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抵达江城

他们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

哪一个不是家族培养的天骄?

哪一个不是在自己当地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

家族费了那么大的劲让他们进入到钦天监,难道就是要一个不认识的人带队的?

别说是赵大少了,就是其他人,都心有不甘。

但钦天监的安排,他们不敢忤逆。

不过,来的那个人怎么做,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虽然被迫要来接人,但是他们早就想好了对策。

“原来这就是要我开这个破车来的目的啊,赵少,你真是太聪明了!”

其中一个年轻人笑着拍了拍他身后的汽车,那是一辆老的快散架的车,说句不好听的,这玩意上路,可能除了喇叭不响,哪哪都响。

赵少笑的很得意,看了一眼那老爷车,道:“真是难为你了,你李家在江城怎么说也是有一定地位的,搞到这辆车,费了不少劲吧?”

“害,自然是废了一番力气,不过我不算什么,张枫搞的动静才大呢!”姓李的年轻人拍了拍刚才说话的那人。

赵少看去,眼中多了些玩味:“哦?张枫整了什么花样?”

张枫笑了,低声对着几人道:“我听说这次来的也是一个年轻人,所以专门给他准备了一场大礼,红叶路,你们都知道吧?”

张枫看着几个人,笑的很得意。

听到红叶路,几个年轻人露出了你懂的笑容。

那是一条十分脏乱的街道,全部都是自建小二层,里面住的大多都是一些来江城打工的人,除了臭、脏、乱、差外。

这条街道,还是整个江城人尽皆知的,‘发泄’的地方。

当然,他们从来没有去过这样的地方。

“张枫,你可以啊,这都想得到?”李家的那位年轻人拍了拍张枫的肩膀:“你不会给他在红叶路搞了个房子吧?”

张枫不屑的看了一眼姓李的那位,道:“你也太小看我了,我怎么会这么简单给他搞个房子呢?我是把住宿的地方安排在了里面最热闹的一个合院里,啧啧,我专门去了一趟,那里啊,啧啧。”

张枫一脸嫌弃又有些暧昧的表情,看的其他几个年轻人十分舒爽!

他们全然不知秦风的身份。

赵少看着几人的样子,也笑了:“行了,不要弄的太过,我听说红叶路那一整片都是苏家的地盘,苏家,是江城不容小觑的大家族,你们不是江城本地人士,能不得罪,尽量还是不要得罪。”

几个年轻人收起了笑容,互相点了点头。

玩归玩闹归闹,江城苏家,还是不能小看的。

就是这样一个家族,掌握着江城大部分的财富,甚至就连武盟见到苏家,都要恭恭敬敬的,他们充其量算是几个二代,对苏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自然不会造次。

说话间,飞机落地。

几个人坏笑着,看向那辆朴实无华的飞机。

只有他们知道,这,是钦天监的专机。

“秦先生,到了。”

飞机上,诸葛山打断了秦风的休息。

“这里就是江城了。”

秦风看向窗外,江城如其名一般,风景秀丽,景色宜人。

跟漠北黄沙不同,江北,多了些温婉。

这里,就是母亲苏云的家乡。

“这次要跟我们去的几个人就在下面等着迎接您,秦先生,你看……”

诸葛山道。

来之前,他已经跟钦天监打好了招呼,秦风的到来很重要,一定不敢怠慢。

所以对那几个人,诸葛山还算放心。

秦风点了点头,站起身来,道:“走吧。”

诸葛山连忙带路。

赵少几个年轻人站在门口,在看到诸葛山的一瞬间,他们就愣住了。

他们没想到,一个带队的,竟然要漠北地区的负责人亲自接送!

“诸葛部长,您好!”

赵少几人连忙问好。

诸葛山点了点头,然后看向秦风,介绍道:“这位就是你们这次的领队,秦先生。”

几个年轻人的表情微微一变。

秦先生?

这个称呼……

“秦先生,他们是这次跟你一起前去的几人,这位是江城赵家的人,叫赵星宇。”诸葛山指了指赵少,又指了指他身边的人,道:“这位是江城李家的人,叫李方,而那位不是江城人,他叫张枫。”

秦风微微点头,看着几个年轻人,有些惊讶他们的实力。

这个赵星宇,竟然已经是宗师了?

看他的年龄,就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而那个李方也即将踏入宗师,张枫稍微差一点,只有化劲巅峰的水平,但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实力,已然是一件十分令人震惊的事情了。

“先生,这几位都是他们家族中最有天赋的族人,经过家族和钦天监的培养,实力都很不错。”

也许是看到秦风眼中的惊讶,诸葛山有些自豪的说道。

秦风点了点头,但眼中却闪过了一丝疑惑:“他们的实力是不错,但是根基却好像不太稳啊。”

一句随口的话,倒是让几个年轻人同时脸色一变!

他们最讨厌,别人说他们根基不稳!

因为他们能有如此实力,很多靠的还是家族里长辈的传功,以及一些药材的堆砌,根基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此时听到秦风这么说,本就对秦风不爽的他们,一个个眯起了眼睛。

张枫首先忍不住,看着秦风,讥讽的笑道:“这位领队看起来年龄不大,不知道你是什么等级的武者呢?”

“我?”秦风看了一眼张枫:“我不是武者。”

这话一出,赵星宇跟李方都笑了。

“不是武者,也能做领队?诸葛部长,你没有弄错吧?”张枫继续冷笑着,看向诸葛山:“我听说,我们这次去的地方很危险,就连龙虎山都将第一梯队的战力带了出来,诸葛部长,你可不要拿我们的安全开玩笑啊。”

“放肆!”诸葛山冷喝一声,几个年轻人立刻收起了调笑。

“难道你们出来的时候,家族没有告诉过你们吗!这次行动,全部听秦先生的,怎么,想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