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被数落

次日。

江城被白雾笼罩着,清晨的阳光无法渗透进来。

李韭菜揉了揉眼睛,缓缓睁开。

目光带着温柔,看着躺在旁边的徐诗诗。

昨晚,两人都很幸福。

“你醒来了。”李韭菜盯着徐诗诗,露出笑容。

徐诗诗脸色微微红润,轻轻点头:“咱们该起床了,送萌萌去学校,然后去拜访蔺老。”

“嗯。”

半小时后。

“萌萌,爸爸和妈妈一起送你去学校,开心吗?”李韭菜笑道。

李萌萌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萌萌开心,爸爸妈妈是最好的。”李萌萌笑得很快乐:“只是,爸爸妈妈昨晚干嘛了,你们房间里,不停的有声音传出来,爸爸在欺负妈妈吗?”

“这!”李韭菜突然有些发愣:“爸爸妈妈,只是在深入讨论一些大人之间的事,好了,咱们走吧。”

一旁的徐诗诗,微微低头,显得越发羞涩。

小区门口。

伍齐琦和伍卿枀两父子站在门口等着。

“儿子,你确定他们是住在这小区吗?”

这个小区实在太破败了,这里集中了许多打工的,还有在工地上上班的,以及在工厂上班的。

鱼龙混杂,环境并不是很好。

一个派帝集团的大佬,竟住在这个地方?

要不要这般低调?

想不通。

“爸,我打听过了,徐诗诗确实是住在这里,而李韭菜九爷,是刚回来的。”伍卿枀说道:“要是九爷不原谅我们,该怎么办?”

“想尽办法吧,谁让咱们得罪了九爷。”伍齐琦说道。

这时,马路边,突然有一辆宝马5系停下来。

接着就有一人下车。

“这不是伍齐琦校长吗?小少爷也在啊,你两在这里干什么?”

此人是陈显均,送家中小孩去学校,每天必是要经过这里。

每次经过这里,陈显均都会停下来看看。

因为这里,是当年自己待过的地方,曾经他陷入过苦海,但因为派,才有了今日。

“陈总,是你啊,我在这里等人呢。”伍齐琦说道:“你呢?送孩子上学吗?”

“嗯,是的,现在还早,时间来得及,不知校长在这里是等什么人吗?”陈显均好奇的问道。

“等一个重要的人。”伍齐琦笑道:“来了。”

陈显均的旁边,是她妻子刘琳。

刘琳是陈显均靠派发家之后,才嫁给他。

目光落在李韭菜和徐诗诗身上,刘琳一眼就认出了徐诗诗。

这还是自己大学同学,时有交际,但不甚多。

当然,刘琳知道徐诗诗运气不是很好,毕竟嫁了一个不太靠谱的男人。

而且听说还失踪了五年,徐诗诗还生下一个女儿,和她一个幼儿园。

因为这个孩子,她被赶出徐家,挺惨的。

不过,刘琳同情归同情。

对于她来说,徐诗诗已经和她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诗诗,你住在这里啊?这里的条件,挺差的。”刘琳说道:“晚上应该很危险吧。”

接着,她扭头看着李韭菜:“这是你新交的男朋友吗?萌萌接受他吗?”

“他是我爸爸。”李萌萌主动说道。

“行了。”陈显均冷冷说道,自己这个女人,虚荣心极强,好攀比,尤其是在徐诗诗面前。

“既然大家都认识,就好好说话吧。”陈显均说道。

“陈显均,我说说怎么了?影响你了吗?难道事实不就是这样?现在什么人没有?骗子又多,我只不想诗诗被骗了,她已经很惨了,我们是大学同学,提醒一下我有错吗?”

“你至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吗?好心当驴肝肺,你以为我想管啊?”

“你看看诗诗旁边的人,能给诗诗什么样的好生活?”

刘琳生气了,脾气一下子压制不住。

“陈先生,快让她别说了。”伍齐琦紧张的说道。

陈显均脸颊抽搐,自己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女人。

真是找不对女人,生活鸡犬不宁,落地就是鸡毛苟穗。

他也没办法,自己的女人就是泼妇性质。

李韭菜有些苦笑,真是有些无奈,拉住徐诗诗,然后就准备离开。

刘琳气坏了,李韭菜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呵呵,一个没权没势的人,还这么嚣张。”刘琳说道。

“啪!”

就在这时,刘琳竟是被陈显均打了一巴掌:“泼妇,你给我闭嘴,赶紧向九爷道歉。”

伍齐琦将李韭菜的身份告知,吓得陈显均浑身遽颤,如梦惊醒。

这还了得?

“九爷,对不起,昨天冒犯了你老人家,还望你能多多海涵。”伍齐琦说道:“今天,我是专门来道歉的,这是我小小的心意,还希望你能收下。”

“2003年的冰岛母树,陈化了20多年,质感极好,滋味醇和,你肯定会喜欢的。”伍齐琦说道。

李韭菜淡淡一笑:“老哥,你看我像是小肚鸡肠的人吗?行了,以后我家女儿在学校,还得你多照看,好了,时间不早了,得去学校了。”

伍齐琦内心的巨石,松落许多。

“要不这样吧,萌萌我亲自来说,你们要去什么地方,就尽管去,今后,我让伍卿枀,也是我儿子,亲自接送萌萌上学放学。”伍齐琦说道:“还希望九爷能成全。”

“诗诗,你看呢?今天你有点忙,不如萌萌交给伍校长,你先去公司,我去找蔺老。”李韭菜说道。

徐诗诗想了想,也放心把李萌萌交给校长:“那,那就麻烦校长了。”

伍齐琦内心那个高兴啊,里面说道:“不麻烦,不麻烦。”

“萌萌,你的意见呢?”徐诗诗问道。

李萌萌嘟起小嘴,接着笑起来:“萌萌没意见,我已经是长大了,不是三岁小孩子。”

随后,李萌萌就跟着伍齐琦他们离开。

刘琳还杵在原地,目光看着陈显均。

她竟是没说话,因为他感觉到了陈显均身上的杀气。

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动手,而且还是为了自己的大学同学。

再见到伍齐琦对徐诗诗一家的态度,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九爷,对不起,冒犯你老人家了。”

陈显均态度谦卑,对李韭菜满是敬畏。

“别放在心上,我现在还有事,咱们改天约,走了。”李韭菜笑道,然后和徐诗诗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