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老大的老大

汤河先离开,去见狗子。

很快就见到狗子,就见到他手上缠着白色的布条,应该是受伤了。

“狗子,怎么伤成这样?”汤河问道,他看着情况,有些狐疑。

在江城,恐怕没多少人敢和自己作对。

狗子的实力,他也是很清楚的,一打五没什么问题,但也伤成这样,确实是令人奇怪。

“大哥,你是不知道,伤我的是一个小子,特别霸道,用筷子直接把我的手掌刺穿,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狗子说道。

汤河皱起眉头,心中本来就有怒气,说道:“人在什么地方?”

“大哥,我带你去。”狗子说完,就带着汤河立马赶去病房。

几分钟后。

几人来到病房的外面。

然后就冲了进去。

狗子见到李韭菜,马上就变得扬武耀威不可一世。

“小子,这次有你好看,今天我定要废了你的双腿。”

狗子嚣张的说道。

这时,汤河也走了进来。

他手里拿着一根棍子,二话不说直接往李韭菜走过去。

“让开,废话什么。”

说完,汤河就抡起棍子,准备朝李韭菜头上砸去。

李韭菜也就在这个时候转身,向他们看去。

而汤河的木棍已经举起来,正要狠狠的砸下去。

谁知,他瞬间就瞪大了眼睛。

看清楚是李韭菜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要说之前不认识李韭菜可以原谅,但是现在他要说不认识,除非是自己不想混了。

他整个人都石化在原地。

“哦,是你啊,咱们又见面了。”李韭菜笑道:“怎么,你想用这木棍教训我?”

“就揍你了,怎么了?”狗子在身后大言不惭的说道:“告诉你,在我大哥面前,你什么都不是。”

李韭菜淡淡一笑,然后就说道:“哦?是吗?”

“小子,你还挺...”

“闭嘴,跪下,马上!”

汤河怒道。

“小子听见了吗,我大哥让你跪下,赶紧的。”狗子还在说道。

就在下一秒,汤河一脚踹在狗子脚上,当即就跪在地上。

他有点懵,怎么回事?

“大哥?你干嘛踢我?”狗子满脸狐疑,有些不懂。

汤河则是怒道:“闭嘴,赶紧给九爷道歉,不然有你好看。”

说完,汤河就立马走过去,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九哥,不九爷,我错了,我真不知道,你就是九爷,还希望你能原谅我,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汤河认真的说道。

李韭菜淡淡一笑,微微摇头,说道:“你这家伙,真是给你姐丢脸啊,看看你做的事,成何体统。”

“行了,起来吧。”李韭菜说道。

汤河战战兢兢,然后就起身,微微弯腰,不敢直视李韭菜。

李韭菜没责怪他,他也放心了许多。

狗子见到这一幕,楞在原地,整个人都傻眼了。

大哥竟然给人家跪下了?

怎么回事?

大人物吗?

肯定是了,不然大哥怎么会这样!

完蛋!

彻底完蛋。

扑通,狗子跪在地上,然后就说道:“大哥,对不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恳求你饶过小的。”

“行了,你们都起来吧。”李韭菜说道。

黄诗权和其余人,走进病房。

接着,黄诗权的目光就落在李韭菜身上,他浑身一颤,接着就说道:“九哥,是你吗?”

李韭菜见到黄诗权,接着露出笑容,说道:“是我,咱们五年不见了吧,你这混得还可以啊。”

“九哥,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虽然你不在,但我总觉得,你一直在我身边,可是不管怎么样,我就是无法找到你。”

“你去什么地方了?”黄诗权好奇的问道。

李韭菜闻言,沉默片刻,这才说道:“这五年,对于我来说,可能不简单,所发生的事,绝对是颠覆性的。可是我暂时记不起来。”

要说这五年经历过什么,李韭菜还真记得不清楚。

但他隐隐约约之间记得,自己必然经历过难以忘怀的事。

或许是因为某一个原因,导致他失忆。

消失这五年,他肯定不是一次就穿越过来,或许在穿越途中,接触过,或者在某一个地方停留过。

毕竟这段时间,他一旦入睡之后,就会做相同的梦境。

总会梦见自己被困在一个地方,在这个地方,他能看见其他人,也能看见不同时期的自己。

从小到大,都能看见。

这让李韭菜觉得奇怪。

与此同时,李韭菜的梦里,还出现一个白发老人和一个小女孩。

依稀记得,老人告诉李韭菜,女孩子在三岁时,意外摔伤,落有毛病。

希望他能找到这个女孩,带她离开。

至于去什么地方,老人没说。

“九哥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头,你人都瘦了,不过,我在你身上,好像察觉了不一样的气息。”黄诗权说道。

李韭菜身上,确实是隐藏着气息。

而且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气息。

也是让黄诗权觉得忌惮的地方,想必李韭菜已经不是昔日的李韭菜。

真不知道,在他身上,经历过什么。

这一点,其实也是李韭菜想要知道的。

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知道。

“没事,对了,你们既然来了,就安排一下这两位老人。”

“我今天还有事,下午要陪你嫂子回家,就交给你了。”李韭菜说道。

黄诗权点点头,说道:“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对了,需要我陪你吗?”

摆了摆手:“不用了,有事,我会再找你们的,走了。”

李韭菜离开后,在病房的所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汤茜这时候看向汤河,上前就捏住他的耳朵。

“姐,姐,疼!”

“你还知道疼,你要死啊,竟然两次都对九哥要动手是吗?”汤茜说道。

“姐,我现在都害怕死了,怎么办呀,九哥不会真的生我气吧。”汤河很紧张。

汤茜摇了摇头,说道:“哎,你这不成器的家伙,你还是想想办法,去给九哥道歉吧。”

“九哥要和嫂子回去,我听说,徐家已经把嫂子赶出家门了吧?这徐家,还真是胆子够大的,敢这样对九哥,这下恐怕有好戏看了。”黄诗权说道,接着他就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很重要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