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八百三十二章 出事了

“怎么了?王赢阁下?”

“吴将军,说实话,我每天手上的事情也挺多的,您看,现在就差这最后一个环节了,咱们赶紧把这个事情彻底了了,签署协议,我也能早点回家,您看可以吗?”

“王赢阁下,您尽管放心,现在事已至此,我们既然已经承诺了,就不会在乱来的。”

“这也不是你们乱来不乱来的问题,是我想要早点回家的问题。”

“不急,因为涉及运输的物资补给种类繁多,需要一份完整的清单,以及报价表单,这里面牵扯的事情也多,我们需要多个部门协商的。现在确实无法谈,您再给我们几天时间。放心吧,我们这里,绝对安全的!”

吴金作看了眼王赢,转身就要走。

“吴将军!”

王赢再次叫喊了一声,吴金作有些生气了,猛然之间转身,看向王赢的这一刻,正想发火呢!瞬间就语噎了。

不光是吴金作一个人,包括碧云,以及在场的所有鲜国人员,全都愣住了。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全都聚集在了王赢的身上。

王赢正想说话呢,也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他下意识的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摸了一把自己的鼻子。

他手上,满满的都是鲜血。他赶忙转身,看向了侧面的一面镜子。

镜子当中的王赢,鼻孔和嘴角都在往出流血,场景触目惊心,相当的吓人。王赢也愣住了,满脸的惊愕,最后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面前的酒杯。

短暂的十几秒钟之后,王赢眼前一黑,整个人瞬间就晕厥了过去。

“咣!”的就是一声,身体就重重的砸到了桌子上面。吴金作几乎是嘶吼而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点救人!救人!救人!!!!”

他连续叫喊了三声,亲自扑向了王赢,与身边的人赶忙就把王赢抬了起来,有人急救,有人开车,整个房间内都陷入了混乱,张帆站在原地,下意识的抬头环视四周,看着每一个人,眼神闪烁,充满愤怒!

“快送医院!”

这会儿,也没有人理会张帆的眼神,一行人抬着王赢就离开了饭店,直奔医院……

让城人民医院,再院长办公室内。吴金作坐在办公桌前。

“听清楚,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他给我救回来,听见了吗?”

“是,将军,我们马上就去办!”

“快点!!!”

吴金作一声叫喊,院长亲自冲出办公室,监督救治王赢!这会儿,办公室当中,就剩下了吴金作,碧云,以及几个心腹下属!也是没有外人了。

脸色煞白的吴金作深呼吸了一口气。简单明了。语调低沉。

“说吧,这是谁干的?”

这一问,在场的诸位,面面相觑,一个说话的都没有。

吴金作等了好一会儿,见无人应答。

“我问你们呢,到底是谁干的,现在给我主动站出来承认,我绝对饶你一命!但是如果说,你现在不承认,等着接下来被我调查出来了,证据确凿!我发誓,无论是谁,无论跟了我多久,我绝对灭你九族!听见了吗?”

吴金作的声音大了许多“咣,咣,咣!”的连续拍了三下桌子,气的浑身上下都开始发抖。

“到底是谁干的?哪个蠢蛋干的!那个疯子干的!!!赶紧给我坦白!!!”

很少看见吴金作如此大发雷霆。在场的所有人都低头不语。

一个字都不敢说。

吴金作逼问了好半天,还是没有人吭声,他最后抬手一指侧面一个身影。

“我问你,是不是你?”

男子赶忙摇头。

“将军,这个事情可与我无关啊。我虽然痛恨王赢,想要给胡将军报仇,但是怎么可能会在这种场合,用这种手段给胡将军报仇呢?再换句话说,我要是真做的话,能不通过你吗?我怎么敢乱来?”

男子这一说,侧面另外一个人跟着开口。

“也不是我做的,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是呗,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会中毒呢。饭菜大家都是一起吃的,肯定不会有问题,问题应该就出在那个酒杯上了,谁给王赢酒杯做的手脚?碧云,这家饭店,是你安排的吧?”

“是的,但是关于中毒的事情,不是我安排的。我现在已经让人封锁包围了整个酒店,再严查酒店的所有工作人员。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这点人你一句话,我一句话的,都在否认是自己做的这个事情。吴金作来回踱步,脸上的愤怒清晰可见。就在这会儿,其中一个心腹下属开口。

“吴将军,我觉得现在这个事情,不管是谁做的,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好事?”

吴金作听完之后,气急而笑。

“我听听,为什么是一件好事?”

“我们不是一直想要收拾王赢吗?现在这样多好,有人替我们收拾了,反正不是我们的人做的。我们只需要调查出来真相,接着顺水推舟就是了!”

“反正钱已经到位了,他也磕头认罪了。至于马六甲那边的运输渠道。能不能打通的,无所谓了啊。以后再想别的办法呗!”

“我觉得王赢死的好,正好给胡将军,以及我们那么多兄弟报仇雪恨了!”

男子一脸的理所应当,还想继续说话呢。吴金作终于爆发了,“啪!”的就是一个嘴巴。

“你放狗屁!你是猪脑吗?是不是猪脑?”

他用手指狠狠的戳着这个下属的脑袋。

“你这种猪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我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这么蠢?这种话你居然都说的出来?”

“我是想要收拾王赢,对付王赢,但是要有合理的理由,光明正大的借口,假如说,他见色起意QJ了碧云,或者为了QJ碧云,失手杀了碧云司机,等等等等,这都可以,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囚禁他,关押他,谁也说不出来什么!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再我们的饭局上中毒了,如果他就这么死了!我们和所有人都没有办法交代,知道吗?”

“首先是花夏那边,人家是调和者,我们答应了人家和谈,到这来暗中给王赢使坏就算了,你还直接要了王赢的命,那花夏那边就不能干,这是我们绝对得罪不起的。其次。王赢身后还有整个狼盟势力。”

“你觉得王赢过来道歉,是代表着整个狼盟势力向我们服软了吗?大错特错!”

吴金作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这代表的是王赢自己的个人意愿,他不想这事情,爆发成我们和狼盟之间的大冲突,因为那样会有更多的损失,会死更多的人,他不想看那一幕,所以才会来这里低头认错的!”

“但是他过来认错的时候,死在了我们的饭局上,不管是不是我们做的,我们都难逃其咎。尤其是还已经拿了人家的钱。以哈洛伦为首的狼盟,再这个事情上,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他们一定会对我们直接发动战争!”

“鉴于我们这么多年和秘国人的恶劣糟糕关系,只要哈洛伦他们动手,秘国人就一定会在暗中帮助。到时候连花夏也得罪了,我们岂不是要数面受敌?”

“你真的认为我们能够打得起一场战争吗?别说打一场战争了,光这一个月制造导弹所需要的费用,都已经给我们国家带来了极大的经济压力!更别提持续下去了!”

“我们是什么经济情况,你们心里面没数吗?如果我们真的那么有钱的话,压根也不用同意调和,也不用退步了。”

“我们连持续制造导弹都可能会承受不起,更别提发动战争了!”

“我们之所以同意和谈的核心点,也是一想有台阶下,拿到充分的利益补偿。二也是不想不愿意真正发生到需要靠战争来解决问题的地步,也不想让我们的老百姓,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危险了”

“王赢如果就死在这里。我们一定会有万万兄弟,给其陪葬的,到了那个时候,一定会产生更大的,不可预估的伤亡,也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麻烦!听得懂吗?”

“还有那群可恨的秘国人,更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你个蠢蛋!蠢蛋!”

显然,吴金作比这些人看的都要远,越说越生气,越说越生气,他来回踱步。

“这下彻底完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和上级都没有办法交差了。这王赢若是真的死在咱们这里了,这可怎么办啊!!!”

他少有的有些慌乱了!之前一直没有吭声的碧云,这会儿缓缓的开口。

“酒店是我精挑细选的,所有的服务人员,也都是老人老面孔。我们很多的重要会议,都是从这里举办的。从来没有发生过问题!我也相信我们这里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不经过吴将军的同意,就置王赢于死地!”

“我觉得,这事情或许是外人做的。”

“外人做的?什么意思?”

“王赢死在咱们这里了,谁是最大受益人?”

“你的意思是说,秘国人?”

“是的,按照将军所言,王赢死了,哈洛伦必疯,一场大战不可避免!谁是最希望看到我们深陷战争泥潭的,定然是秘国人!”

“狼盟与我们鹬蚌相争,他们藏在身后,渔翁得利!”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是我相信他们有能力做到这些,毕竟这些年,他们不知道操作了多少暗杀行动!我们这里面不少人,都亲身经历过!”

吴金作仔细的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确实也没问题,但是空口无凭,我们得有证据,所有人听着,从现在开始,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给我放在找寻凶手上,我去看看王赢,快点行动……”

十几个小时之后,医院急救室门口。吴金作来回踱步,一脸焦急。就在这会儿,院长从里面出来了。

吴金作赶忙上前。

“怎么样了?”

院长满头大汗。

“我们已经给他洗过三次胃了,经过化验,我们可以确定,他确实是中了剧毒。说实话,他能坚持活到现在还没有死掉,已经是一种奇迹了。”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式,一定要想办法把他救活,听见了吗?”

“是的,我们再努力!”

话音刚落,碧云从不远处跑了过来。

“吴将军,不好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