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三十一章 等一下

威廉不停的摇头。

“其实说实话,我们现在都如坐针毡,也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郁闷。开心吧,你坐着个聚宝盆,不开心吧。你没能力没资格把它变成现钱,现在能守住这个秘密还好,如果哪天不小心泄露出去了,后果不堪设想啊!聚宝盆搞不好就变成坟地了!”

“这事儿猎人也是非常的头疼。肯定是不想放手,又拿不起来。”

“所以我说,可以和狼王商量商量这个事情,让他出面,把这块油田拿下来。拿下来之后,少分利刃兵团一些利益。那猎人就很满足了,毕竟不管怎么说,这处油田,也是我们发现的,对吧?这事儿狼王能干吗?”

“分配利益的事情,一直向来不会亏待朋友。但是你这个事情,他未必能干。”

“为什么?”

“因为这个事情涉及的事情太多了。一旦真正动手开采,面对如此大的利益,虎豹豺狼都得到位,要从他们的嘴里面抢食,可没有那么容易。尤其是那些西方国家,更是难缠。”

“最主要的,是现在银子已经金盆洗手了。他想要从辉煌阁好好安心养老。过普通人的生活。不然能给我们分钱吗。”

“你这种时候,让他再带着他这群兄弟,冒这么大的风险,不实际。估计他对于这块油田也没啥兴趣!”

“那可不一定,你知道这块油田如果真正开采,能价值多少钱吗?”

“你是真的不了解银子,他看见金山银山的都能不动摇,更别提你这一座油田了。但是如果你们真的想要赚这份钱,他可以帮你联系一下帕克斯。你们可以让帕克斯做这个事情。然后从他那里分红。”

“这个事情一旦露馅儿,帕克斯也未必站得住脚啊。”

“什么意思?”

“我们之所以选择那块地方作为根据地,最主要的原因,是那里属于一个三不管的地界,而且群山环绕。便于藏身!”

“那片区域一直也是属于争议领土,到底是归叙国所有,还是归伊拉国所有,哪部分是,哪部分不是,且得掰扯呢,尤其是现在涉及到石油了,更得掰扯!”

“这要是掰扯的话,还得是伊拉国政府军出面和叙国政府军掰扯,毕竟这两股子势力才合法政府。可是问题是,这片油田,偏偏又是属于叙国反对派武装力量的势力范围,以及帕克斯的势力范围。这么大的诱惑,叙国政府军以及伊拉国政府军也不会放手的。我现在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姜卓点了点头。

“你要是这么说,我懂了。就是说现在谁都保不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对吧?”

“是的,帕克斯一个人肯定是站不住脚的,尤其是他和那些西方国家也没有什么联系。想要站住脚,狼王是有机会的。”

“如果帕克斯还不行的话,那这个事情就不好说了。但是相信我,银子绝对不会在趟你这趟浑水的。”

“老大,这么大一片油田,你难道就不动心吗?能控制了这片油田,我们可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重新再组建一支骷髅那都是轻而易举啊。”

“我动心不动心的能产生什么作用啊,我说的也不算,还得是银子。”

姜卓深呼吸了一口气。

“这样吧,威廉,你到时候和我们一起回去,之后你把这个事情和银子聊聊,我相信看在我们的面子上,他能帮你们一把,一定会帮你们一把的。”

“谢谢老大。”

威廉点了点头。

“虽说要离开利刃,和你们去投靠辉煌阁了,但是临走前,能帮猎人把这个解决掉的话,那也算是绝对对得起他了……”

鲜国,让城,在一家豪华饭店的VIP餐厅内。

王赢,张帆,吴金作,碧云一行人,围坐在一起,面前的饭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山珍海味!

此时此刻,气氛格外的严肃,所有人看待王赢的眼神,都不怀好意,甚至于带着一丝的仇恨。

王赢脸皮极厚,自然是不在意这些目光的。

眼瞅着所有的饭菜都上好了,吴金作一言不发,这席也就不能开。

说实话,场景非常的尴尬,王赢几次想说话,但是这场合,他也不能说啊。就在这样等了足足得有五六分钟的样子。

侧面大门推开,几个身影抬进来了一个供桌。供桌上面,是胡继超的黑白照片。这是临时给胡继超搭建了一个灵位。

王赢知道吴金作是什么意思。看着灵位搭建好了,没等吴金作说话,王赢亲自起身走到灵位面前,跪下“咣,咣,咣!”的就是三个响头。

“胡将军,实在抱歉,对不起!”

王赢这行为,说实话,还是真的缓解了一丝场面尴尬。

吴金作撇了眼王赢,眼神也是稍有缓和。

他起身,拿起三炷香,与身后的所有军官。

一起三鞠躬,举行了一个小型的祭奠仪式。

一切结束。吴金作这才缓缓的开口,说着一些场面客套话。

“王赢阁下,您好,欢迎来到鲜国。”

“我对于我的行为,实在抱歉,对不起。”

王赢坐在原地,再次低头鞠躬致歉。

“行了,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不要提了。敬王赢阁下!”

吴金作举起酒杯,王赢赶忙起身,卑躬屈膝,面子给足了吴金贵,也举起酒杯!吴金作喝了一口,王赢喝了一杯。结束之后,他又连续给自己倒了三杯酒,对准了那边的灵位,满脸的歉意。

“胡将军,对不起。”

王赢弯腰致敬,连干三杯!

这会儿,边上的这些人,看待王赢的眼神,虽然还有仇恨,但是比起来之前,已经好了不少,至少王赢这面子上面,是真的做足了。谁也不好再说什么。

饭局这才正是开始,王赢挨个敬酒,挨个道歉,从头到脚,就是一副低头认错的谦虚态度,让吴金作他们想要找理由给王赢个下马威,都找不到,更别提难为王赢了。

吴金作从头到脚就观察着王赢的一举一动,心里面对于王赢,也是不自然的高看了一番。

“这小子,到底是有些本事的。”

他心里面暗自开口,片刻之后,吴金作切入正题。

“王赢阁下,实话实说,你之前的行为,给我们带来的伤害,是根本无法弥补的巨大伤害!正常情况下,我们是一定不会退步,要与你们狼盟鱼死网破的!虽然你们人多,但是我们非常相信,也非常有信心,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我们!我们会持续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或者十年二十年,倾其所有,使用甚至于包括核武器在内的所有手段,来报复哈洛伦,报复狼盟,最后定将取得战争的胜利!我们不惧怕任何威胁!也不惧怕任何挑战!我们人民军!就是最强的!”

王赢这情商自然是不用教的,听着吴金作这番话,他赶忙点了点头。

“是的,将军,您所说的一切,我都承认,这也正是我们想要极力求和的原因!希望将军大人有大量,网开一面!给我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王赢足够谦虚卑微,言罢,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双手呈上。吴金作这一肚子的火儿,愣是让王赢这不温不火不红脸的态度,给熄灭了一半儿。

“我们这一次是给谁的面子,你心里面心知肚明。我也不想再重复,但是王赢你给我听好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若是胆敢再有任何类似于这一次的行为。我吴金作代表我们百万人民军发誓!定不饶你!也定将踏平整个狼盟!”

先不管他是不是吹牛逼。王赢一概是采取降温处理,态度要多谦虚就有多谦虚,要多认怂就有多认怂。再吴金作一顿呜呜渣渣之后。他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拿走了王赢的银行卡。王赢还从边上感恩戴德。

也是眼瞅着差不多了。王赢和张帆对视一眼。

“吴将军,之前贵方要求的,让我利用马六甲海峡运输物资补给的事情。这可以详细具体一些吗?”

王赢这一问,吴金作从边上摇了摇头。

“王赢阁下,这个事情,今天就不聊了。”

“不聊了?”

“是的,这里面涉及的东西太多,太复杂,不是一下两下能说清的。您先安心从这里休养,过一段时间,我会安排相关人员,再与你洽谈这个事情的。现如今,所有的资料,我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呢,王赢阁下不要太过着急!”

吴金作应付了一句!话里有话。

“碧云,你带着王赢阁下再好好玩几天,记着,一定不能再发生之前的事情了,知道吗?”

“放心吧,将军,保证不会再发生之前的事情了。我们会注意低调行事的。”

“那行吧,我还有事情,就先走了。你留在这里陪王赢阁下吃饭吧!”

吴金作说完,从边上就起身了。

他这一起身,王赢有些着急了。

“吴将军,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