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先生饶命

路上。

木彤终于给秦风打来了电话。

“先生,我查到了,但……”

木彤的话里有些犹豫。

秦风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木彤很显然有些震惊,道:“根据我的调查,阿姨的身世,好像不太简单啊,她跟江城第一大家族,苏家,好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江城第一大家族?苏家?”

秦风皱着眉头。

从来没有听母亲说起过她的家族。

难道她真的是江城第一家族苏家的人?

但是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啊。

从自己记事起,母亲就像是一个普通妇女一般。

哪怕是上一世,自己被陈家害得家破人亡,自己母亲的家族也没有出现过一丝一毫的苗头。

甚至秦风这么大,都没有听说过母亲有家人。

江城苏家,跟母亲会有关系么?

“根据我调查的结果,苏家在多年前,将一个女儿开除了家族,而那个人……”

木彤顿了顿:“叫做苏云。”

秦风沉默了。

母亲的家乡就在江城。

并且母亲也姓苏。

她从来没有提起过关于家族的任何事情。

不仅如此,自己连娘家的情人都没有见过。

江城苏家在多年之前,开除了一个叫做苏云的族人。

这么多巧合,秦风不相信这中间没有联系。

“行,我知道了,你继续找线索吧,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跟木彤安顿好之后,秦风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眼前的江城,秦风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这座城市,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啊。

而与此同时。

江城机场。

三个年轻人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况中反应过来。

好好的车,怎么突然就熄火了?

发动机还坏了?

这怎么可能?

“这件事,恐怕跟那个秦先生脱不开关系。”

赵星宇眯着眼睛,看着那辆破车越走越远,不禁开口道。

张枫跟李方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有些不相信。

“他怎么可能,他都没过来。”

李方道。

但是赵星宇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但我总感觉这个秦先生,不简单,走吧,先回市区。”

说着,赵星宇拦了辆车,看着秦风的方向,眼神冷了下来:“不管你是什么人,但如果敢招惹我,那我就让你看看,下场是什么!”

秦风的破车很快开到了住的地方。

看着这如同垃圾场一般的小巷,秦风顿时有些无奈。

本来以为那几个人会有什么更高明一点的招数,但现在看来,不过如此罢了。

这除了恶心自己,并没有对自己造成任何影响啊!

而且,这地方,自己随时可以不住啊。

“这位先生,这地方环境实在是太差了,要不我拉你找个酒店?”

就连司机都对这里的环境产生了质疑。

秦风看了一眼这里,刚想说话呢,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却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来啊,过来啊。”

秦风定睛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除了脏乱臭的环境外,就是紧闭的门锁。

门内传出的声音有些污秽,秦风自动屏蔽。

但,刚才那个声音,秦风却听得很真切。

就仿佛在自己耳边讲话一般。

可偏偏,自己的周围,没有任何人。

“师傅,你刚才听到什么声音了么?”

秦风看着司机师傅问道。

司机连忙摆手:“啥声音,这里除了那啥的声音以外啥都没有!

你走不走?”

听着这话,秦风笑了。

自己这个境界,断然是不可能幻听的。

既然司机师傅没有听到,那么,这里,就一定有蹊跷。

“不用了,这个地方,我看很不错。”

秦风笑着说道:“谢谢了。”

司机师傅仿佛再看神经病人一样看着秦风,道:“看你也穿的有模有样的么,怎么会喜欢这种地方?行,你喜欢我就不管了。”

说着,司机师傅开着破车离开了。

而秦风,当然不是喜欢这个地方!

刚才那个声音来的很突然,而且很诡异。

司机师傅说没听过之后,秦风就放开了自己的神识,彻底查看了这个地方。

这一看不要紧,这个地方的地势,很有意思!

如果按照房间格局排列的话,这里并没有什么。

但是把那些自建的小二楼刨去,露出这里原本的建筑的话,这里的房子,就很有讲究了。

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阵法!

而且,还不是一个普通的阵法!

秦风自然可以看得出来,这里是一个有着聚灵效果的聚灵阵!

但是却因为自建小二楼的原因,将原本的阵法破坏。

再加上这里的环境,以及这里的生态问题。

当初的效果几乎不复存在!

但!

还有一个东西没有消失!

那就是这里的特殊!

很多看不见的东西,就会很喜欢这里。

而刚才那个声音,就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这么想着,秦风缓缓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将东西放下之后,秦风坐在了床上。

“你来了呀~”

一个空灵的声音,从房间内传来。

同时,炎热的天气,也仿佛是瞬间变天了一般,变得有些寒冷。

狭窄的小屋子里此时充斥着让人后背一凉的寒意。

秦风冷笑,看向四周。

“滚出来。”

但,声音落下,没有任何反应。

只有些许风声,仿佛如同什么凄厉的叫声,在这间小屋子里回荡。

“不出来是么?”

秦风冷笑着,看向房间里的一个角落。

突然间!

秦风的右手掐诀,一道寒光从手中射出!

咻!

房间的角落顿时传来一声惊呼!

紧接着,一道近乎透明的身影就要立刻飞出房间。

秦风眼中寒芒一闪,冷喝一声。

“想走?!”

说着,秦风的右手一挥!

那透明的身影顿时如同撞到什么东西一般,不能再前进分毫,但紧接着,它就又消失了。

秦风冷笑着看着房间,缓缓的开了口。

“我只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滚出来,就死!”

话音落下,房间里没有任何反应。

秦风不耐烦了。

右手微微一动,顿时,庞大的气势,笼罩了整个房间!

而就在这时,一个慌乱的声音响了起来。

“先生饶命!我没有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