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欧阳成的天赋

“亲爱的各位同胞们,一年一度的大赛就要开始了,首先的第一轮就迎来了一百五十位的高手们参加这一次的项目,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的人要参加如果有的话,就赶快来吧。等到钟声一响,到时候就丧失参赛的资格了。”

一个台子慢慢的升了起来,上面站着一个穿着搞笑面目极为认真的家伙,这个人拿着可以扩音的魂器,大声的喊了起来,声音越穿越远,但是在人群之中掀起一阵狂热。

顿时又有数不清人跑了去,其中不乏向欧阳成这样印臣级别的强者。

“还真是热闹啊,这比赛没有规则吗?”

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魂师在站在一起的感觉还是很具有冲击力的,这可比在兽林寨看到的要震撼的多了,毕竟那次没有这么多的印臣级别的强者,那个时候最强的是伊人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级别的,但是绝对是印臣。而自己也只是刚刚踏入印臣而已,拼接着第一全力使用祖龙兽魂所附带的龙气对那蛟蛇进行了等级上的压制,这才使詹天能够越界压制蛟蛇。

“比赛自然是有规则的,一会儿前辈就可以看到了。”

这个时候杨果忽然之间走了过来,同时,身边的侍从也是很恭敬的抬来了椅子叫詹天他们坐,本来詹天想要帮这些侍从一下的,顿时给他们吓个够呛,詹天受不了别人都伺候,而这些侍从也受不了大方思想均等的主子。

詹天吧唧吧唧嘴巴,无趣的任凭这些眼中对自己似乎含着崇高敬意的侍从安排好一切,而当詹天坐下来的时候,那主持人就开口说话了。

“今天的是这数十年来本人最为高兴的一天,一直以来我们家族就谋着一口气。想要在这荷花节,在这举城欢聚的日子拿到属于我们欧阳家的荣耀,今天终于在贵人的带领下,走向了成功,今天的荣耀是属于我们城主府,属于我们欧阳家的!”

哦!

湖面上响起了一阵的欢腾,詹天一眼扫了过去,发现几个家族的脸都是不好看,不由的问道。

“这个主持人是城主府的?欧阳城主允许这样吗?”

看着詹天有些错愕的表情,杨果抿嘴一笑。

“这是节日的风俗,一旦有一家获得了夺路的第一名,那么就是今天的主角,身为德森堡的主人,我们已经十几年都没有这样向今天大大方方的了。你等一会要去主持人的身边,不要对我们城主府的脸呀!”

杨果真的很开心,眼中含着喜悦的泪水,詹天都表示理解,但是她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叫我们欢迎今天领路第一人!戈天修大人!”

哈?

詹天这下明白了杨果的那句话,好吧,看来这个戈天修的身份需要尽快的抛弃掉,这个身份实在是惹眼!

詹天硬着头皮飞上了高台,放眼而下,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好吧,人还真是多。

“戈天修!戈天修!”

詹天刚刚站在高台上的时候,就迎来了狂风怒吼般的欢呼,这般热闹的气氛直接叫詹天放下了心,这些人都是在享受着节日带来的快乐。

詹天接过主持人的魂气,然后深沉的说道。

“那么,比赛就开始吧!”

主持人一愣,他以为詹天肯定要说一些荣耀的话的,仔细想一下也就明白了,詹天来到城主府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不理解他们这份感情也是正常的,也就接着詹天话说道。

“那么敲钟开始!”

哦!

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

“前辈,你还不能走,这一场比赛需要以你的目光进行分析,当然主要还是在我,等到场中只剩下十个人的时候,前辈在说话。前辈先到椅子上休息一会。”

这个主持人是欧阳家的人,但是詹天不认识,不过詹天也没在意,就顺带坐在了身后面的椅子上面,这个地方视野开阔,到也是方便他观察周围的情景。

场中的人数极为的多,但是在钟声想起来的时候,庞大的舞台瞬间就被分成了十等分只不过很是奇怪的是,其他八个等分的人基本上全是人,但是唯独两个等分各自只有一人,这个时候主持人有一次热血的喊了起来。

“各位请看,由于比赛规则和生死赛的规则,我们将这一次生死赛的两位主角各自放在单独的区域,叫他们保持着体力。由于比赛和生死赛不同是不允许出现伤亡的,所以请各位注意下手的分寸,这个舞台可是有大人物注视的。”

此话一摞,詹天瞬间就感觉到很多的目光汇聚到自己的身上,看来自己不仅仅代表着夺路第一人而且还是检察官,不过这个地方的大人物可不只是我一个人啊!詹天眼中的流光闪动,在舞台附近的几个单独漂游的大船小船上都是坐着不少的厉害的人呢?这些人到底想要做些什么呢?可真是好奇呀!詹天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子危机和一股子兴奋。

似乎有大事情要发生啊!

场中在开始之后,每个人瞬间就飞开了,有了些成群结队的迹象,詹天一下子就感觉到了欧阳成的魂气,找到了他的位置。不得不上点心了,毕竟保护他们兄妹两个也是詹天和欧阳城主谈判的条件之一,而且不保护好的话,那个欧阳德森也是不会帮助自己。

还真是麻烦,这个欧阳成身上也有着一些叫别人看不透的秘密,总之这个欧阳德森在他儿子身上下了一盘棋,似乎是某一种现象的钥匙吧!

这种比赛似乎轻车熟路了,普通人之间有着自己的搏斗,印子之间有着印子的搏斗,而印师和印师有着自己的搏斗,印臣虽然也有,但是分配的并不是很均匀,比如欧阳成所在的区域之中就有三名印臣,而在他的隔壁区域没有印臣或者是只有一位,两位这样的。

欧阳成站了起来看了看面前渐渐靠近自己的两名印臣,他们的年纪相比较欧阳成来说就比较大了。但是欧阳成毕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摆出了手势说道。

“我也不欺负你们,在不触碰到印臣比赛的规则的情况下,你们一起上吧。”

这两个比欧阳成的实力低,叫他们一起上是应该的,但是这样以来就会叫别人以为欧阳成是个狂妄的家伙,这二人自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即便你是城主府的人,我们也不会留手的,不使用法技的规则我们自然明白,只怕到时候你不要自己逼的使出了法技丢了资格!”

二人冷哼了一声,皆是赤手空拳搏斗而来,大赛规则不允许使用武器,不允许使用法技。但是符文确实可以使用的。二人身上白光闪动,符文攀爬全身,速度瞬间攀升,直接将所有人全部震了出去。动手的一瞬间淘汰了所有的人,这些掉入水中的人也没有怨恨的表情,他们来着就是为了近距离接触印臣,想要从印臣级别的战斗之中学到一些东西。

“看,一号区域的三名印臣动了手,竟然不是混战而是两名夹击一名。太恶劣了,加油啊,我城主府的印臣大人!”

詹天一脸黑线的看着不断叫嚷的主持人,这样真的好,毫不掩饰的借助自己的便利,替自己人加油。

顿时引来了一声倒喝彩的声音,当然是对支持人的,一些人的目光还是朝着欧阳成那边望了去。

欧阳成没有马上使用符文,而是极为冷静跑动了起来,为让这区域开始转起了圈子,身体不时的晃动起来躲避二人的攻击,由于欧阳成快速的躲避,叫那二人根本就没有击中的可能。

这二人对视一样,然后分开跑了出来,前后夹击这欧阳成。

快腿踢来,那人身上的符文立刻爬到了腿部,力量瞬间攀升,欧阳成眼睛闪过谨慎的光芒,身体向后面猛的退去,躲开了前面那人的攻击,腿从欧阳成的鼻子上方划了过去,此人也是露出了一抹你中计的笑容,欧阳成心有所感,余光之处,一出黑影瞬间攻了上来,不由的心中一动,一只手按在地上,瞬间释放魂气,将自己给衬托起来,这才发现另一个人的腿也是从自己的下盘扫了过去。

黑色的符文瞬间攀上他的双手,欧阳成快速的抓住了二人的双腿,然后陡然发力,直接将二人扔了出去。詹天看到这里,心中一动,欧阳成还是缺少战斗的经验,如果是他的话,他根本就不会躲避,而是直接使用魂气震荡,魂气猛然之间爆发的力量会使正在全心使用自己魂气的家伙们一瞬间失去对自己魂气充足的把握,暴露破绽!

然后在单手撑地,将二人踢开,在踢开二人的时候,凭借这自己远远超越二人的魂气和等级,一以绝对的实力碾压。

欧阳成虽然也是成功的将二人击退,但是并没有进行有效的攻击,缺乏合理的战斗素质是欧阳成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