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不喝口水再走么?

“你在想想宋佳出事跟唐依递交申请中间间隔了多久?”

安宇看着杨丹说道。

秦风给他的压力太大,他不计一切代价都要解决掉秦风。

这不仅仅是因为唐依。

而是因为在天城的时间越久,他就越觉得秦风的可怕。

本来这个剧组是不会拖延时间,该什么时间离开就什么时间离开的。

但是自从唐依提交申请被拒绝之后,宋佳人没了。

整个剧组不得不将计划推后,直到新的负责人过来。

这其中耽误的时间,虽然看起来是偶然,但安宇相信这绝对不可能是偶然!

一想到自己是三番两次挑衅过秦风,甚至还打过对方的主意,就让他心中颤栗不已。

连宋佳的舌头都被人拔了……

“你说的有点道理,如果是真的话,那跟这秦风脱不开干系。”杨丹眉目一沉,直接站起身来。

安宇一愣,忙问道:“你干嘛去?”

杨丹头都没回:“去找秦风讨个说法。”

一听这话,安宇连忙阻拦:“杨总,可不敢着急啊,这秦风的势力不俗,你要小心,我们从长计议啊……”

但杨丹却冷笑了一声,眼中不屑;“不俗?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的,要真是他做的,那么我就会让他付出代价!”

说罢,杨丹离开了。

看着这样的杨丹,安宇无奈的叹了口气。

北斗商会。

秦风将秦瑶等人安全的送回家之后就来到了北斗商会。

原因是木彤打来电话,说是杨丹找上了门。

此时北斗商会的办公室里,杨丹高冷的坐在沙发上。

秦风坐在她的对面。

“我不跟你废话,我外交部负责人宋佳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杨丹开门见山的问道。

见状,秦风只是瞥了一眼她,然后道;“不错。”

杨丹笑了。

“没想到你胆子挺大的,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秦风一愣,看着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淡淡的问道:“走?去哪?”

杨丹瞥了一眼秦风,眼中满是不屑。

“自然是跟我去燕都了,你动了我的人,难道以为你不用付出代价么?”

她并没有什么实力,甚至连武者都不是。

但是偏偏自身却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势。

这气势就算是秦风见过那么多人,也是不遑多让的。

这也足以见得,杨丹的身份并不是平白无故得来的。

这个女人有一种强大的氛围,能让别人服软。

但秦风,并不是别人。

“你说笑了,你们部门的宋佳在我这里大言不惭,出言不逊,我拔了他的舌头,只是对他的一个警告,你今天来替他出头,想过自己的后果没有?”

秦风的声音淡漠,甚至带有一些玩味。

对杨丹的威胁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杨丹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风,然后猛然间瞪大了眼睛!

不知为何,在秦风的身上,她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自信!

甚至还有恐惧!

一直以来她都可以看得透跟自己谈话的人的底气。

多少人想要装作自信的样子,但是都被她所识破。

但是,秦风没有。

秦风只是坐在那里,但却如同千军万马一般。

光是气势,就让杨丹说不出话来。

“怎么不说话了?”

秦风的声音接着响起。

杨丹仿佛看到秦风的身影慢慢变得高大,自己需要仰着头才能够看到秦风的眼神。

那眼神冷漠,冰寒,仿佛世间一切在他眼中都是蝼蚁一般。

就连她自己也是蝼蚁中的一员。

强烈的自卑,让杨丹开始忍不住浑身发抖,看着眼前明明普通但却又如此高大的人影,杨丹的喉咙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那是人到了极度恐惧的时候,忍不住所发出的声音。

她向后退,但是却感觉自己动都动弹不得。

她想说话,但是就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你是来讨个说法的,那么我告诉你,没有说法,如果你是来找事的,那么我欢迎。”

秦风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恐怖的氛围并没有消失。

“但,找事的话,我建议你想清楚后果,因为惹我,你的后台也保不了你。”

话音落下,眼前的一切幻象消失了。

秦风还只是坐在那张椅子上,脸上的表情淡漠,叫人看不出深浅。

而在她的面前,木彤刚刚端来的水杯,此刻竟然隐约冒着寒气。

杨丹的额头上满是冷汗。

看着秦风,张口道:“我知道了,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那种可怕的感觉几乎让她窒息。

她有些后悔为何没有从长计议再来找秦风。

她更加震惊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为何身上会有这么令人恐怖的压力。

她慌忙的站起身,想要离开这里。

但这个时候,秦风却开口了。

“我的人给你倒水,不喝了再走?”

杨丹的身体顿时僵住。

看着眼前桌上放着的一杯水。

她知道这杯水里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杯普通的水。

但她不想喝。

因为喝了,就代表她怕了秦风。

可不喝……

想到刚才的恐怖,杨丹缓缓的端起桌上的水杯。

冷。

刺骨的寒冷。

秦风那犹如实质般的压力,让本来滚烫的开水竟然在一瞬间凝结成冰。

就连端起来都能感受到其中的寒气。

杨丹颤抖着手,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眼中的眼神十分负责。

“走吧。”

秦风淡淡的说道。

仿佛从始至终,都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过。

这种屈辱的感觉,还有后怕的感觉,让杨丹几乎是瞬间泪水就涌入了眼眶。

她强忍着委屈,转身离开了北斗商会。

等到她离开之后,木彤才走了进来。

“先生,墨轩来了,他找你有事。”

秦风眉头一皱,墨轩?

正诧异呢,却看墨轩从门口走了进来。

“哈哈,秦先生,别来无恙啊!”

墨轩走到房间里坐下,但刚一坐下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为什么这么冷?”

他喃喃自语一句,并没有多想。

倒是秦风看向墨轩道:“找我有事?”

墨轩的脸上有些兴奋,看着秦风道:“秦先生,你记不记得你之前给我们的那个记录一些遗迹的名单?”

“我们又发现了一个新的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