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秦风,求求你救救我爷爷

看着这一个活宝,秦风不禁有些无奈。

虽然自己的确说了排场要足,自己的母亲出院,必须要有仪式感。

但也不是这样的排场啊。

秦风摇了摇头,道:“让你们准备的另一件事呢?”

刘彪连忙站直身子,道:“早就准备好了!兄弟们,东西抬上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远处突然开来一辆大货车。

看到货车出现,秦风才点了点头。

“还有什么啊。”秦瑶诧异的问道,秦风给她的惊喜,着实不小。

“这才是给你的惊喜。”秦风微笑。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眼前的大货车突然打开,长长的车厢引入眼帘,车厢内部似乎有着什么东西。

“这是……”秦瑶疑惑的看向车厢。

此时木彤突然上前一步,走到秦瑶面前道:“先生昨天吩咐过,要给你找一个钢琴老师,然后再送你一架钢琴,这就是你的礼物。”

“钢琴?!”秦瑶瞪大了眼睛。

秦风看着秦瑶的模样,微微一笑。

秦风本来准备自己去购买一架钢琴的,但是从北斗商会离开后才想起来自己身上没钱。

于是他又折返了回去,跟木彤等人说了这件事。

“哥,这是真的么……”秦瑶有些激动的看向秦风,一时间竟有些热泪盈眶。

秦风点了点头:“真的。”

他一直都清楚,秦瑶从小就有一个钢琴梦想,家里曾经也给她买过一架钢琴。

但是那架钢琴因为自己以前的混蛋行为,被卖掉了。

所以,秦风一直想要弥补。

至于北斗商会那边,秦风一点也没觉得亏欠,自己送给木彤的那个修炼功法的价值,要远远高于一架钢琴了。

“这架钢琴来自于意利手工大师锻造的珍品,价值三十万,可惜我没能找到更好的,所以只能委屈你先用这个了。”

木彤显得很惋惜。

但是秦瑶却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巴:“三三,三十万?!”

好家伙,三十万啊!

这可是一笔巨款!

而且听木彤的话,这还不是更好的?

一时间,秦瑶呆了。

一旁的苏云见状,微微笑了笑,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风儿,还不赶紧给妈介绍介绍这位?”

她这个当妈的,最关注的还是儿子的感情生活,见木彤看向秦风的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这女人,对秦风的感情,不一般。

“他们是我的朋友。”秦风微笑着带过了他们的身份。

苏云到底是一个普通妇女,北斗商会的名号太过于庞大,所以并不合适让她知道。

“朋友啊……”苏云略显失望,还以为木彤是秦风的女朋友呢,听到秦风这么说,她只能作罢。

木彤听到秦风的介绍却笑了。

朋友么?

她已经很满意了,这个身份,她足够了。

“什么人!你要干什么!”

“北斗商会办事,闲杂人等滚开!”

正在这时,人群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木彤眉头一皱。

有人敢打扰他们迎接苏云出院?

“去看看怎么回事。”木彤低声吩咐一句。

刘彪立刻点头,准备出去看看。

这时,秦风开口了。

“不用了,让她过来吧。”

秦风已经知道来的是谁了。

木彤一愣,但还是照做。

很快,人群分开了一个通道。

一个跟秦风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匆匆跑来,样子十分狼狈。

苏云一见到这人就是一声惊呼,连忙上前,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救了苏云的柳双,柳思月的妹妹!

只见柳双踉踉跄跄的跑到秦风的面前,顾不上那么多,对着秦风就哭道:“秦风,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他……他快不行了!”

闻言,秦风立刻皱起了眉头。

“慢慢说,发生什么了?”

昨天柳如龙还好好的,自己还帮他治了困扰多年的顽疾。

怎么今天就不行了?

而柳双则是哭哭啼啼的看着秦风,道:“昨天爷爷去了孙家,回来孙家就全力对付我们家,孙家的家主孙明旭亲自上门,带了一堆人围攻,我爷爷不是对手,他为了保护我们……”

秦风眯起眼睛。

又是孙家?

自己没有去他们的麻烦,他们反倒是先来招惹自己来了?

而且更让秦风意外的是,柳如龙的做法。

自己昨天并没有责怪柳思月的意思,但柳如龙依然是帮秦风把这件事给扛下来了。

这老头,的确合自己性格。

“先生,这件事您看……”木彤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秦风微微摆手,开口道:“你带人把我妈跟秦瑶送回去,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这边,我自己解决。”

这个孙家三番两次的招惹自己,那么就别怪自己不留情面了。

“是!”

秦风看向柳双,道:“走吧,去一趟柳家。”

柳家内。

柳思月满眼含着泪水,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柳如龙。

“爷爷,都怪我……”

她非常自责,要不是她不会说话,柳如龙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不要胡说。”柳如龙笑的很洒脱,虽然已经是奄奄一息,但依旧能看得出来是一个挺拔的汉子。

“思月,你很聪明,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辅助双儿,咱们柳家命运多舛,这么多年,只剩下你们俩了。”

柳如龙长叹了口气。

虽然作为天城的一大家族,但说来令人唏嘘。

他们一家,因为以前的变故,现在本家人只剩下了柳思月跟柳双两个小辈。

“不,爷爷,你不会有事的,我这就去求秦先生,他一定有办法的!”柳思月着急的在一旁开口。

但固执老头却摆了摆手,道;“思月,你听我说,咱们家虽然本家就剩下你俩,但我走了之后那些旁系肯定会有想法,你比双儿有能力,你要震慑住他们。”

柳思月不停的流泪,对床榻上的柳如龙,没有一丁点办法。

孙明旭等人的攻势太过于犀利,她猝不及防。

“怎么这么早就开始交代后事了?我有说过,你可以死么?”

而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秦风的声音。

柳思月顿时大喜!

柳双也跑到了柳如龙面前,哭道:“爷爷,秦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