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9章:就这?

“的确停下来了!”

“什么情况?”

红云供奉也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先靠过去再说!”

白仓天王当机立断。

飞梭犹如闪电一般极速前进,所过之处,掀起了磅礴的气浪,犹如风暴。

很快,在天地的尽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然深渊,横亘在那里,周遭有诸多耸立的山峰。

看起来犹如一个地狱所在。

“柏妄天师就在这深渊之内,而且一直都没有动,就停在了里面。”

时刻关注罗盘的白仓天王此刻缓缓开口。

罗盘上,那光点始终一动不动,再也没有移动一丝一毫,直接指向了前方的深渊之内。

“哼!直接冲进去!”

“有什么好怕的?”

白仓天王艺高人胆大。

红云供奉也是点头。

叶无缺……

自然更没意见。

只见飞梭刷的一下就划过了虚空,直接冲向了那深渊之下,一头往下扎落。

周遭的虚空顿时变得一片昏暗,只能看到一丁点的光线,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惊惧感。

“这深渊很深!已经坠落了半刻钟了,还没有见底……”

红云供奉凝视下方。

“快到了。”

叶无缺缓缓开口。

下一刹,三人的眼前猛地大亮,出现了一个类似山谷的地方,他们显然已经来到了深渊的最底部。

尘烟顿时被吹荡开来,缭绕虚空,入目所及,一片灰蒙蒙的。

但此刻白仓天王却是仰头看向他们来时的上方。

一片漆黑。

什么都看不到!

仿佛是一片永夜!

“罗盘指示,那柏妄天师就在这里!”

白仓天王托起了罗盘,此刻罗盘上的两个光点已经重合到了一处。

“下去。”

叶无缺第一个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白仓天王与红云供奉自然更是无所畏惧,很快,三人便走下了飞梭。

入目所及,灰蒙蒙的一片,随着他们踏步而下,渐起了一片尘埃。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似乎死寂一片!”

红云供奉沉声开口。

“根本没有人!”

白仓天王托着罗盘,似乎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但叶无缺这里,从走出飞梭后,目光深处就涌动着一抹深邃的玩味之色。

“等等!前面!”

白仓天王忽的开口,右手虚空一拂。

嗡!

一股风暴席卷开来,吹拂向了前方,顿时吹开了一切灰蒙蒙的雾气,露出了前方的地貌。

只见一块巨石缓缓显露而出,而在那块巨石上,赫然正盘坐着一道苍老的身影!

面容枯瘦,身形中等,满脸褶子,满头灰白发,浑身上下更是散发出一种腐朽的气息。

就好像枯木掩埋进了土地里面,只剩下半截落在外面,苟延残喘,生命之火已经开始黯淡。

“柏妄天师!!”

红云供奉与白仓天王不约而同的开口,叫出了此人的身份,正是从不灭楼内盗走玄神符的柏妄天师。

他果然出现在了这里,不但盘坐着,而且双目紧闭在了一起,远远望去,仿佛睡着了一般。

但这诡异的一幕却并未吓退红云供奉与白仓天王。

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天王境!

而且是两尊合在一处,面对一个暗星境大圆满的魂修?

这要是还怕,就不用混了!

“柏妄!!”

白仓天王大喝一声,震动四方,整个虚空都浮现出恐怖的威压,犹如排山倒海一般倾泻开来。

咔嚓!!

瞬间,柏妄天师盘坐着的那颗巨石直接碎裂了开来,让柏妄天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不过,柏妄天师依旧保持着盘坐着的姿势,似乎不为所动,但在此时,那紧闭的双眼终于缓缓的睁开。

漆黑的瞳孔之中倒映出了红云供奉,白仓天王,叶无缺三人,其内慢慢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意。

就在此时!

“两尊天王,一个大威天师。”

“这样的阵容,说实话,让本公子有些……”

“失望啊……”

一道突如其来的年轻男子声音猛地响起,不知从何处传来,却带着一种磁性,以及些许的……戏谑!!

“什么人装神弄鬼!滚出来!!”

白仓天王直接一声大吼,恐怖的威压再一次横扫十方虚空,天命王魂闪耀,震怖一切!

所过之处,虚空直接扭曲破碎,仿佛末日到来,挤爆了万物。

然而!

依旧一无所获!

仿佛那声音是从无限遥远的其他所在传来,真身并不在此处。

红云供奉与白仓天王并肩站在一起,面无表情,但双眼却齐齐的眯起。

“唉,让本公子急吼吼的赶过来,不惜错过了一场游戏,结果……”

“就这??”

下一刹,那戏谑感慨的年轻男子声音再一次的响起,依旧不知道从何处传来,无法分辨。

可这一次,于那柏妄天师的身后,却是突然缓缓出现了一道身影!

哗!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件随风猎猎的披风!

金色的披风!

但在边缘地步,却是镶嵌着黑边,使得这件金色披风看起来更加的华贵与深不可测!

镶着黑边的金色披风笼罩之下,乃是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显露而出。

看不清真面目,但却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未知之感!

很显然!

这道身影,正是自称“公子”,也就是方才开口的年轻男子声音的主人。

看到这道身影,红云供奉与白仓天王的神情都一片冷漠,眼神都涌出了一抹森然寒意。

“枫叶天师猜的果然没有错!”

“你就是柏妄背后的人?”

白仓天王质问开口,语气漠然。

金色披风年轻男子并未回答,只是淡淡一笑,似乎带着一抹悠闲与戏谑。

“不灭楼的两大天王……闻名遐迩,纵横无敌!”

“可本公子现在看来,真的是……好弱……”

此话一出,红云供奉与白仓天王的神情更加冰冷,但他们并未动怒。

红云供奉只是冷冷道:“年轻人,不管你是谁,敢于不灭楼做对!你将要为此付出代价!”

一旁的叶无缺负手而立,面色平静,一双眸子落在那金色披风年轻男子的身上,眼底深处,涌动着的那一抹饶有兴趣之意越发的浓郁起来!

这应该就叫做……冤家路窄?

金色的披风!

“本公子”的自称!

不就正是之前救下天朵儿与冷凌霜之后,那些金色披风天灵境与数十名半步天灵境的主人,追过去但却留下古宝杀招的那个所谓公子?

太巧了啊……

刹那间,叶无缺的目光渐奇。

“如此一来,一切似乎有些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