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埋伏!

寂静。

狂风暴雨前的寂静。

所有的人都能感受得到,那从雷狂身上传出的如瀚海一般的真气!

这位,是大夏新晋天人。

是一位足以开宗立派的人物!

今天前来道贺的,除了准备巴结雷狂的各大世家,剩下还有不少已经成了派宗的强者。

但所有人,都一言不发。

因为他们知道,天人,怒了!

宗师尚不可辱,天人一怒,则诸雄避退!

世人崇尚武学,天人的地位,可想而知。

但就是这样一位刚刚晋升成为天人的强者,他的徒弟,却被人给杀了!

并且!

还是两个!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雷狂的声音仿佛来自深渊,其中的怒火,让整个山谷为之一颤!

“回禀师尊,凶手,是天城人士,名叫秦风!”

大师兄的眼中同样有着凶光。

秦风杀的不仅仅是他两个师弟。

孙家的孙明旭!

是他的弟子!

孙家,也因为秦风,完了!

他跟秦风之间的仇恨,早已不共戴天!

“秦风!”

雷狂念着这个声音,嘴角勾起了一个狰狞的笑容:“好,好一个秦风,昭告天下!我!亲自前往天城,为我弟子!报仇!”

霎时间,天地变色。

磅礴的真气从雷狂的身上传出。

前来道贺的人们纷纷闭口不言。

鸟兽飞散,树枝颤动。

雷狂的第一战,将以一个叫做秦风的人的性命来作为战利品!

狠狠的打响他的名号。

同时,告诉所有人!

得罪一个天人的下场!

有多么可怕!

此刻的天城。

秦风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

秦风揉了揉鼻子。

“哥,你不会感冒了吧?”

一旁的秦瑶看着秦风,眼中带着笑意。

今天的她,打扮的很好看。

一身得体的长裙,配上她原本就绝美的容颜,让她的气质,在同龄人中,艳压群芳!

秦风笑着看了一眼自己的妹妹。

其实从小,秦瑶就是最优秀的那个人。

只不过因为自己的混蛋,导致她的光芒暗淡。

不过今后不会再有了。

“想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感冒。”秦风揉了揉秦瑶的脑门。

自己这样的境界,别说是感冒了,就算是世间最可怖的毒素,对自己也造不成危害。

但突然的喷嚏,自然不简单。

“倒是你,今天第一次上台,紧张吗?”

秦风看了眼秦瑶。

今天,是秦瑶的第一次演出。

木彤给秦瑶找的老师,是全国闻名的钢琴大师。

今天是他的表演赛。

而秦瑶,则是作为开场嘉宾表演!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秦瑶深吸口气,看了看四周。

这里早就已经坐满了人。

一群西装革履,打扮得体的人优雅的坐在座位上,带着欣赏的目光看着台上。

这场音乐会的观众,都是一些精英。

从小生活在普通家庭里的秦瑶见到这一幕,怎么可能不怵。

“但是有你在我就放心了。”

秦瑶看着秦风微笑道。

听着这话,秦风也笑了。

而在此时,木彤也走了过来。

今天的她,打扮的异常耀眼。

她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好美……”

所有人都发出了感叹!

木彤的美,似乎早就已经浸入骨髓!

今天的她身着旗袍,如同大家闺秀一般。

但脸上,却有着化不开的忧愁。

“先生。”

木彤微微对着秦风一躬身,坐在了秦风的身边。

秦风看着木彤的表情,眉头微微一皱:“怎么了?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么?”

印象里,木彤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表情。

“没事。”

木彤微微一笑,但眼底深处的无奈,还是落在了秦风的眼中。

秦风没有多问。

既然她不想说,那么自己也不会过多的去追问。

“木彤姐姐,你今天好漂亮!”秦瑶也对木彤今天的打扮眼前一亮,笑着道。

然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一般,连忙道:“呀,我要去准备了,你们聊!”

说着,立刻跑掉了,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向两人,给了秦风一个加油的眼神。

秦风看着这一幕忍俊不禁。

自己这个妹妹还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都开始关心起哥哥的私生活了?

没有多想。

秦风将目光移到了木彤的身上。

“是遇到问题了?”

木彤咬了咬牙,有些纠结,但没有回答。

秦风从她的反应里自然能看得出来。

“是家族么?”

一句话,木彤的眼中顿时渗出泪水,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家族联姻。

这种事情,木彤从始至终便是拒绝的。

但她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

逃离家族,来到天城,创建北斗商会,就是想要好好发泄发泄。

但,她的命运,没法改变。

“你是我的人。”

突然,秦风开口了。

他看着舞台,并没有看向自己。

那淡漠的表情,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就好像凌驾于世间之上,一切的一切,在他面前,都是那么的风轻云淡。

这样的秦风,让她欲罢不能。

“所以,没有人能欺负你。”

秦风缓缓的开口。

语气听起来没有丝毫的信服力。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话语,却让木彤的心里充满了信心。

她笑了。

有先生在,一切,似乎都可以迎刃而解。

家族联姻?

见鬼去吧!

自己要永远追随先生的步伐!看着他一步步的,站在这个世界的顶峰!

“家族让我嫁给陈虎的儿子,陈胜,我不想嫁。”

木彤笑着说道,似乎之前的烦闷,一扫而空。

秦风看到木彤这个样子也笑了,微微点了点头,道:“那就不嫁,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没有人能逼你。”

“知道了先生。”木彤认真的点头。

“等表演结束了,我跟你一起去一趟木家,有我在,没有人敢强迫你做任何事。”

秦风的话,再一次给了她信心。

木彤微笑:“明白!”

此时,会展的外围,几个外国人正围在一起。

“杰克,让你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么?”

为首的那人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表情冷峻。

最令人意外的是,他的眼睛,竟然不像普通人类。

他的瞳孔,更像是蛇一般,是一道竖线。

“斯内克大人,炸弹已经埋好,随时可以引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