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浮现

党富豪有些惊讶。

“我说话你没听见?”刘鹏冷冷说道:“难道需要我亲自动手吗?”

“你知道他是谁吗?派帝集团九哥,你也敢放肆。”

党富豪闻言,那还能不明白?

自然知道派帝集团的九哥是谁,当即就反应了过来。

“九哥!”

党富豪盯着李韭菜,喊了一句。

“小豪,行了,你没认出我,我不怪你。”李韭菜微微笑道:“你这家伙,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纨绔,该改改了,我这也刚回来,改天去你家拜访老爷子,他可好好?”

“九哥,他老人家,一切都好。”党富豪瞬间就不害怕了,他虽然和李韭菜没见过几次,但知道李韭菜和他们家关系不浅。

毕竟,爷爷当年也是先锋之一,除此之外,他隐隐约约听闻,李韭菜和爷爷的背景,不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似乎,派帝集团并不是巅峰。

然而,在世人面前,派帝集团,也是天的存在。

一手遮天,毫不夸张。

刘鹏似乎听出了两人的关系,没想到竟是如此。

党富豪现在知道,自己喜欢的女神,是嫂子。

“九哥,我不是人,我竟然做出这等对嫂子不敬的事,还要找人对付你。”党富豪下跪在地上。

“好了,都是误会。”

“那什么,你叫刘鹏是吧?”李韭菜扭头,看向刘鹏。

吓得刘鹏浑身都在颤抖。

“我,我是,九哥。”刘鹏紧张的说道:“小弟有眼无珠,还望九哥不要怪责我。”

“行了,你以后做事,自己多掂量,如此下去,恐怕你此生,也只是这等高度。”

“这个世界,所出现的不过是表象,你以后那么多人都想加入派帝集团是为了什么,还有更深的意义。”李韭菜说道:“走吧,你们一起和我去见见你们的嫂子。”

接着,李韭菜就带着党富豪和刘鹏,前往自己所在的包房,一边走,一边说。

“当年,我们一起做派先锋,谁都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但一直坚信,派能成功。”李韭菜说道:“我们那时候不容易啊,许多派先锋,都是四五十岁,这个年纪,选择去做派,所要面临的困难和阻拦,是很大的。”

“大家都会觉得,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这种免费的事,做了将来还能有十倍,百倍,千倍的回报?”

“人这辈子,其实可以平平淡淡,也可以选择做自己所认为的事,便也是足够。”李韭菜说道。

来到包间,带着党富豪走进。

房内。

黄雨坤和徐诗诗,还有几人,都围拢在一张桌前。

见到李韭菜进来,他们立马起身。

“九哥。”

大家纷纷喊道。

李韭菜的笑容很真诚,也很令人放松。

“大家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坐下吧。”

党富豪走到徐诗诗面前,表情很真诚。

“对不起,嫂子,我错了。”党富豪道歉道。

李韭菜解释之后,徐诗诗这才明白。

“你九哥解释清楚了。”徐诗诗说道。

这时候,一个年纪在40左右的中年男子走过来。

他似乎有些紧张,双手都在颤抖,来到李韭菜面前,喊道:“韭菜,是你吗?”

李韭菜先是皱起眉头,接着就认出这人:“你是价差前辈。”

“嗯,是我。”价差点点头,他带着一副眼镜,整个人看起来都很精神,短发。

个子不高,但在派圈很有名气,建立了一个很强势的价差社区,帮助过无数人免去被割韭菜。更是传授许多人,了解币圈,数字货币,世界经济等。

他有一定的威望,也遭受过不少人的怀疑。

当年,他也是和李韭菜一样,是派先锋。更是带着不少派友参与过当年的区块链大会。

“九爷,还记得我吗?我是无为。”另外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

面带笑容,看起来有些偏瘦,显老,但具有气质。

他手腕戴有一块精致的手表,多年的沉淀下来,如今气质不凡。

李韭菜点点头:“那能忘记,真没想到,你们今晚都在这里。”

“来,来,咱们坐下说。”黄雨坤喊道。

桌上,全是今晚的美食佳肴,也是饭店主打。

“今天,是一个好日子,咱们的韭菜,你们的九哥,回来了,今后,派帝集团就有主人了。”

“这些年,派帝集团,一直都是由五大长老管事,现在好了。”价差笑道。

“怎么,派帝集团,还需要我这样一个失踪多年的人吗?我要是在派帝集团做主,那些财团的老头子,恐怕无法接受。”李韭菜笑道:“介绍一下,这是我妻子,徐诗诗。”

“弟妹好,今后,我们都是一家人,要是有什么地方能帮助你的,尽管开口,在这个江城,我们说话还是有点用的。”价差笑道,顺便和徐诗诗握了握手。

徐诗诗有些受宠若惊,这些人,她那能不认识。

大街上,随处都能看见他们的广告,网络上,直播间,短视频,币圈新闻,都能看见。

她从未想过,李韭菜和他们的关系,竟是如此要好。

“各位老师,你们好。”徐诗诗客客气气的说道。

落落大方,一点不失半点气场。

“红尘里飘摇,沉浮半生,昔日的险阻困难,爱恨情仇,其实不过都是一瞬间。”无为说道:“想起曾经做派的日子,真是不容易了,不知道多少人,因为做派,被反对,质疑,说走火入魔,疯了。”

“是啊,现在想想,人世间的一切,不过是在重复千百遍,谁没痛,谁又没失去什么?我们都有痛苦,有失去,有刻苦铭心的悲伤。”

“若是可以,我愿付出一切,洗走心里那些悲伤的遗憾,当然,遗憾也是美丽的,真正的遗憾是拥有后失去了。”价差说道。

李韭菜没说话,只是听他们说。

“韭菜,说说吧,这些年,都去什么地方了?”价差问道。

李韭菜真不好解释。

他好像去过什么地方,也好像没去过什么地方。

但记忆之中,似乎有封存的记忆,不管他用尽何种办法,也是不能将记忆浮现。

可不知为何,李韭菜内心有一丝丝隐隐作痛,像是失去过什么重要的东西。

或许只有刻骨,才能去感受领悟。

扭头盯着徐诗诗,李韭菜似乎又记起了什么。

消失这五年,似乎和诗诗,在另外一个时空相遇过。

他想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