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儿时好友

“先生,秦瑶妹妹的水平天赋真的超出我的想象。”

木彤在一旁有些惊叹的说道。

作为漠北木家的掌上明珠,琴棋书画,她是样样精通。

甚至被知名大师所培养!

但她因为不是很喜欢家里的管教,才跑来天城,拉着刘彪搞了个北斗商会。

不过尽管如此,她的钢琴水平,依旧是一流!

就连她都说自己妹妹的天赋厉害,那自己这个妹妹,的确不差。

秦风若有所思。

“先生,我觉得应该让秦瑶妹妹发展一下。”木彤有些试探性的问道。

如果是发展这个的话,她倒是有些人脉。

“可以。”秦风缓缓点头,他本来就有这样的想法。

秦瑶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弹钢琴。

从小到大,在钢琴上的钻研,她从没有放弃过。

只是之前的自己太过混蛋,才导致妹妹中途放弃。

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别站着说话了,来来来,我做了饭,快尝尝!”

苏云穿着围裙,从厨房端出一盘盘饭菜放到桌面上,招呼着木彤,然后嫌弃的看了一眼秦风。

“你还愣着干嘛,端菜呀!”

木彤受宠若惊:“阿姨,我来就行,我来就行!”

但苏云却拦住木彤,对着秦风道:“怎么能让你动手呢,秦风!给我端菜去!”

说着,又看向木彤,一脸温柔:“闺女,你就好好坐着就行。”

秦风无奈苦笑,走进了厨房。

木彤看着这一幕,有些好笑,但还是坐在了沙发上。

很快,秦风端来了一盘菜,还给木彤拿了一副碗筷。

“尝尝!我妈的手艺,天下一绝!”秦风有些自豪的说道。

不管在外面是什么样,在家里,他依旧是这样。

木彤有些意外,但还是尝了口菜,有些惊讶的瞪大眼睛,这菜,味道确实不错。

秦风见状,满意的笑了。

“先生,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放下碗筷,木彤看向秦风。

“说吧。”

木彤想了想,道:“今天晚上有一个拳赛,我想邀请先生参加。”

秦风一边品尝着饭菜,一边有些纳闷的问道;“拳赛?”

木彤点了点头:“这场拳赛不是北斗商会组织的,但对北斗商会非常重要!”

秦风眯起眼睛。

木彤讲述了事情的原委。

北斗商会被踢馆了。

而对方,是一直跟北斗商会不对付的七星商会!

一直以来,天城的地下商会都会举行地下拳赛,因为其的利润奇高,所以每个商会都有自己的擂台。

但北斗商会一直有实力强劲的拳手,所以在整个天城的圈子里,北斗商会的拳赛最有看头。

但是不知道最近怎么了,七星商会突然出了个十六连胜的人!

这个人实力难以捉摸,经常是一招就将对手打败,然后潇洒离场!

这也让七星商会赚了不少钱。

可是偏偏,七星商会的人不满足于此,他们想要称霸整个北斗商会在地下拳赛的名气。

所以直接约了刘彪,要跟刘彪组织一场友谊赛。

“你是说,这个突如其来的黑马,很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秦风淡淡的道。

木彤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场友谊赛事关北斗商会以后的发展,所以我想,您应该出席看看。”

秦风夹起一筷子菜放进嘴里,淡淡的道:“知道了,我会去的。”

北斗商会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势力,既然遇到问题,那自己是断然不会放过的。

“我妹妹的事情,就拜托你了。”秦风缓缓的说道。

木彤点了点头。

很快,酒足饭饱。

秦风跟木彤离开了。

他先是带着木彤回到了学校,办了休学。

同学们见秦风带着木彤这样一号美女来学校都是有些震惊,但都没有多说什么。

然后,秦风就来到了北斗商会。

“秦老大!你可算来了啊!”刘彪见到秦风就立刻道:“我把那人的情况都整理好了,你来看一看!”

说着,刘彪就推出来了一份资料。

秦风接过资料,看着情况,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是这个人的履历?”秦风问道。

刘彪点了点头,道:“他很奇怪,好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但实力强的可怕,就连我都有可能不是对手……”

秦风没有理会刘彪,只是将目光放在了对方的照片上,眉头皱了起来。

这个人,秦风认识。

不仅认识,这人对秦风来说,很重要。

他是自己儿时的伙伴,耿帅!

上一世,自己最惨的时候,耿帅还帮过自己。

只是后来他就销声匿迹了。

当时的秦风自顾不暇,也管不到耿帅。

但现在,秦风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按理来说,耿帅的性格,是不会放任自己不管的,但是为什么到了后来就消失了呢?

很有可能,就是跟眼前这个地下拳赛,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我知道了,这场比赛,我会亲自下场。”

秦风淡淡的说道。

想要搞清楚耿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亲自接触,肯定有用。

“这……”

刘彪愣住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木彤。

虽然他知道秦风的实力高强,但是地下拳赛这种拳脚无眼的玩意,对方还是保持连胜战绩的人物。

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

“没事,要是先生都失败了,那我们也没什么用。”木彤轻笑着道。

刘彪这才放心下来,道:“秦风老大,我去看过那小子打拳,邪门的很!”

“邪门?”

秦风一愣,邪门?这是啥形容?

耿帅自己是清楚的,他就是个普通人,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对,就是邪门。”刘彪认真的道:“你们是没见过,这小子跟对手打拳,从来没有什么架势,一般就是一拳,或者一掌,或者一脚!”

刘彪手舞足蹈的演示着。

看着刘彪的演示,秦风眯起眼睛。

“在我看来,他那招式,就跟小孩打架一样,毫无章法,但是偏偏对手连一点防御的机会都没有,全部直接被ko!”

刘彪心有余悸的道:“要我说啊,这小子,很有可能会什么妖法,就跟……”

说着,他看了一眼秦风。

“妖法么?”秦风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