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欧阳成的登场

“他来着做什么?”

“这个马曲师来了,而且张坤也在这里,有好戏看了。”

一群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完全没有一点危机的念头。

轰隆!

一声巨大的响声,詹天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头,看了过去。原来是那店小二试图和马曲师解释一下没有位置的事情,叫马曲师稍等一会。但是那马曲师霸道惯了,岂会理会一个小小的店小二,当下将店小二像是小鸡一样举了起来,然后扔了出去,砸在吃饭的人身上,坏了桌椅,这才引起了吵闹的声音。

詹天看见老板立马走了上来扶起了店小二,但是却是满头大汗,不敢说话。

那马曲师牛眼一横,顿时将在一边看热闹的人吓的离开了作为,这马曲师大大咧咧的来到了桌子旁边做了下来,然后用魂气将上面的残根剩饭全部扫落在地上,大声的喊道。

“将你们店之中的好酒好菜全部拿上来,过一会还要去杀掉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不能饿着肚子啊!”

店的老板顿时连忙答应,将店小二扶了下去,然后快速的给马曲师上菜。

“别冲动!”

詹天轻轻的敲了一下桌子,稳住有些浮躁的张坤,他知道张坤的被这个马曲师的行为激怒了,但是这马曲师明显是故意的,在张坤来到这里之后他就跟了上来,这一番做法估计是想要提前和张坤动手,然后试探一下张坤的底细,在做算计。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头脑简单的马曲师断然是不会有这个心机的,那么指导他的想必是另有其人,不知道这么的,詹天的脑海之中浮现了马如龙的身影,眼睛微微一咪,这马家还真是出了一条龙!

“可是?”

“没有可是,见机行事,他现在在刺激你出手而已,你没有注意到他进来之后目光就聚焦在我们这一片区域了吗?凭借着你和他之间的矛盾他如果正常的话必定会来找你的麻烦,但是他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因的,但是他这样做肯定是为了钓你出手而已。”

“而且,你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性,你这辈子都只是这个地步,心是每一个修魂师的关键,无论你有多少条灵魂,你的心就只有一个,修魂容易,修心难。如果你的心性能够什么时候拥有了神一般的境界,那么你的魂气境界就会到达神。修魂在修心,心不平,寸步难移。”

张亮眼前一亮,很是复杂的看着詹天。虽然现在詹天披着他人的样子的,但是这确实是詹天假扮的、几个月的生死经历,叫张亮对詹天很信任,但是詹天在张亮的心中依旧神秘,他的强大,他的坚持,他的骄傲。张亮都觉得很是神秘,今天听的这一段修心之说,不知道这么的,心很宁静,魂气却是比平常更加汇聚。

张坤没有那么多的深刻的感悟,但是也是感受到不少的东西,他知道詹天在和自己说修魂的秘籍,也是很感动,点了点头,渐渐的平静来的下来。

因为马曲师的到来店中的人都悄悄的离开了,毕竟这个人不是一个和颜悦色的家伙,天他们可不想惹祸上身。即便是外面来的人看到店中有些狼藉也默默的退了出去,不敢进来。

时间捎去,张坤等人在詹天的示意下付账离开了,过了不久,那一直在等待着什么的马曲师也是离开了,但是他是直接抹嘴就走,完全没有付账的样子。

詹天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和一丝冷意,本来就想看看你这家伙有多狂妄,想不到机会来的这么快。

詹天拿起一根筷子,一招手,那筷子就嗖的一下子飞了过去,马曲师也是有着几分的实力的,顿时警觉的侧过了身子,只不过那筷子依旧是划破了他的脸,不过詹天没有下死手,筷子仅仅划破的是脸的表皮而已。

马曲师心中惊恐,顿时恼羞成怒转身怒视袭击他的人,但是看到詹天的时候顿时傻眼。

“你是不是觉得,你有实力,就可以横行霸道了!”

詹天压低声线,声音听起来很冷。

马曲师心中咯噔一下,看了看坐在旁边一脸看热闹的欧阳雯,顿时就明白了阻拦自己的是谁了,戈天修,德森堡出现的神秘强者,击败巅峰印臣的恐怖强者,这个人可不是他能够抗衡的,看来今天自己是惹到了他,该死为什么刚才来到时候只是注意到了张坤没有注意到他,就算这个人杀了自己,家主也没有任何办法啊!那铁家的家主的弟弟被这个人的夫人给杀了,铁家家主也只是怒视却没有直接动手。

如果今天没有处理好这件事情的话,就算是这个人杀了自己,自己的家主也没办法帮助自己报仇。

一瞬间,马曲师汗如雨下,但是却无可奈何。

“前,前辈,晚辈有什么地方招惹到前辈了吗?”

这个样子的马曲师和之前狂妄的样子完全不像,这个样子的他像极了一个人物。

“小人!”

欧阳雯忽然之间轻声说道。

詹天心中了然,马曲师是敢怒不敢言。

确实,那小人的丑恶之态来形容他也是可以的,先前是小人得志,现在是鞠躬悲屈。

“我不想为难你,只不过你走的路太横了,人要懂得敬畏。过一会会有人来教训的你的,老头子我就不出这个手。你将店的赔偿付清,赶快离开吧!”

詹天也懒得和这种人多说话,驱赶这马曲师。

马曲师表面一松,连连道谢。付了赔偿之后很快的离开了出去。但是他的心中已经叫詹天给恨上了,只不过詹天他不敢动,但是张坤他却敢动。你不是看好张坤吗?我就将张坤给杀了,到时候你的表情想必是很精彩的。

詹天不知道马曲师在想什么,但是看着他的背影,却是感受到深深的恶意,不由的摇摇头。

“这么了?”

伊人看情况的一问。

“没事,只不过是一个救不起来的人而已,走吧,比赛差不多快开始了吧。就算是没有到正餐,小菜也是很开胃的。看热闹去了。”

詹天和欧阳雯也是离开了小店,然后朝着布置好的很开阔的湖上擂台走了过去。

湖面上的舞台似乎是直接用大手段搬运而来的,全部是木质的平台,星罗棋布的散落在湖面的四周,每一个平台上都排放着一些大大小小的桌椅,简陋但是却也别出心裁。人们都是驾着小船接近那些平台上,将小船拴在平台的周围,花花绿绿的,人声鼎沸,甚至热闹。

在距离那些大小平台的中间,有着明显是精心搬至的石质舞台,只不过是一些浮在湖面的石头,这些奇怪的石头竟然能够受得住水浮力,到是叫詹天眼前一亮。中间舞台的区域很大,距离那些平台的距离也很小,而且詹天一眼扫过去的时候也是在平台和舞台之间看到了一些类似于阵法的东西,这样大的手笔应该是欧阳城主的。

比赛很快就要开始了,但是并不是张坤和马曲师的,而是其他人的博弈,这是节日原本的效果,为了纪念德森堡来之不易,叫人们领会到这其中的幸酸和艰难。也是别有用心之举。

詹天和欧阳雯寻找到了欧阳城主所在的城主府势力区域的平台上,各家族势力之间均有属于自己的平台,放眼望去,人还真是不少。

只不过,欧阳城主并没有出现在平台上而是待在大船之中,詹天还没有进船的时候,迎上了欧阳成,欧阳成向詹天敬了一礼,之后并朝着舞台飞了去,詹天心有所感,拉住了刚要进去的欧阳雯,将其带到了平台上。

不顾欧阳雯的拳打脚踢,淡淡的说道。

“你哥哥的比赛,你不好好的看看吗?”

欧阳雯一愣,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自己的哥哥就混在那一群朝着舞台去的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