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王富锦

不过接下来欧阳成的行为到时叫詹天明白了欧阳成为什么不采取更加有效的做法了,他实在给自己磨练战斗技巧,这个深居在就家族之中的大少爷看来对自己的位置看的清楚。自己的实力,自己的缺点,都看的很清楚,并且找机会去拟补。

双反你来我往之间,欧阳成一开始还有些生硬的肢体也渐渐的舒展开来了,动作更加的灵活了起来,对于那二人的围攻应付的更加的收放自如了。

如果知道的欧阳成人一定会吃惊的,毕竟一个很少实战的人,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就能够掌握到这个地步,足以看的出来欧阳成的战斗天赋是极高的。

只不过这样倒是有一个十足的弊端,那就是一旦被发现了自己竟然成了对方磨练技巧的道具的话,会迎来很强大的打击,甚至是恼羞成怒的报复的!

果不其然,那二人也渐渐的察觉到了,试探性的出了手,皆是被欧阳成很完美的抵了回来这下二人在不明白,那可就真的白痴了。

二人立刻拉开了欧阳成的缠斗,其中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印臣指着欧阳成,有些愤怒的说道。

“如果你诚心请教我们二人,我们到时可以做这个功夫,但是你也不能践踏一个印臣的尊严!”

严格的说,欧阳成这种做法确实是有为魂师的尊则,这种故意玩弄的心态是一种对魂师的亵渎和侮辱,这对于一些对尊严和脸面看的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人来说,是极为致命的。

欧阳成没有说话,只是摆出了战斗的状态。

那个人顿时被欧阳成的不作为气的不轻。

“我知道你的实力比我强,但是你不也不能这样玩弄于我二人,输也要输的光彩,如果你还是这样做法的,那么你赢了也是虚伪的赢!”

灰色印臣顿时大叫起来,身上瞬间爆发出惊天的魂气,直接影响到了其他的人,之附近的一些考得比较近的对手们全部吹翻在地,惹了一阵的怒骂,但是也正是这样的怒骂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将人们的目光击中到了欧阳成这一部分区域来了,他们再才发现这个区域竟然有着三名印臣,印臣战斗的场面可不是寻常印师能够比的上的,喧闹声和目光集聚在欧阳成这边。

欧阳成微微勾了勾手指,詹天眉头一皱,这个欧阳成有些不对劲,他这是故意这样做的!

可是为什么呢?

这个时候,詹天注意到了平台上正在替自己哥哥担心而脸红紧张的欧阳雯,脑光一闪,想到了理由。

灰色印臣一举而而下,魂气极度爆发速度在普通人眼中就像是消失一样,而在印师眼中也是犹如瞬移,快到眼睛跟不上了。

砰!

空气稍微的震动了一下,气波朝着四周扩散开来,二人身形一变就直接从地上打到了天上,在天上四处的打斗,浑然之间激烈的搏斗对碰的声音戛然而止,眼力好的人瞬间就看到了欧阳成直接掐住了灰色印臣的脖子,任凭那印臣如何挣扎也是挣脱不得。

欧阳成的胜利顿时引发了一阵的喝彩。

这个时候又是一道人影忽然之间窜了上来,欧阳成下意识躲闪了一下,然后手中的灰色印臣趁机躲避,咚的一声堕落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脖子很是痛苦的喘着气。

而躲开那一道黑影的欧阳成,双眼之中闪烁出一丝的红光,詹天顿时心头一动,这个和他那觉醒的魔眼是何其的相似,但是一瞬间又迟疑了,这欧阳成变红的双眼没有那叫人心碎的杀意。看来不是魔眼,应该是他的天赋吧!

就像是伊人的天赋通过触摸能够之感受到被触摸者的记忆情感一样,詹天通过法技觉醒的能够通过血液知道比自己实力相缠很大的对手生平一样。欧阳成的这双变红的眼睛詹天猜测应该就是他的天赋了。

毕竟天赋是很稀少的,不是每一个人都拥有的。

那人显然不知道欧阳成的眼睛为什么忽然之间会变成红色,但是当自己注视到了那双红色的眼睛之后,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不了了,顿时是心中大骇,冷汗直流。

欧阳成极为轻易的扼住了那人的脖子,然后很快的降落在刚刚起来的灰色印臣,红色的双眼注视了灰色印臣,立刻是这个印臣中了招,二人几乎是在极为短暂的时间被欧阳成制服了,而这期间,欧阳成并没有使用符文,仅仅是使用了自己的天赋,而这天赋的一些应用,源自于詹天。

收回了红色的眼睛欧阳成朝着主持台看了看,朝着那边的詹天微微笑了一笑。

这个时候主持人也是极为的迅速,顿时喊了起来。

“各位,十强已经被选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的十强之中有着两位魂师,所以我们决定将舞台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比赛的战场,还有一个是生死战的战场。”

不得不说这个主持人还真的会带动气氛,一句话有一次将所有人的兴致调动了起来,喜欢看切磋的去比赛的场地,喜欢看惊险刺激的生死战去另一块场地。

只不过很戏剧性,作为每一年一次的切磋比赛而且比赛遗留下来的八位魂师之中就有六位印臣,而且这其中的四名是印臣中级左右的实力,可是比马曲师,张坤两位初级印臣的实力高了许多。但是站在最高的地方的詹天却是能够清楚的看到观众的选择,大部分的小船和靠近生死战的平台上基本上占满了人。

人们似乎在这种喜庆的节日也喜欢这鲜血和刺激,或者他们都这样认为,切磋性质的比赛每一年都会有,但是生死赛这种比赛这十几年还只是第一次。

“我们的风头完全被抢了啊!”

看着几乎大部分的人都挪移到生死战的那一边看台上去了,有一个灰白色头发,浑身上下裹穿这盔甲拿着长枪的看起来极为的张狂的年轻人睁着死鱼眼很是无趣的说着。

“王大哥。”

“嗯!?”

那个年轻人被欧阳成一叫到时愣了一下,转过身的时候,发现是欧阳成在叫他,握着长枪的手有些颤抖。

“欧阳!欧阳小弟,想不到今年你竟然会来参加比赛呀!”

“没办法嘛!父命不可违!”

这被欧阳成叫做王大哥的是人是王家家族哥哥的儿子,叫王富锦。有大吉大利的寓意,名字什么的,王富锦是完全不在意,但是他确实城主府最为年轻的将军,如今不过不是二十六岁的年纪,就拥有着印臣中级极致的战斗力,是德森堡对外扩张的抵御困兽的强大战斗力,战斗精力极为的丰富,但是自身的天赋并不是很高,他如今的实力完全是硬杀出来的,身上拼杀困兽而得到的煞气释放出来能够叫普通人口吐白沫。

“原本如此,这么,来和大哥我过过手!”

王富锦顿时将事情的问题给抛之脑后,露出了很是狂热的战斗欲望。在王富锦认识欧阳成的时候就知道欧阳成的天赋极高的,比之现在显露出来的年轻一辈最强的李道廷的天赋还要高,但是因为城主的原因,欧阳成并没有出现在大众的面前,他们知道的也只不过是一个人名而已,真不真的存在他们都不明白。

王富锦的王家和欧阳家是世交,王家家族王田真更是欧阳城主的拜把子兄弟,后来受到欧阳城主的命令,王家脱出城主府,自成一家,约束其他四大家族,唐,黄,马,郭。

王锦富自小和欧阳成相识,他们之间也是很好的朋友。

但是,王锦富唯独不知道的就是这欧阳成的实力,如今有这个机会他可是很兴奋的。

“等一等,王大哥!”

“这么了,难道是害怕哥哥占武器的便利,放心我这就收起武器,我们公平一战。”

欧阳成露出了很无奈的表情。

“我想说,我们可以将些人给清理出去,在好好打,你看如何?”

王富锦愣了一下,顿时兴致高涨。

“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