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解除婚约

兰兰的心中很恼火,但她也不愿意让大家都知道自己是天帝的徒弟,所以本来到了嘴边的一句“先生”就生生地被她给咽了回去。

等到祭祀开始的时候,神乐奏起,凤族的祖先在云雾中显出大致的轮廓,族人们跪下参拜,然后是献诗、献舞,正在这时,有人通报:“启禀族长,我凤族的水源下游出现了很多大蛇,正往山里爬呢。”

很多人都惊慌了,众神赶紧来看,一直走到了后山小溪的下游,再往下走,发现凤族和魔族之间的结界处坏了一个小窟窿,人们这才发现,原来结界处被破坏了,那大蛇必然是魔界派进来的。

天帝说道:“大家不要惊慌,请二郎神用他的天眼找到进来的魔物,把这些魔物除掉就好了。”

二郎神赶紧出来,开天眼,寻找魔蛇,找到后,众神施法,把魔蛇用隔空取物的法术抓了出来,天帝一摆手,这些蛇就被捉到了托塔李天王的锁妖塔里。

一场风波总算平息,族长却开始追查是谁破坏了结界,大家猜测是不是有人偷溜了出去才破坏的结界,族长摇头,说他几天前在和魔界的交界处设置的结界很难破解,必须有凤族的处子的血才能破解。

这让大家很难堪,家长们赶紧查看自家的女儿们,看看是否有出去的。眼看着父亲就要来查女儿们的所在,兰兰心里急坏了,六姐怎么还不回来?正当她记得团团转的时候,看见六姐从后山那边过来了,她看上去很憔悴,衣衫也有些不整齐。

兰兰赶紧把六姐拽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小声问道:“六姐,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老六哭了,说:“我以为他是真心对我的,我一直是这么以为的!他问我爱不爱他,我说爱。他让我证明给他看,我就把自己给了他,谁知道然后他就哈哈大笑,拿了我的处子血走了。”

兰兰大惊,问道:“然后呢?”

“然后他说看在我把第一次给了他的份上就不杀我了,他说他根本不会喜欢上我这种蠢女人。”

“六姐,别为了他伤心了,天下的好男人多了是,去了他一个,还有好多个在等着你呢。走,咱们快回房间,收拾收拾自己,别让别人看出来你出了什么事。”

赶紧带着六姐回到她的房间,梳洗了一番,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坐在床边,兰兰悄悄问她:“他是魔族吧?”

“是的。起初我以为魔族怎么了,一样可以成为朋友,没想到他只是想利用我。对了老七,他有没有入侵我们凤族啊?”

“有些魔蛇进来了,好在被二郎神抓出来处死了。六姐,要是爹爹问你,你就说祭祀那会儿你正好肚子疼,你已经回来好一会儿了。啊?”

“恩。”

穆天齐看到她们姐几个的时候,其实就发现了老六的不自然,他似乎已经猜出是她出了事,但是他没有挑明,只是假装盘问盘问就离开了。事情已经出了,他也不想再往女儿头上浇冷水了。

第二天再庆祝及时阻止魔界入侵的宴会上,兰兰看见青华帝君身边坐着雪域神女,不知怎的,一点都没有生气。其实经过这几百年的消磨,兰兰对青华帝君的爱已经逐渐散去,而上次为了他醉酒也就好像是一次告别一样,她现在已经不期待自己会嫁给他了,她只想早日接触婚约。

看见远处坐着的观音菩萨,她只觉得亲近。菩萨看上去比她在人间时百的菩萨像端庄多了,当她靠近菩萨的时候,觉得心境开朗了,她趁着宴会开始之前跪倒在了菩萨身边,说:“小仙参加观音菩萨。”

菩萨看着她,说:“有事吗?”

“小仙最近心里很乱,想到您的身边去修炼,还请菩萨成全。”

“你尘缘未了,不能修炼。”

兰兰失望地拜别了菩萨,忽然想到自己可以这样做。她快步来到了青华帝君和雪域神女面前,跪下说道:“小仙参加青华帝君,帝妃娘娘。”

青华一愣,雪域微笑着说:“姑娘这是?”

“小仙穆婉婉,见帝君和帝妃恩爱非常,小仙也实在不记得前世的事情,亦不想做那种第三者,小三之类的人,求帝君和帝妃娘娘成全小仙,解除和我之间的婚约吧。”

青华虽然对兰兰有好感,可是确实不记得她了,何况他也不想负了雪域神女,当下没有说话,转头看着雪域神女。

雪域神女看着丈夫,说道:“青华哥哥,你看呢?”

“我确实不记得这位姑娘了,白雪,再不你和天后说说,就接触了我和她之间的婚约吧。她这样嫁给了我,也不会享福的。”

雪域神女又说:“这位姑娘,既然你不愿意嫁,我夫君他也不愿意娶,我这就去请示天后解除了你们的婚约。”

她出了座位,来到天后面前,施礼说道:“天后娘娘,您也看到了,您看是不是取消了他们的婚约呢?”

当时好多人都在,大家都看着天后,天后说道:“好吧,既然他们彼此无意,我又怎么能生生在你和青华帝君之间插上一人呢?本后现在宣布解除青华帝君和穆婉婉的婚约。”

兰兰听到这句话心里只觉得解脱了,因为她真的不想整日里看着雪域神女在她面前和青华帝君亲热。

没想到宴会散了之后,天后却召见她到云台相见了,天后说道:“你不爱青华帝君了吗?”

“以前一直以为是爱他的,今天才知道,原来我已经不爱他了。”

天后看着她的眼睛问:“那你是不是爱上天帝了呢?”

兰兰眼前浮现出昨天祭祀时天帝对她视而不见的样子,心中觉得天帝离自己好远好远,她说道:“小仙怎么会有那种奢望呢?小仙只希望能够平静地生活,小仙对天帝绝无半点非分之想。”

“天帝确实很优秀,只是一般的女人是降不住天帝的,即便你喜欢天帝,也只能是妄想而已。”天后说道。

“小仙告退。”

兰兰从天后那里出来,心里很痛,她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昨天晚上,兰兰正要进自己的小院子的时候,她看见了青华帝君站在那边的房子上看着自己,她知他是在等她,就向青华帝君招手。

青华帝君一施法,兰兰就随着青华帝君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青华帝君说道:“穆姑娘,前世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吗?”

“是的。”

“那就好。今天上山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我妻子,我觉得她并不愿意我娶侧妃,虽然我对你有好感,但是我如果把你们两个都娶了,你们两个都不会开心,我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兰兰看着他,忽然觉得自己也是那样想的,她说:“神君,您是我的恩人。虽然我们曾经有过一段相处的时光,但那毕竟已经过去了。只是我的心里对你还有着深深的依恋。神君,你能最后在让我靠着你的肩头呆一会吗?”

青华一愣,感觉好像好久好久以前,有一个姑娘也曾这样对自己说过,他说:“好吧。”

两个人都坐在了一个长椅子上,兰兰靠在了这个久违的胳膊上,悄悄地流下了眼泪。最后她终于忍不住抽噎起来,干脆抱住了青华帝君。青华觉得这种感觉好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样哭了很久,青华才想起给这周围设下了结界。却没有想到他们被在那边的天帝和太上老君看到了。

天帝皱着眉头坐在那里,等着兰兰回家的时候从那里经过。过了很久,兰兰回来了,看见了天帝,屈膝拜见。天帝说:“这么晚去哪里了?”

兰兰说:“睡不着,随便走走。”

“我发现你最近都不愿意梦见我了,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兰兰结巴地说:“没,没什么,只是最近心里比较乱。我要回去了,天帝您也早点休息吧。”

“到底为什么躲着我?”天帝有些生气了。

兰兰说道:“我只是怕别人说闲话。”

天帝想起刚才她和青华帝君抱在一起的画面,心想:“跟青华抱着的时候就不怕别人说闲话了?”他说道:“你不要误会,我对你没有别的意思,我对你好,一方面是因为我是你的先生,一方面是因为你的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当年,我的魔性灵魂舍命救你孩子的时候,早已经把自己的血都补给了孩子,所以我猜的没错的话,孩子现在百分之七十的血都应该是我的。”

“啊?”但是天帝那句只是为了孩子和什么先生的话确实伤害了兰兰的心。兰兰小声地说:“我知道了。”

今天再想起这些个事,兰兰的心里还是觉得很委屈,天帝那样说真的让她伤心了。虽说她也知道天帝会因为孩子而对自己好,可是从天帝的嘴里直接听到这些话,她还是觉得有一口气堵在心里,喘不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