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划开她的嘴

“哦?”

陈明华眉头一挑,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自从得知秦风就是罪魁祸首之后,陈明华第一时间就想要找到秦风的家人。

但是不论他怎么打听,都没有找到跟秦风有关的线索。

“你说你知道秦风的地址?”

陈明华玩味的看着大波浪,眼中没有丝毫的同情。

“对对对!我知道秦风家在哪,求求你,饶了我吧。”大波浪连忙说道。

她是不想再一次经历之前经历过的一切了。

那简直就不是人能接受的。

“行啊。”陈明华淡淡的道:“只要你帮我找到秦风,我自然可以放了你,只是……”

他话锋一转,眼中闪过一丝冷漠:“只是你要是敢骗我……”

大波浪连忙开口:“我怎么敢骗你,秦风家就在……”

她正要开口,但却被一个声音给打断。

“不能说!”

却看唐依突然开口了。

她也有些狼狈,但跟其他人比起来,她好的太多。

“你说了就完了,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唐依跟其他人不同,她很清楚现在的情况。

这些人留在这里唯一的用处,就是找到秦风。

找到秦风之后,他们也就没有任何用了。

陈少波被废,陈晗成了疯子。

这两件事,都是秦风做的。

陈家是断然不会放过秦风的。

至于他们,陈家也不会放过!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些人在场,仅此而已。

作为漠北人士,唐依很清楚陈家的做法,这个家族行事狠辣,绝对不会留下他们的。

但大波浪却并没有领情,听到唐依的话,她当即就跟炸了毛的鸟儿一样,尖叫着对唐依吼道:“滚!你给我滚!这里根本没有你说话的份!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大明星?万人迷?!”

精神早就崩溃了的大波浪听到陈明华的话,就像是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哪里顾得上那么多?

“要不是你们,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大波浪眼神中满是绝望,她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一想到她这一切都是拜秦风所赐,她的内心就忍不住生出一股怨气。

尤其是现在唐依为秦风说话,她就恨不得生撕了唐依!

陈明华在一旁看的清清楚楚。

他调查过,唐依跟秦风的关系很复杂,这也是他没有动唐依的一个原因。

他要让秦风亲眼看着自己的亲人,被他一个个的折磨致死!

所以此刻大波浪的恨意,让陈明华来了兴趣。

“你很讨厌她?”

陈明华突然蹲下来,看向疯了一样的大波浪,柔声说道。

大波浪被这么一整搞的一愣,但随即,便是滔天的恨意。

她死死的咬着牙,恨不得把腮帮子咬碎。

“我恨她,我恨不得撕了她!”

在她看来,跟秦风有关的人,都该死!

“那太好了。”陈明华笑的像一个魔鬼,对着身后的手下微微示意。

身后手下立刻意会,走上前,将一个匕首放在了大波浪的面前。

“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去划开她的嘴,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陈明华的表情玩味,但眼神,却极其冷漠。

他的儿子被废了。

他的女儿疯了。

这就代表着,他不仅仅损失的是儿女,他损失的,是陈家整个的发言权!

陈家不是天城的孙家,不是柳家。

陈家是漠北的陈家。

一个传承了足有百余年的家族!

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失去了下一代,那就失去了一切!

陈明华兢兢业业几十年,虽然是陈家的嫡系子女,但,他上面还有哥哥,他下面,还有弟弟。

没了陈少波跟陈晗,他陈明华,最多只能是个陈家人罢了!

陈家的产业,到不了他的手里。

他怎么能不恨!

杀了这群人,也没有办法解决他的心头之恨!

所以,他要亲眼看着这群人疯狂!

“划开她的嘴……”

大波浪愣住了。

眼前的匕首闪着寒光,就在面前放着。

虽然恨唐依,但让她真的动手……她犹豫了。

陈明华自然看出了一切,于是笑着淡淡道:“我没什么耐心,你不划开她的嘴,我就划开你的嘴,你自己选。”

一句话,又是让大波浪浑身颤抖。

她害怕极了。

看着面前的匕首,终于,她将匕首拿了起来。

“子涵你干什么!”

就在这时,杨墨开口了。

杨墨不敢置信的看着大波浪,自己这个闺蜜!

虽然她们爱慕虚荣,虽然她们看不起曾经的秦风。

但,她们的本质还是学生!

此时大波浪竟然要拿刀对唐依下手!

这不就是凶手了么!

“你知道你这么做这辈子就完了么!子涵!你清醒一点!”杨墨看着大波浪道。

她也害怕,她也担心。

但不知为何,一想到秦风在她生日会上展现的样子,她就总觉得,秦风会回来。

“清醒?”大波浪笑了,她拿起地上的匕首,死死的攥住,眼神中是陌生的冷漠。

“我现在很清醒!”大波浪一字一句的道:“只要划开她的嘴,我就能出去了,我就能离开这里了!我就能回到正常的生活了!我太清醒了,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

“可是你这么做,跟那些坏人有什么区别!”杨墨咬着牙,看着如此陌生的大波浪,她想不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坏人?”大波浪笑了:“他们不坏,坏的是秦风,是唐依!是他们这种做事情没有胆子负责的混蛋!”

听着这话,陈明华非常满意,看了一眼其他人有些羡慕的眼光,他开口了。

“如果你们可以一起让我看到你们对秦风和唐依的恨的话,放了你们所有人,也不是不可能。”

他的声音很小,甚至听清都很困难。

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一时间,他们看向唐依的脸上,出现了人类所不能出现的凶狠。

所有人几乎同时喘着粗气。

他们的兽性,在这一刻,展露无疑!

“你们要干什么,唐依也是受害者啊!”杨墨惊呆了,周围人的反应告诉她,他们已经不是人了。

“她是受害者,那我们呢!”

有人突然怒吼一声,然后竟直接站起身来。

随着他的起身,几乎除了杨墨的所有人,全部红着眼睛,喘着粗气,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