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跟秦风讨个公道

“找我?”秦风笑了。

怎么还有人上赶着送死的呢?

“来就来吧,我对他们这群玩意还挺感兴趣的。”

在修仙界,秦风见过不少奇珍异兽,修仙界广袤无垠,其中妖兽纵横,甚至还有很多妖修。

但像杰克罗斯这样的狼人,秦风从未见过。

倒是传说听过不少。

“秦先生,这件事可不能怠慢。”墨轩神情有些严肃:“据我调查,黑暗神教,是海外盘踞数百年的组织,前些年一直没有动静,销声匿迹,但这两年突然多出了个代言人,就是这个查理,让这黑暗神教迅速崛起!”

墨轩的表情很凝重。

黑暗神教这两年来,让钦天监的很多调查人员离奇死亡,所以墨轩一直着重调查。

“而且据我所知,这个查理,似乎有一种能力,能蛊惑人心。”

“蛊惑人心?”

秦风略微皱起眉头,想了想,道:“行,我知道了。”

墨轩见秦风已经回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秦先生,昆仑计划随时可以开始,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秦风淡淡的道:“等我解决神农谷的事情就会联系你,你去准备吧。”

墨轩先是点了点头,但接着,墨轩猛然间瞪大了眼睛。

“等等!我没听错吧,你刚才说,神农谷?”

墨轩错愕,本来以为秦风是要解决跟神农集团的纠纷,但秦风刚才明明说的是神农谷!

虽然他已经猜到了秦风的目的是神农集团背后的神农谷,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秦风竟然是要对神农谷出手!

要知道,本来他以为秦风只是想要让神农谷收敛一点。

“不错,就是神农谷。”

秦风不置可否;“神农集团不过是他们的一个傀儡罢了,想要真的解决麻烦,还得从根源上解决。”

墨轩瞪大眼睛:“可是秦先生,神农谷的根基并不像龙虎门那么简单,作为江湖协会中唯一一个以医学为主的古门派,他们的底蕴可是十分深厚的,而且他们要是遇到问题,其他古门派可不会坐视不管啊!”

他有些震惊,秦风竟然真的没有把古门派放在眼里。

废了龙虎门的孙长老不说,甚至还想要对神农谷出手,秦风,难道真的不担心古门派的报复么?

但秦风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墨轩,眼神十分深邃。

“你们都有一个误区。”

墨轩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什么误区?”

秦风淡然一笑,笑容豪情万丈。

双手负于身后,站在那里,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人,但又仿佛千军万马。

那普通的身形,此刻,在墨轩眼里,万分高大。

“古门派,很强么?”

这句话,如果是从任何人嘴里说出来,墨轩或许都只会一笑了之,嘲笑对方的可笑,嘲笑对方的有眼无珠。

古门派,盘踞大夏多年,是大夏武学之根基。

现在世俗门派中那么多武学功法,几乎是全部,都是从古门派流传出来,或者是改编形成的。

古门派很强么?

答案是肯定的。

很强,非常强。

哪怕是龙虎门,这种三流古门派,放在世俗中都是不可撼动的大山!

更不用说什么唐门峨眉之类这种古门派中的龙头势力。

但,这句话从秦风的嘴里说出来,在墨轩看来,一切,是那么的自然,仿佛古门派真的很一般。

一般到眼前这尊大神,甚至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龙虎门惹我,我废了他们的长老,神农谷惹我,我就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强大。”

秦风接着开口,声音风轻云淡,仿佛在说一件小事。

类似于中午吃什么的小事一般。

“在我眼中,他们都是一样,蝼蚁罢了。”

轰!

这话一出。

墨轩眼中的秦风,瞬间变了。

那高大的身躯,遮天蔽日。

在他的身后,是整片星空,是万里疆域,是广袤宇宙!

是一切的一切!

在他的面前,什么样的反抗,都是徒劳。

他,就仿佛来自亘古的一尊神!

站在世间,漠视着一切。

“我懂了。”墨轩突然道,对着秦风鞠了一躬:“秦先生大义,墨某佩服。”

秦风微微摆了摆手:“行了,废话别说了,回去准备吧。”

“是!”

墨轩离开了。

但他的心里,还是震惊于刚才感受到的,从秦风身上传来的可怕气势!

这是怎样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

似乎在他眼中,一切,都是虚妄罢了。

没有多想,墨轩踏上了离开天城的飞机,回到燕都,着手准备昆仑计划的实施。

而与此同时,天城,神农集团。

几个人,来到了神农集团的办公室里。

神农集团的高层纷纷站在一旁,就连周岩都是端茶倒水的角色。

高木坐在最尾,面色凝重。

这几个人,正是神农谷的高层,而其中,还有龙虎门的掌门,孙长老的师兄,潘成功。

“高木,你让我很失望。”

为首的老者一头白发,脸上满是皱纹,看起来十分和善。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可怕!

因为他,正是神农谷最为深不可测的人之一,号称翻手生,覆手死,一掌断生死的诡医,神农谷长老,冯林。

高木低着头,不敢说话。

他也没想到,神农谷竟然将这位大神给派了出来。

“神农集团代表着什么,你也很清楚,不过是一个世俗武者罢了,你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么?”冯林缓缓的开口,语气平淡。

但高木却感觉到了如同实质般的压力。

他满头大汗,咬着牙,顶着压力开口道:“冯长老,这件事真的不怪我,是那个秦风,太过狂妄,我也是无奈……”

“哼。”

突然,冯林一声冷哼,打断了高木的话。

高木瞬间脸色涨红,一口老血,就这么喷在了桌子上。

“从今天开始,滚回神农谷,面壁三年,三年后,戴罪立功。”冯林冷漠的说道。

听着这话,高木的脸色瞬间苦了下来。

回到神农谷面壁,就代表着,世俗的一切,将与他无关,金钱、权利、欲望,将跟他无缘。

但,面对冯林的惩罚,他,没有拒绝的权利。

“是,冯长老。”高木答道。

冯林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众人,道:“给我宣布一条消息,我神农谷,要跟他秦风讨个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