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红色雷劫

此刻,苍天也好似感受到了楚枫对他的不屑一般,更加怒火中烧,一道道雷劫朝着楚枫劈去。

面对着迎面而来的雷劫,楚枫背后麒麟羽翼舒展,手中也收起了修罗战戟,只见他化掌为拳,竟是直接朝着那雷劫而去。

雷劫劈在楚枫身上,苏姬不免有些担心,楚枫也是一声闷哼,但那云烟散去,只见楚枫竟是完好无损,那一道可怕的雷劫竟是在他身上哪怕一个疤痕都没留下。

“原来他这么强么,还真是天外有天.这样的人我哪怕是苏家的人,但真的配得上吗?”

不知道为何,苏姬感觉有些失落的开口道,这些年她和妹妹苏锦见过无数天才,哪怕是四大皇朝也不例外,她敢肯定,在元武一境楚枫怕是同境无敌。

对于苏姬那些想法,楚枫并不知晓,转眼的时间他竟是已抗过数十道雷劫,他那原本有些虚无的气息也在开始变得稳定,他全身上下的都达到了一种质变。

最开始他哪怕融合了麒麟羽翼,但因他自身修为太低,哪怕是传承他也无法完美契合,但如今在那道道雷劫下,他的身体早已是脱胎换骨洗筋伐髓,终于在第九道雷劫之后,楚枫一口黑血喷出,但是他笑了。

只见他背后那麒麟羽翼,此刻竟是变幻起来,很快那羽翼便呈现出一幅骨翼模样,在那羽翼上原本的金色光芒此刻也是变成了暗黑色。

他本就修修罗道,麒麟乃是天道产物,如今在雷劫的帮助下他成功将麒麟羽翼吸收。

不,准确的说现在应该叫修罗八翼!

苏姬看着楚枫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心中不免一愣,自古天道,邪途两道便争锋无数,修邪功者皆是被世人唾弃,她能感受到,楚枫身上哪怕有元素之力,哪怕有种种特殊,但本源是的力量,是邪道的力量。

“罢了,邪道又如何,反正我已是你的人,将来若是被与天下为敌,我也陪你。”

只见苏姬喃喃自语道,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竟是转眼几天时间便对楚枫的看法完全改变。从最开始的流氓,到关键时候保护她的男人。在她的心里,已经暗暗了下了决心。

其实那一瞬,楚枫感觉到了,他看到了苏姬在笑,但下一刻,他不得不严肃了起来。

只见那苍穹之上,竟是有着一道红色雷霆闪烁,好似随时要劈下来一般,此刻,哪怕是他脸色都有些难看。

红色雷劫,存在于传说之中的雷劫,相传只有武帝强者突破到传说中的那个境界才会诞生的雷劫,但此刻却是降临在了此处。

“红色雷劫!我中州竟还有如此强者!都跟我来!”

“红色雷劫出现,天下必将再起风云,我炼丹师协会也是时候出世了。”

“乱世,真的来了啊。”

“......”

一时间,整个中州,不断有武帝强者腾空,望着那红色雷霆说道,瞬间便有着不少强者朝着那雷劫闪烁之处而去,毕竟这等强者,谁都想与其交好。

“红色雷劫,难道是这妖兽森林中的大能!女儿撑住!”

妖兽森林外围,一行人看着那红色雷霆,为首的那位说道,此刻他脸色也是无比难看,这正是苏家之人,苏锦自是在那之中,但当看到那红色雷霆,她只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威压,哪怕是呼吸都有些困难。

“赶紧出去,这等雷劫哪怕是武帝都能粉身碎骨,这妖兽森林都将销毁,快走!”

妖兽森林深处,楚枫望着那红色雷劫一脸急迫的说道,他离那红色雷劫最近,此刻他只感觉自己的四肢百骸好似都被撕裂一般无比的痛苦,这还只是那雷劫的威压,那雷劫还没有落下。

“我不走,我说了你是本小姐的人,要死一起死!”

看着楚枫,苏姬开口道,随即望了望远处,此刻她只希望苏锦还没能找来援兵,不然那哪是援兵,那是送人头啊。

轰隆!!!

一声巨响,那红色雷霆瞬间朝着楚枫劈去,那股气势好似要这天地失色一般,一些敢来之人见那雷劫劈下也是瞬间停下了脚步。

“老子不修天道,你凭什么制裁我,今日我有一戟,我要战天!”

只见楚枫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但他还没倒下,淡淡的开口道,他明白这道雷劫他闪不开,也不能闪。既然如此,那只能硬抗。

下一刻,只见他不躲不闪,直接朝着那雷劫而去,在雷劫和楚枫碰撞的一瞬间,苏姬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在那股威压下直接昏死了过去。

不远处,苏元也是一愣,被那股威压击退了数十米,心中咯噔一下,下一刻又连忙起身朝着那深处而去。

“可恶,女儿,爹来了!”

苏元忍着剧痛自言自语道。

此刻,妖兽森林深处,里面燃起了一片火海,好似要将这一切烧毁,在那火海之中,楚枫的气息也是急剧下降。

只见此刻的他,是那一道雷劫之后,虽然受了重伤,但竟还有着一口气,地面也是深深的凹陷了下去。

然而,一切还没结束,只见那原本快要消散的雷劫,见楚枫还有一口气竟是再次蓄力了起来,道道红色雷霆闪烁,竟是足足有三道之多!

“该死,大仇没报,还真是不甘心呢。可惜拖累了这个傻丫头,真是不甘心啊。”

望着那三道红色雷劫,楚枫喃喃自语道,一道红色雷劫便足矣毁天灭地,但此刻竟是足足有着三道之多。

与此同时,整个中州地震了一般,所有人都开始恐慌起来,三道红色雷劫,哪怕是四大皇朝都是聚集了不少强者在一起。

但人们都不知道是,与此同时,蛮荒之地。

“这小子还真能惹事,区区天道也敢伤他和她的后人,罢了罢了,太久没走动了这天道恐怕都忘了当年了。”

只见蛮荒之地某处,一个有些破旧的小酒馆内,一老者自言自语道,老者身上穿的有些邋里邋遢,甚至胡子拉碴,好似一个乞丐一般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