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凤族真热闹

姐妹几个小的聚会厅里,大家呆的都很随意。有的躺在躺椅上,有的坐着刺绣呢,有的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唠嗑。兰兰最近迷上了十字绣,这是她当现代人时就喜欢的东西,只是那个时候上班太忙,没有时间。昨天二哥去人间采办,顺便带了一些绣样回来,兰兰很开心地绣了起来。她还想着等自己的刺绣水平提高了,将来也可以亲手给未出世的孩子的衣服上绣上自己喜欢的图案。

女孩毕竟是女孩,虽然凤族有危机,但是上有族长和长老们,又有请来的天神们,她们的心里是不怕的。但是因为最近凤族来了很多客人,而觉得有些兴奋。

大姐说:“妹妹们,你们听说了吗?天帝和天后还有一些天神这两天也会过来,这下咱们族这场危机是彻底不用害怕了。”

三姐说:“我猜应该会来很多帅哥,姐几个要擦亮眼睛,为自己谋一个好的归宿哟!”

五姐说:“要说最有魅力的男人还是要数天帝了,又威严又帅气,法度严明,把天界治理得井井有条。”

“这样的男人太复杂,再说他已经有了天后了。”兰兰说道。

“可是在咱们天界有好几个妻子的天神也是有的啊,这也不丢人。大家都该知道,天帝要在咱们凤族选一位侧妃的事情吧。”

“我可没那个命,我只想好好修炼,早日修成上神就好了,不嫁人不是也能活得很好嘛?”四姐说道。

六姐说:“我要找的男人,我不在乎他的身份地位,只要他是真心对我就好。”

兰兰说:“我同意六姐的说法,要是找不到真心对自己的,还不如不嫁。”

第二天是凤族大祭祀的日子,场面应该会很大,据说还可以看见凤族祖先的幻影呢。姐妹几个都想去参加。一大早,六姐就来找兰兰,说:“兰兰,今天人们会很多很杂,家里的防卫可能会松些,我要趁这个机会出去一趟,要是有人问起来,你就说我今天肚子疼,在房里休息呢,啊?”

“好的,六姐是不是要去见情郎啊?”

老六看着兰兰狡黠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去去去,你可没成年的小孩子,懂什么叫‘情郎’啊?”

“呵呵,好的。但是六姐一个人出门要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好的。”

兰兰偷偷送六姐从后山的小溪处溜了出去,因为她经常在这里待着,对这里比较熟悉,知道顺着小溪可能能够出去。六姐着急地顺着小溪往下走,兰兰给她做掩护,六姐也走远了,兰兰听到了后面有说话声,当时一紧张崴了脚。

其实这几天她就发现由于肚子里孩子的发育,她现在经常使不出法术了,镜子也曾经告诉过她,孩子大了,会吸收她的灵力,慢慢地,她就会变成和凡人一样的样子了,没有法力,甚至连容貌都会变回廖菊兰的模样。也警告她不要激动,不要动怒,不要运用法力,怕这样会影响孩子的发育。

兰兰很听话,没有用法力。一瘸一拐地往回走着。看见族人们和姐妹们都已经往凤族最高的山上走着。为了表示诚意,大家也都没有使用法术。

好不容易看见吴姐,她赶紧大喊:“五姐等等我——”

五姐听到了,过来扶她,问她是怎么伤的,她说是刚才走得急了。

顺着蜿蜒的山路往山上走,群山之间云雾缭绕,仙气是越来越浓了,而兰兰的脚也越来越疼了。五姐想给兰兰施法治好她的脚,她两个食指放在太阳穴上,嘴里念念有词,灵力来了之时,两个食指共同指向兰兰的脚,可是意外的事发生了,那法术在兰兰的身上竟然没有起作用。五姐一声叹气,说道:“老七,是五姐我法术不精啊!”

兰兰说道:“五姐不必自责,是妹妹我的身体素质不行,近来身子比较弱。”

“老七,你听到了吗?有笛子声。”

兰兰仔细一听,确实隐隐传来了悠扬的笛子声。声音从山上传来,她抬头望去,却见远处的一个山峰上似乎有人在吹笛子。笛声中透着淡淡的孤独和忧伤。那人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袍,虽然看不清脸,可是能够感觉到他的英俊儒雅之气。

兰兰知道五姐向来爱联想,又爱害羞,于是说道:“五姐,你看那位仙人是不是在对你吹笛子啊,他也许是在对你诉说着思念之情哦!”

五姐说道:“要是真的就好了,他的笛声中有些伤心,真不知道是哪个狠心的女子伤了他的心。”

“五姐可真是体贴、温柔又多情啊!”兰兰捂着嘴忍不住偷笑起来。她正在笑呢,却看见眼前突然多了一双黑色的靴子。抬头一看,正是青华帝君来了。

青华帝君说道:“穆姑娘,你的脚怎么了?走路不方便吗?”

还没等兰兰回答,五姐就说道:“是啊,神君。七妹她脚崴了,正需要一个人扶着她走呢。哎呀,前面的三姐叫我呢,我先走了,神君,我妹妹就麻烦您了。”说完她就跑开了。

兰兰这下可傻眼了,怎么叫五姐就像没听到一样,青华帝君说道:“用我扶着你走吗?”

“不用。”

青华帝君变出了一根木棒,说:“你拽着棒子的这头,我拉着你走。”说完递给她棒子。

正在这时,一位神女突然出现了,这位美女正是雪域神女。她说道:“青华哥哥,我来了。”

青华一惊,说道:“雪儿,你怎么来了?”

“好几天不见,我想你了呗。”说完,动情地靠到了青华的身上。

兰兰一看他们这个架势,只觉得看着厌烦,拖着她的崴了的脚一步一挪地往前走去。她也就没有看见,雪域神女嘴角露出的不易察觉的微笑。

终于走到了那位吹笛子的仙人的近处,出于好奇,她抬头一看,才发现他竟然是天帝。而她也实在是走不动了。看到天帝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态度,她的心里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