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畜生

所有媒体似乎都已经想好了他们明天要写的文章标题。

武学大家为徒报仇,手刃仇人,开宗立派!

所有漠北的人心中都没由来的多了一丝自豪感!

这可是一个天人!

一个远超宗师的强者!

宗师纵然不多见,天人更是极为罕见!

世间的天人,要么深居不出,要么,早已开宗立派,盘踞一方!

而雷狂!

则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个活跃的天人!

这样的人,在漠北开宗立派,所有漠北的武者都心生出了向往!

对他们来说,能加入雷狂的门派,是他们的福气!

这一个消息,甚至比武盟要入驻漠北,更令人振奋!

但,他们更加意外的是,那个杀了雷狂两个徒弟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竟然如此胆大?

并且,雷狂亲自摆下擂台,那个名叫秦风的人,会来么?

一时间,一个疑问,出现在所有人的心头。

此时的山巅。

木家人正全部站在雷狂的身后,各个都是一脸激动。

“雷狂大人,我已经得到消息,秦风,正在赶来的路上。”

木家家主木傲看着雷狂有些期待的说道。

他太激动了!

一想到马上就能看到秦风玩完了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笑!

甚至他已经想好,等秦风完蛋了之后,他怎么对待秦风的家人。

“嗯。”

雷狂眯着眼睛,淡淡的哼了一声。

一个秦风而已,他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自己的开宗仪式。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雷狂的门派,要在这一片江湖,彻底打响名号!

“那个秦风到底来不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等的都有些不耐烦了。

唯有雷狂,此刻正独坐在木家阵营中,闭目养神。

突然间!

木家家主木傲一声惊呼,瞪大眼睛,看向山下的方向!

却看一个年轻人,孤身一人,犹如闲庭信步一般,缓缓从山下走来。

那宛若无人的表情,已经缓慢的步伐。

让人还以为他只是一个游客。

但,从木傲的嘴里,所有人都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秦风!你果然来了。”

木傲狰狞着看向秦风,牙齿要的死死的,恨不得现在就生撕了秦风。

而众人也听到了木傲的话,纷纷回头,看向这个年轻人,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这就是秦风?好年轻啊!”

“就是他杀了雷狂大师的弟子么?”

“真是年轻气盛,可惜了……”

周围人的叹息,传到了雷狂的耳中。

雷狂睁开双眼,看向缓慢走来的秦风。

一时间,电闪雷鸣。

自雷狂周身,暴虐的气息迅速暴涨,犹如阵阵兽吼,从雷狂的周身散发而出。

庞大的气势让在场的众人睁不开眼睛!

但他们,却异常兴奋!

“这就是天人么!好强!”

“我曾见过宗师出手,我以为那已经是武道巅峰,但如今一见,才发现那井底之蛙,说的就是我啊!”

众人纷纷惊叹于雷狂的实力强悍,再看向秦风,犹如看着一个死人。

“你真的敢来。”

雷狂缓缓开口,声音低沉,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气势!

强!

强的可怕!

这就是天人!

仅仅只是一句话,有些人便感觉到庞大如山一般的压力,将他死死的压在山下。

“为什么不敢?”

秦风淡笑着反问道。

普通至极。

一个,是雷霆万钧,一个,却是风轻云淡。

秦风淡然的回答,让人分不清他到底是不怕,还是傻了。

“哼。”雷狂轻笑,纵身一跃!

便从木家所在直接来到了早就搭建好的擂台之上,双手负于身后,在月色下,显得雄武高大。

“年轻人,不要太狂妄。”

雷狂看向秦风,气势喷涌而出。

但秦风却毫不在意,只是一边走,一边看向木家:“我给过你们机会,但你们却没有珍惜。”

一句话,让木家人内心复杂万分!

给机会?

你那是直接绝了木家的路!

木家上下如今连一个武者都没有!

哪里来的机会可言?

木家家主木傲死死的盯着秦风,眼中是犹如实质般的杀意和怒火!

“秦风!不要嚣张!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你看看这个!”

说话间,木傲抬手一挥。

只见在木家众人的背后,赫然一个巨大的铁笼,而在铁笼内,木彤正被缚双手,吊在笼内。

秦风瞳孔一缩,冷意瞬间散发!

“想不到吧?”

木武缓缓站出来,冷笑:“这个贱人,被我一叫,就叫回了家族,在雷狂大人的帮助下,才将她制服,啧啧。”

说着,木武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惜这个贱人直到被抓之前,还在劝我不要招惹你,秦风啊秦风,你考虑过么?”

说话间,木武直接拿出一根长鞭,对着木彤就抽了过去。

木彤痛呼,但眼神,却是懊悔。

她懊悔自己还希望木家能够迷途知返。

她懊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到木家!

现在,她成了拖累。

“先生,对不起。”

木彤低声说道。

声音不大,但传到秦风的耳朵里,却让秦风的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木武闻言哈哈大笑,笑的十分狂妄:“对不起?现在对不起有用么?你这个贱人,当初带着秦风来到木家的时候怎么不想对不起!”

说着,他又是几鞭子抽了下来!

“哼。”

突然,秦风发出了一声冷哼。

木武刚刚扬起的手,就这么停在了半空,接着,一口血从他的嘴里喷出!

他连忙看向雷狂,道:“雷狂大人,救我!”

但雷狂也没有反应过来,微微放大的瞳孔,显示出了他的惊讶!

“她是你的孩子,你这么对她,心不会痛么?”

秦风的声音依旧淡漠,但淡漠中,却蕴含着浓浓的寒冷。

“孩子?!”

木武冷笑:“她不配!她就是一个野种罢了!要不是我身体有问题,她,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了!”

听着这话,周围的人纷纷一愣。

这还是一个父亲所说的话么?

但,那些出自世家的人,却有些理解木武。

仗着有雷狂在场,木武接着道:“一个贱人,害得整个木家前途暗淡,她活着的唯一价值已经没了,你说心痛?笑话!”

木武大笑着,看向雷狂,道:“雷狂大人,待你杀了秦风这个恶贼,她,任你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