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我不同意

天城一家最出名的私人医院内。

秦瑶正无所事事的看着木彤。

“木彤姐姐,我真的没事了。”

刚才的爆炸,按理说可以直接带走木彤的生命。

但是秦风用庞大的灵气迅速修补秦瑶的身体,甚至帮秦瑶改善了体质,这才让爆炸的效果散去。

而此时的秦瑶,最多受了点惊吓。

“我知道。”木彤笑了笑,秦风亲自救下的人,怎么可能还有问题呢?

“但是先生吩咐我照顾好你,所以我不能怠慢,你想吃点什么?”

木彤温柔的道。

秦瑶无所事事的叹了口气,道:“我什么也不想吃,对了木彤姐姐,你说我哥他怎么了?”

刚才木彤查出了幕后主使人是陈家,就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陈家完了。

正好被秦瑶给听到。

“先生他生气了,有人要完蛋了。”木彤笑了笑道。

在她眼中,秦风无所不能。

“唉,其实我没什么事的。”秦瑶有些担忧的说道,虽然她身体并无大碍,但是却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那些人连炸弹都能拿得出来,我哥他……”

秦瑶有些担心秦风的安危。

但是木彤却只是微笑着说道:“你放心吧秦瑶妹妹,那些人,在先生面前,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听着这话,秦瑶虽然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而在这时,秦风也推开了医院的门。

“先生,你回来了。”木彤站起身来,微微躬身。

秦风摆了摆手,看了看病床上的秦瑶,柔声问道:“你没事吧?”

秦瑶摇了摇头,看着秦风,想了想,还是道:“哥,要不算了吧,我也没事,听木彤姐姐说对方的身份挺厉害的……”

她还是担心秦风的安危。

听着这话,秦风笑了。

虽然笑着,但是眼中,却有无尽的豪迈。

“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秦风淡淡的说道:“敢动我的家人,那他们就要付出代价,木彤。”

木彤立刻看向秦风。

“出发,我们去漠北。”

“是!”

木彤立刻备车。

漠北,木家。

此刻的木家,一片穆肃。

作为漠北跟陈家齐名的第二大家族。

木家的人口,却显得有些少。

除了木家家主木老爷子的三个孩子外,剩下的旁系并不多。

此刻,他们都聚集在一起,十分激动。

“家主,我们真的可以进入武盟么?!”

木老爷子的二子,木彤的二叔有些激动的问道。

木家对于商业看的并没有那么重。

相反,整个木家崇尚武学。

木家所有族人都有练武。

武盟,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

木老爷子也有些兴奋的道:“是的,武盟已经发来了邀请函,不过今天把大家叫过来不是因为这件事的。”

木彤的二叔一愣,诧异的问道:“还有什么事?”

木老爷子微微一笑,指了指门口:“还有他们。”

众人回头,看到陈老爷子带着陈虎等一行人走来。

木家人顿时一愣。

木彤的二叔心直口快,道:“陈虎?你们来干嘛?”

作为漠北两大家族,陈家跟木家之间,本来就有摩擦。

“木文老哥,可不能这么见外啊,过不了多久我们两家就是亲家了!”陈虎笑着看向木彤的二叔,木文。

“亲家?”木文眉头一皱,看向木老爷子。

木老爷子微微一笑,将陈家众人带入座位,然后道:“是这样的,之前陈家找过我,跟我商量了一件事。”

他指了指陈虎,接着道:“陈家将会将未来的家主之位,交给陈虎的孩子,陈胜,陈胜这个小伙子你们也知道,很优秀!”

木家人都不清楚木老爷子的意思,纷纷看向木老爷子。

“哈哈,老哥,剩下的让我来说吧。”陈老爷子也笑了,站起来,看了一圈木家人,道:“在整个漠北,我们两家,可以说是最大的两个家族了。”

众人看着陈老爷子。

他这话说的没错。

在漠北,陈家跟木家确实是最大的家族。

陈老爷子看着众人的表情,微微点头,随后话锋突然一转,接着道:“但,我们两家的实力,相比于其他地方,还有所欠缺。”

听着这话,其他人纷纷点头。

漠北虽然很大,但整个大夏类似于漠北的城市太多了。

不说燕都、东海这些底蕴很强的城市。

就连临近的那些古都,都有着很多比两家更为强大的家族。

漠北这个地方,还是太小了。

“所以,我擅自做了一个决定。”陈老爷子看向众人,缓缓的说道:“那就是让我们陈家未来的家主,迎娶木家的千金,让两家做个亲家!这样一来,两家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这话一出,整个木家上下,一片哗然!

陈家跟木家联姻?!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诚如陈老爷子所说,两个家族,虽然都很厉害,但是跟别人相比还有很多的不足!

但是两个家族联姻,其实力,可要比得上那些豪门世家了!

再加上,木家又能进入武盟!

这样一来,两个家族的实力只会更加强大。

“大家不用惊讶,这件事情,我跟木武说过了。”木老爷子笑着看向众人。

木武,就是木家长子,木彤的亲生父亲。

“彤彤嫁入陈家,并不会受委屈,陈胜这个孩子,将会是未来陈家的家主,所以这件事,我认为可行。”

木武站起来笑道。

其实木家也做过打算,如果是两家普通交好,那么木家自然不会看得上陈家!

毕竟两家实力相差不大,而木家又可以纳入武盟。

但如果对方是陈家未来的家主,那可就不好说了。

所以,木家同意了。

一众木家人也深知这个道理,有些旁系纷纷愤恨自己生的为什么不是一个女儿,这么好的机会,却让木彤拿去了。

“哈哈,既然我们未来都要成为亲家了,那我就先敬各位一杯酒,希望我们以后,多多担待啊!”

陈老爷子笑着,端起了酒杯。

一众木家人也纷纷举杯。

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

“谁说我要嫁了?这门亲事,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