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要不咱打劫去?

伴随着楚枫的突破,整个炸天宗内都是一股邪气弥散,宛若一绝世邪修降临一般。

好在有蒙恬出手将那异象阻挡,这才没让那股邪气弥散出去。

“宗主,外面有人找你.赶都赶不走的那种。”

密室外,蒙恬知道楚枫闭关完了,这才前来汇报到,楚枫这才收起了身上那股气息。

炸天宗大厅内,此刻,正有着一道及其违和的身影。那人身穿袈裟,散发着道道佛光,和这蛮荒众人在一起显得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炸天宗众人将那老和尚围在中间,但并未靠近,那老和尚的实力显然是众人之上,就连蒙恬都败在那老和尚手里,更别提他们这些虾兵蟹将。

“佛门之人,不知来我炸天宗有何贵干?”

一道声音响彻大厅,只见楚枫身穿一身魔袍,双瞳血红,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可怕的黑气而来,蒙恬则跟在身后。一代魔将,此刻在楚枫身后却是像个孩子一般。

“我等恭迎宗主出关!”

炸天帮众人齐声开口道,声势滔天。

“楚施主,天道做错的事,我想由我佛道来偿还。因此不请自来,望楚宗主放下屠刀,不要再生杀孽。”

见楚枫到来,那老和尚一脸淡然的说道,在他眉目之间满是慈祥,就好似隔壁大爷一般,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

但楚枫知道,往往越是这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人,心机越是深沉,他可从来不信什么天道佛道。

“天道?佛道?我被三大皇朝围攻的时候,怎么就没人来劝他们收手?我被无数人嘲讽,无数次经历生死的时候,怎么没人来劝他们?所谓天道和佛道,不过是你们自己给你们自己的称呼罢了,说白了我们都是人。我只信我自己,从不信这神佛!”

看着那老和尚,楚枫说道,身上邪气弥漫。

“楚施主,哪怕天道,佛道有错,但你也不该误入邪途啊。你如果入了邪途,那就真的再无回头之路了啊!”

那老和尚苦口婆心的说道,甚至都收起了身上的护体佛光,任由那蛮荒煞气去侵蚀他的身体。

看着这一幕,楚枫眼中的坚定有些许动摇,但很快他便冷静下来,有的路走了,那就回不了头了。

“你走吧,以后别在来我们炸天宗,这里不欢迎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道。”

最终,楚枫还是开口道,也控制着周围的蛮荒煞气,那老和尚身上已是布满了伤痕,但并未伤及太深,楚枫能感觉到,那老和尚若是愿意,可能整个蛮荒都没人会是他的对手。

“老衲也是代人所托,楚施主不愿意老衲也不再强求。不过楚施主将有一劫,还望保重。”

那老和尚并未再继续劝说,说罢,便脚下生出佛光,转瞬之间便已消失在了众人面前,再出现,已是在那苍穹之上。

“天,我早便说过,你错过了他便不可能再回去了。毕竟这一次的命运之子,终是选择了这一条路。”

“罢了,命运之子和我们这些大道终究不是一路人.”

只见那苍穹之上,一个邋遢老者和一个和尚开口道。在他们的眼中,好似这世俗都如同棋局一般。

炸天宗大厅,看着那和尚离去的方向,楚枫眼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那句有一劫。

他虽拒绝入佛道,但他也知晓,佛道能够窥探一个人的命运和因果。所以他倒也没怀疑他和尚是威胁他,此刻他唯一好奇的就是到底是谁会对他下手。

换句话说,就是他现在是动了谁的奶酪。

“宗主,我觉得那和尚说的你有一劫可能就是那其余两个部落。毕竟在这蛮荒之内,也是其余两个部落最反对开设宗门,所有势力必须由他们去管,血帝和你的关系,估计不会插手。”

在一旁,蒙恬开口道,其实他一开始就想过这个问题。但他最终还是选择追随楚枫,哪怕天塌了他们一起面对。

“无妨,你来给我说说谁对我动手的可能性最高,我要送他们一份大礼。”

对于蛮荒,楚枫其实从一开始便想的是统一蛮荒,所以和那些人迟早都会有一战。

如今他提前知晓,正好做好准备,正所谓请君,入瓮!

“雾都部落,鬼王的可能性最高。另外一个梦魇部落梦帝虽然野心极大,但绝不是这种急性子,不可能在你刚创建宗门就对你出手。这次对你出手的人,很可能就是雾都第一魔将,战神刑天!”

听到战神刑天的时候,楚枫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他小时候无极管家就跟他说过,当年他父母身边跟随着无数大将,其中就有一位名字叫刑天,一双巨斧战天战地。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二人究竟是不是一个人罢了。

不过就算是一个人,他也不会看在父母的面子上就手下留情。毕竟如果真的是战神刑天来动手的话,那对方就动了杀心。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又怎么可能仁慈。

“宗主,那刑天乃是武尊之境,我和他之间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丝,要不你先离开,我来断后。”

蒙恬还是开口道,他们虽都是魔将,但魔将之间也有区分。那刑天的实力早已在他之上,如今比当初,只强不弱!

“区区武尊,那我们便来屠一武尊,告诉那些人我们炸天宗不是好惹的!”

“传我令,布护宗大阵!我们一起屠武尊!”

只见楚枫说道,话落便将一阵图交给了蒙恬。

说道屠武尊的时候,众人都是一愣,随即个个热血澎湃。要知道,武尊在他们心中可是遥不可及的境界。

很快,炸天宗众人便开始忙碌了起来,毕竟这一战的成败就在于这护宗大阵。

搬木头的搬木头,搬魔晶的搬魔晶,很快炸天宗内的消耗就已不小。毕竟布置一个阵法的成本可不低,更何况是这种能够灭杀武尊强者的护宗大阵!

“咳咳,要不咱打劫去?”

看了看账本,楚枫那叫一个心痛,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能这么败家。

只见他此刻一脸贪婪,两眼冒光,看着梦魇部落的方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