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艰难生产

兰兰越想心里越空虚,想起这么多年来天帝对自己的陪伴和照顾竟然都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天帝陪着自己的画面,忽然之间已经泪流满面,心似乎也已经支离破碎了。

一大早,兰兰就来到父亲的院子外面等着父亲。父亲似乎刚刚醒来,他一出屋子,咳嗽了两声,刚想抽一支烟,就看见七女儿站在自己的院子外面。

他出去,兰兰说道:“爹爹,女儿有事找您。”

“哦,你说吧。”他观察着女儿脸上的表情,想看看女儿是怎么了。

“父亲,女儿已经想起自己过去的事情了。母亲其实并不是我的母亲,对吗?”

“是的。你母亲当年被妖族所伤,还没等生下你救去世了,无奈之下,将你的灵魂与那个人族的小孩合二为一,才有了现在的你。”

“女儿知道了。父亲,给我改名字叫穆兰兰吧,女儿还是叫兰兰叫习惯了。”

“好吧。孩子,你告诉爹爹你怎么了?”

“爹,我很好。只是最近心里很乱,女儿想去人间走走,可能要过些年再回来,让自己的心平复平复,您看行吗?”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就去吧。但是你要答应爹爹,一定要平安、快乐。”

兰兰一下子哭了,她一下子扑进父亲的怀抱,哭着说道:“感谢您给了我一个家和这么多亲人,父亲,女儿会珍惜的,女儿会好好活下去的,等女儿的心情平复了,想通了一些事情之后女儿一定回来看你。”

兰兰跪下来,给父亲磕了三个头,说道:“父亲,您只要跟族人们说我去菩萨那里修炼就好了,为了不打扰母亲休息,我就不去和母亲辞别了。”

“好吧。”

其实兰兰心中对自己的这个母亲心中仍然有隔阂,多年来,她没教给自己什么功夫和法术,也怪自己领悟能力低吧。要不是有天帝在梦中教自己武功和法术,自己也不可能有现在的法术。

告别了父亲,她拿出了镜子当年给自己的玉佩,说道:“我要去人间。”随着一道白光,她就来到了人间的市井上。其实腹中孩子因为万灵杯输送给他源源不断的能量,孩子已经相当于有九年多年的灵力了,他在兰兰的腹中,也吸收着兰兰的灵力,所以兰兰最近才使不出法力,一来到人间,她更是失去了所有的法力,变成了一个最为普通的妇人。

最明显的不同就是她的肚子看上去更大了,就像是一个临产的妇人,她轻声对背包里的镜子和杯子说道:“镜子,杯子,我不想让任何天界的人找到我,你们能帮我隐去身上的任何气息吗?让我的身上充满人的气息,行吗?”

“好吧”。杯子说道。

当年是人的时候,就想到处旅游,如今好多好多年过去了,兰兰终于得以实现自己这个愿望了。她开始到处旅游,看遍山南海北的景色。

这样一直过了一年,兰兰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了,一天晚上睡觉前,她听见镜子说道:“傻丫头——”

“杯子,是你叫我吗?什么事啊?”

“我感觉到你快要生产了。”

“不是说怀着神的孩子得一万年才生呢吗?怎么我这么快,才一千来年就要生了呢?”

“傻丫头,直到现在你都不知道我们究竟是谁吗?”

兰兰眼睛瞪得老大了,说:“你们是我的好朋友杯子和镜子呗。但是我觉得你们法力很强大。”

“傻丫头,我们就是天界多年前丢了的预言镜和万灵杯啊!”

兰兰倒是没有太惊讶,她说:“其实我也怀疑过,可是我想: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们若不说自己的过去,我是不会问的。”

“傻丫头·····”

“呵呵呵······”兰兰傻笑。

“兰兰,不想让我帮你看看你的未来吗?”镜子问道。

“如果都知道了自己的未来,还有什么意思呢?我想自己一个人走下去。我只想知道我的孩子会不会平安健康地长大。”

“他会的。他会历经磨难成为天界一个特别厉害的神的。”

“那就好。”

“兰兰,你生孩子时会需要特别强大的灵力,否则你会有生命危险。我建议你去梅山老祖那座山上里去生产,那里灵力充足,方便杯子为你输送灵力。”

“好的,那我们现在就往那个方向走好吗?”

“走吧,也不着急,还得几天吧。”

杯子又说:“但是丫头,我的预知能力强,却不能随便预知。杯子灵力强大,可有时候也得靠吸收世间万物的灵力来维持自己。而且我们两个的法力都不高。”

“哦。”

终于来到了梅山脚下。兰兰只觉得太累了。距离生产的时间越近,她就越觉得没有力气,现在她竟然是一丁点法力都没有了,她无力地坐在山下的一个湖边,静静地梳理着自己的心情。

和青华帝君的恋情如果可以说成是刻骨铭心,那也是可以的了,可那一切毕竟都已经过去了,该放手的时候就应该放手。经过这么多年,她也已经确实把他忘得差不多了。

而对于天帝,他一直帮助自己,陪伴自己,鼓励自己,教导自己,那份感情,她一直以为是赶紧。和他在一起她不必刻意约束自己,不会紧张,所以总是自然的。她一直以为那种感情是感激,却没有想到当天帝说出对自己好只是因为孩子的时候,她的心里却是那么地痛。难道自己是爱上天帝了吗?兰兰不停地问了自己好多次,都还是没有答案。

自己这一生最不愿意做的角色就是小三,就是侧室,怎么能够允许自己有这种想法,怎么可以去惦记别人的男人呢?

梅山脚下的雾气很大,兰兰突然想起最近听说东海那边的水已经快要干涸了,听镜子说是东海那边的神族勾结妖族,触犯了天怒,那里的百姓流离失所,庄稼这几年也都没有收成。“想必天帝应该在忙着处理这些事情吧。”兰兰心想。

兰兰已经没有力气为自己弄一个小屋子住,怕有野兽,所以她也没有找山洞来住,就这样在湖边静静地住了几天。这一天,忽然地动山摇,把兰兰震得从坐着的石头上仰了过去。

这一仰可不要紧,当时就动了胎气。她只觉得肚子疼得厉害,她强忍着。开始出汗,汗水不一会儿就浸透了衣裳,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内侧哇地一下子流出了水。

兰兰知道自己八成是要生了,怎么办呢?生孩子是一件羞人的事情,她可不想在这露天的地方就生产。无奈之下,她走进了湖里。在湖里脱掉了裙子下的衬裤,艰难地等待着生产。

孩子好像也知道自己就快要出来了,兰兰感觉到孩子在用力,而自己的力气在一点一点地耗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