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离别

乔木岂止是满意,简直是爽翻了,看着这些曾经欺负过自己的人对自己俯首称臣,乔木心里憋藏了三年的怨气瞬间消散了。

“嗯,老公我太满意了。”乔木小声道。

然而这一声却被燕尾服老者听到了,老者一听这话,眉头立马拧成了麻花,什么?自己家大小姐竟然被猪拱了!

当着林清影的面老者不敢发作,但他立刻掏出手机发了条消息出去,他要查清乔木这小子的背景。

发完消息,老者横到两人中间将两人隔开,对着林清影道:“大小姐,时间不早了,咱们也回家吧,老爷很想您。”

林清影当然不想回家,但她知道,今天自己主动暴露了自己的位置,无论自己想不想的回去都会被强行带回去的。

“等等,我跟他再说几句话。”林清影拉着乔木走到一边。

“我要走了。”林清影的语气里充斥着不舍。

“那你还回来吗?”这段时间乔木都适应了家里还有一个人的生活,她突然离开自己会有些不习惯的。

“可能吧,这段时间和你一起住很开心,谢谢你。”林清影的话很真诚,与乔木一起生活的这段时间确实是她少有的快乐时光。

乔木根本不把她当成大小姐,敢和她拌嘴打闹,只有在乔木面前她才能放下自己大小姐的架子,变回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乔木会给自己准备想吃的东西,在自己危险的时候他舍命保护自己,往事一件件浮现在林清影脑海中,这让她更不舍了,眼泪一下就盈满了眼眶。

“哎,别哭啊,又不是见不到了。”乔木见林清影掉了眼泪,一下就手足无措了,笨手笨脚的安慰她道。

林清影知道,她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一次分别,可能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能抱抱我吗。”林清影眼泪汪汪的说道,像个受委屈的小女孩。

乔木哪能拒绝这副模样林清影的要求,当即张开胳膊把她抱在怀里,这个姿势与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很像。

林清影躲在乔木怀里,她真的不想离开乔木,她甚至感觉自己有些喜欢上乔木了。

看到这一幕的老者胡子都要飞起来了,这小子还真敢抱自己家大小姐!回头找人把你腿卸了!

乔木感受着心前的温暖,他隐隐约约的感觉这次离别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而在他内心最深处,已经留下来林清影的身影,她千里迢迢赶来帮助自己,这是三年以来第一次有人这样,就在刚才,他可能已经喜欢上这个女生了。

两人抱的格外认真,直到老者发话才打断了两人的拥抱。

真的该走了,直升机就停在酒店外面,林清影依依不舍的走了出去。

乔木跟了出去,被狠狠震惊的同学们也跟了出来,目送着林清影走上直升机。

“再见。”林清影对着乔木挥手。

乔木没说话,一直盯着林清影,他要把这道身影刻在脑子里。

飞机飞走了,乔木心里好像空了块什么,同学们一股脑围上来,对着乔木问这问那拍马屁,乔木对这些墙头草投去白眼,转身搂着侯天的肩膀,快步离开了人堆。

侯天是自己的好兄弟,最危难的时候只有他站在了自己这边,乔木从系统仓库中拿出了点赞大拇指,趁着侯天点烟的功夫偷偷给侯天点了个赞。

这能让侯天短时间内获得额外气运,算是自己给他的好处吧。

两人聚在一起抽根,侯天能看出来乔木现在很难过,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默默的陪乔木抽着烟。

两人抽了一根又一根,直到整盒烟都被抽完了,乔木拍拍侯天的肩膀说自己要离开了。

侯天没多说什么,跑去旁边的小卖部的买了两盒炎黄烟塞进了乔木口袋里,乔木现在需要这个。

乔木独自离开去了车站,一切都结束了,自己还要过自己的生活呢。

乔木坐在椅子上等车,一根又一根的抽着烟,突然背后有人拍了拍他,乔木转头一看,是常清。

“有什么事吗?”乔木的态度极尽冷淡。

“我想问问,我们重新开始可以吗?”

不知道常清要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样的话,乔木只感觉恶心,没回答她,起身坐到了另一张椅子上。

常清跟了过来,开口道:“之前的事是我错了,我现在不奢求你能和她分手再和我在一起,我做小的也可以,你还能接受我吗?”

乔木要被恶心死了,常清竟然能说出这样恬不知耻的话,她完完全全成了拜金女,只要有钱怎么样都可以,这样的人和她呼吸同一片空气乔木都感觉恶心。

“滚蛋。”乔木冷冷地说道。

正好此时乔木要等的车来了,乔木一个箭步上了车,将常清留在了原地。

“乔木,你会后悔的!”见乔木如此决绝,常清也撕破了脸皮,恶狠狠的辱骂着即将离开的乔木。

乔木到无所谓了,跟这样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恭喜宿主升到四级,奖励道具天行翼。”

竟然在常青的辱骂下升级了,真是造化弄人,乔木自嘲道。

打开系统界面,乔木查看着这件道具的作用。

天行翼(永久道具),允许宿主飞行一分钟,每天使用一次。

嗯?这道具猛啊,系统看自己太过伤心,终于奖励给自己一件好用的道具了吗,但每次只能使用一分钟,聊胜于无吧。

乔木一路坐车回到家中,林清影的行李还留在这里,家里甚至还残存着她身上的香味。

乔木一头倒在安逸椅子上,脑海中回忆着与林清影的点点滴滴。

心里暗下目标,一定要混出头,能光明正大的把林清影接回来住,今天那燕尾服老者的眼神就说明了自己与林清影的差距了。

在点点回忆中,乔木陷入了梦乡,梦境中,林清影又回到了这个面积不大的出租屋,自己正在做饭,林清影躺在安逸椅子上玩手机。

一切都是那么温暖且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