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我就是规矩

“远?”

秦风笑了。

眼前这老头知道的东西不少,很显然,身份不一般。

但是那又如何?

孙家想要对自己出手,甚至抓了自己的妹妹,刀疤强为难自己的母亲,孙家硬要保。

那孙家,该死。

柳家帮助自己,自己帮助他们成为天城第一家族,没什么好说的。

至于陈家。

他们家,必死!

这些事情,对秦风来说,都是理所应当。

他自然问心无愧。

“长么?”

秦风拿起桌上的茶杯,稳稳的喝了一口,然后道:“我觉得不长。”

突然,秦风话锋一转,看向老者,语气带了些玩味:“倒是你,调查我倒是调查的很仔细,那你不觉得,你的手,伸的有点长了么?”

随着秦风的话音落下,顿时,庞大的气势,从秦风的周身散发而出。

几乎是同一时间,整片建筑的阵法就要发动!

但诡异的是,随着秦风的气势散发,这建筑里的阵法就跟坏了一样,只是挣扎了两下,便没了音讯!

老头内心狂震,看着秦风,眼中满是忌惮!

但下一秒,秦风却收起了气势。

“谢道友不杀之恩。”

老头满头大汗。

刚才那一秒种,他感受到了秦风的恐怖!

这种实力,想杀他,不过是动动手指的功夫。

同时他的心里也无比震惊!

当今世界,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尊大神?

虽然自己调查过秦风,但是看他之前,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

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实力这么恐怖了?!

“说说吧,找我什么事。”秦风把玩了一下茶杯,看向老头。

这老头情报网如此强大,甚至今天自己才废了陈少波,他就已经知道了。

足以说明这老头身份不简单。

而且从刚才的谈话来看,老头找自己说的第一件事是指责自己手伸的太长。

那么,这老头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应该是某个相关部门。

专门管武者,甚至是修仙者的部门。

他们找到自己,自然是有事情要做。

“我……”

老头似乎没想到秦风能直接识破自己,但一想到对方那诡异的实力,老头苦笑了一下,开口了。

“不知道先生听没听过钦天监这个组织?”

“钦天监?”

秦风想了想。

这个组织不是古代观察天象,推算历法的组织么?

但这个老头,很显然不会只做这些事。

“是,就是钦天监。”老头点了点头,道:“从古至今,强者跟普通人的界限一直很模糊,为了方便管辖,上头推出了一个职位,就是钦天监。”

老头解释道。

听着老头的解释,秦风点了点头:“那你就是钦天监的人咯?”

老头点头:“不错,钦天监的指责就是,不能让强者过多的干预普通人的事情,当然,这里说的强者,不是那些普通武者。”

不是普通武者?

那就是修仙者咯?

秦风看向老头。

难道说,像地球这样灵气稀薄的地方,还有其他修仙者的存在?

老头不知道秦风的顾虑,只是道:“普通武者到了宗师境界之后,一般寸步难行,但也有天资聪颖之辈,能修炼到更高境界,也就是如你我一般的,天人。”

“天人?”

秦风乐了。

自己啥时候成天人了?

不过按照这个老头的说法。

宗师之上便是天人,这天人的境界实力,就大约等同于炼气期。

“是的。”老头看向秦风,突然苦笑:“天人也是有实力划分的,像道友这样强大的……”

说着,老头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四周。

这建筑内的阵法,是他们钦天监从古流传至今的。

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发威,就被秦风给破坏掉了。

而对方甚至什么都没做。

这样的实力,让老头的心里再也翻不起任何花花肠子来。

“废话就别说了,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

秦风看了一眼老头。

老头长叹口气,道:“道友最近做的事情,有些违背钦天监的处事原则了,我来,是想提醒道友,做事不要太过,不然……”

说着,老头指了指上面。

秦风听着这话,笑了;“你的意思是,我如果做的再过分一点,就会有人来制裁我了?”

老头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道:“钦天监实力深不可测,如果道友做事真的很过分的话,很有可能……”

但他话才说到一半,秦风就笑了。

“那又如何?”

老头顿时一愣。

那又如何?

这人,难道连钦天监都不在乎的么?

“世人辱我欺我,我难道要忍气吞声不成?”

秦风丝毫不惧,看向老头。

老头一时语塞,连忙道:“那你也不能坏了规矩啊……”

“规矩?”

秦风缓缓抬起头,看向眼前的老头。

轰!

刚才消失的气势,再一次笼罩了整个建筑!

庞大的压力仿佛来自虚空。

在秦风的身后,一道巨大的轮盘出现,上面隐约有着万鬼咆哮、诸佛哀嚎!

而秦风,则是坐在那里。

但在老头的眼中,秦风就是一个站在虚空之上,冷漠的看着世间的巨人!

秦风开口了,声音仿佛来自虚空,仿佛来自诸天!

他一开口,整片天空都跟着哀嚎,他身后的万鬼都不敢造次,诸佛甚至都蒙上了眼睛!

“我,就是规矩。”

轰!

一句话,让老头的喉头一甜,一口老血就直接喷了出来!

他想不到,秦风仅仅只是一句话,就让他受到如此伤害!

更想不到,眼前的年轻人,实力,竟然如此诡异。

但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秦风淡漠的看着老头,道:“回去告诉你们那个什么钦天监。”

老头挣扎着抬起头,看向秦风。

“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不要来烦我,否则,我不介意把你们全部灭了。”

砰!

话音落下,一切幻象全部消失不见。

秦风依旧坐在桌子那边,刚才的一切,仿佛都没有出现过。

但是只有老头清楚的知道,眼前的年轻人,千万不能得罪。

“我……我知道了。”

老头不敢抬头。

秦风没有理会,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他有自己的原则。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灭其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