出了自己手上的金饰,阴阳怪气的开口道:“不知道乔少爷家里还完债了没有,不像我,现在穿金带银好不快活,幸好当年乔少爷没选我。”

乔木对她的事略有耳闻,听说她找了个富二代男朋友,男朋友对她还不错,给她买了不少好东西。

听孔琳这样嘲讽自己,乔木依旧选择默不作声,心里却巴不得她使劲嘲讽自己,毕竟经验条这个东西它是实打实上涨的。

乔木不说话,侯天到开了口:“孔琳,别说了。”

孔琳一听有人反击自己,定睛一看是乔木身边的侯天,嘴巴立马安上刀子,开口道:“侯天啊,当时乔少爷被欺负的时候看不见你人影,现在倒跳出来了?”

这句话一下就把侯天噎住了,侯天也是个暴脾气,撸起袖子大步走向孔琳,老同学们一看怎么还要动手了,急忙拦在侯天面前。

孔琳见侯天被拦住了,气焰更加嚣张道:“来来来,还想打女人?你侯天就这点本事,来打你姑奶奶,看看你打不打得起!”

包间里立马充满了火药味,这件事还是因自己而起的,乔木不想看到侯天惹上麻烦,上前拍了拍侯天的肩膀,让他坐了下来。

侯天狠狠地瞅了孔琳一眼,点上一根香烟自顾自的抽起来。

孔琳一头扎进了女人堆里,开始向老同学们炫耀起她身上穿戴的金银首饰。

人几乎到齐了,只差一个人了,也是乔木最想见的那个人,常清。

期间有服务员前来询问是否可以上菜了,老班长说再等等,还有人没到。

这引起了乔木的疑问,常清哪有这么大本事让这么多人都等着她,而且当老班长说再等等时竟然没有一个人表达异议。

时间又过去了半小时,包间门终于被重重的推开了,然而走进来的人却不是常清,而是缠绕了乔木两年的梦魇——夏栋梁。

夏栋梁穿着一身正装,他本就长得气宇轩昂,穿着正装更是显得挺拔,这把在场的不少女生都看成了星星眼,当然更多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夏栋梁有钱吧。

夏栋梁摆出一副主人翁的姿态,看着众人道:“大家好好吃好好玩,今天一切消费我来买单,小清正在换衣服,一会就能过来和大家见面了,今天我把正丰大酒店清场了,专门用来给大家玩乐,一楼的娱乐设施大家都可以过去玩玩,不用窝在这里。”

“呦吼~”听到夏栋梁的话,男生女生们同时发出叫好声,同时起身就往楼下走,趁着还没上菜先去体验体验这里的娱乐设施。

听到这里,乔木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愿意等常清一个人,因为现在常清跟夏栋梁在一起了,常清跟自己分手后和绊倒自己的仇家在一起了。

乔木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他跟常清在一起两年,竟然没能发现常清拜金的事实,与自己在一起两年的女朋友,随随便便的就投入了仇家的怀抱。

乔木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此时,夏栋梁走到了乔木面前,弯下腰在乔木耳朵边轻轻道:“你还真敢来,看来今天能让我好好玩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