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大结局,终于在一起

这时天上乌云密布,狂风怒吼,下起大雨来,天帝正坐在九重天上的宝殿上看东海呈上来的奏本,虽然东海闹灾,海里的生灵和海边的农民、渔民们这两年的生活苦不堪言,但是他也不能让东海的水一夜之间就变得多起来,这是东海应该受的惩罚。

这两天太忙,他也没顾得上去找兰兰,本来两个人之间就闹了别扭,他也没想找,这会老觉得心里突突直跳,很不安的感觉。

他赶紧用灵力在搜索兰兰的下落,却怎么也找不到。正在着急的时候,有天兵来报:“启禀天帝,人间梅山一带出现了很多黑云,有雷雨,可是这里的雷雨却并没有天庭的旨意。雷公电母说那边好像有异象。”

“哦?我去看看。”

兰兰拼劲了全力想要生出孩子,可就是用不上劲。她虚弱地叫着:“孩子,别担心,母亲一定能把你安全地带到世上。”

她又叫着杯子和镜子,杯子说:“丫头,不好,你的孩子本来应该万年降生,现在千年就要出来,虽说是我给你的灵力在起作用,可是毕竟违背了天理,更何况这孩子身上同是有两个父亲的血,这也有悖于天理,所以你和孩子现在很危险。我会尽全力输送给你灵力的。”

兰兰紧紧握住杯子,可是杯子说:“糟了,丫头不吸收我的灵力了,我的灵力帮不了她了!”

兰兰说:“没事的,杯子。镜子,我就算拼了命也会生出孩子,到时候麻烦你们帮我照顾他,让他平安健康的长大。”

都说母爱是伟大的,兰兰拼了自己的全力,她听见自己的骨头节都嘎嘎直响,她靠在了后边的石壁上,在用尽自己所有的神力。

孩子感受到了母亲的召唤,终于探出头来,兰兰一仰头,再次用力,孩子又出来了一块,兰兰低下头去,用自己最后一点力气把孩子拽了出来,抱出了水面。

这时雨突然停了,黑云一下子散了开去,阳光明媚了起来,本来已是秋季,山花都落了,却竟然在一瞬间都又开了。花香四溢,鸟儿欢歌,感觉好像一下子来到了春末夏初的季节。天上彩云多多,不一会儿就飞来了好多的凤凰和喜鹊,它们在天上盘旋,叫着,好像在迎接什么的到来。

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混着兰兰手上、身上的血水,都浸染了整个湖面,她用牙齿咬断了孩子的脐带,奋力走到了湖边,终于一下子坐到了岸上。

天帝这时也在往这边赶,边走边观察人间的异样。突然看到前方的祥瑞之气,他心中正在奇怪:刚才的黑云怎么变成了彩云,凤凰盘旋,花香四溢,这是什么情况。

天帝一提力,瞬间就飞到了梅山,俯视下面,她一眼就看到了湖水已经变成了红色。一个女的湿淋淋、血糊糊地抱着一个孩子坐在岸边,而孩子正在哇哇地大声哭着。

女子脱掉自己的外衣,轻轻地把孩子包上。满脸深情地看着她的孩子,用脸不断地贴着孩子的脸。天帝细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个女子不正是兰兰吗?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想不到几天没见,她竟然生孩子了。天帝赶紧飞身下来,冲到了兰兰的身边,叫到:“兰兰——你怎么在这里?”

兰兰此刻满身的狼狈。汗渍、水渍、血渍,无论谁看了都不会觉得她好看,可是天帝根本没有注意这些,他赶紧抱住了她和孩子,说道:“怎么这么快就生了?你呀,吓死我了!”

兰兰感觉到自己的灵力在一点一点地散尽,她看着孩子,却是对天帝说道:“天帝,这是你的孩子。”

天帝焦急地说道:“我知道。”孩子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哇哇地大哭着。“天帝,我好像已经不行了”兰兰终于看向了天帝,说道:“先生,求你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天帝看着兰兰满是污渍的脸,心中突然感到一阵阵害怕和空虚,他也看出了兰兰的疲惫,看出了她的灵力正在逐渐消散。

他说:“你不会有事的,兰兰,你只是产后虚弱而已。”

可是他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兰兰就晕倒了过去。

天帝赶紧用右手扶着兰兰,用左手给兰兰输送真气,然而这真气却十有八九都石沉大海了,只剩下一成进入了兰兰的体内。

天帝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他一只手抱着孩子,一只手扶着兰兰,把他们带到了自己的天宫。

天上其实现在已经是谣言四起了,仙人们私下议论着:原来天帝早已经娶了侧妃,现在正住在他的天宫里呢,有的说,岂止啊,他们连孩子都有了,是一个男孩,这回天帝可终于有了继承人了。

天帝听到这种议论,本来他也就是要给兰兰和孩子一个名分的,他其实早就想这样做了。他觉得不管兰兰愿意不愿意,孩子都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所以下旨昭告四方:凤族有贵女穆兰兰,朕早在多年前就已经娶她为天妃,但是一直把她遗留在了人间,如今天妃已经产子,遂接其回天宫。

且不说兰兰的父亲穆天齐听到天帝的昭告后的惊异之色,凤族其他族人知道穆婉婉把名字改成穆兰兰的其实只有穆天齐的妻子。她也很惊异,没想到那个丫头居然成了天妃。

天帝找来司医神君给兰兰看病,司医看了后,一脸凝重,说:“天妃的身子弱,孩子提前出生,吸收了她所有的灵力,所以可以说天妃目前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天帝听了急坏了,问有什么医治的办法,司医神君说:“只有靠您为天妃输送灵力续命了。”

“我已经给她输送灵力了,可是她好像没有吸收啊?”

司医神君捋捋胡子,说:“臣有一味灵芝或许可以让天妃醒来,但是也维持不了多久。如果输送灵力不管用的话,您可以尝试和天妃双修,或许那样她能够接受您的灵力。”

天帝大喜,赶紧请司医找来灵芝,喂兰兰服下。过了一会儿,兰兰终于醒来了。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天帝关切的眼神,兰兰说道:“先生,我还活着吗?”

天帝笑着摸着她的头,说:“活的好好的。”

兰兰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孩子还好吗?”

“孩子也很好,每天都喝玉液琼浆,长得白白胖胖的。”

兰兰终于笑了,问道:“先生,我真的会好起来吗?”

“当然会好起来的。”

兰兰看着天帝对自己的温柔,心里想到:不是你当初对我的冷漠了?于是问道:“先生,孩子也生出来了,兰兰相信您会好好待他的,兰兰已经没有灵力了,不如让兰兰去人间再投胎,重新修炼魂魄吧。”

“不用那样。兰兰,我会好好待你的。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天妃了。”

兰兰皱眉,说道:“我这是‘母凭子贵’吗?”

“当然不是,当初我说因为孩子才对你好其实是我的气话,因为那天看到你靠在了青华帝君的肩头,我生气了。”

兰兰这才恍然大悟,她说:“可是天帝,天下女孩子那么多,我又那么普通,您怎么会喜欢我呢?”

“可能是日久生情吧。我们俩在一起太久了,当然这其中也有我的魔性灵魂爱你的缘故,当我的魔性灵魂回到我身上的时候,我也接受了他对你的感情,更何况我们多年来的情谊,我们彼此信赖,甚至于以性命相托付,我觉得我们之间的感情甚至比夫妻更深厚,你说呢?”

兰兰笑了,她是爱天帝的阿,这一点在她的心里已经被证实了。既然天帝对她的感情比夫妻更深厚,那她也就放心了。

仙女把孩子抱来,兰兰的眼睛就笑成了一条缝,她知足了,她以为自己活不了多久,有孩子相伴,有吃有喝,有天帝照顾,他就知足了。

天帝为孩子取名字为“谦儿”,是希望孩子能够多谦让他人,不要骄傲。

晚上的时候,兰兰刚把谦儿哄睡着了,天帝就从后面拍了她一下,把她吓了一跳。天帝抱来被子,要和兰兰一个房间睡,兰兰一下子紧张起来,说道:“先生,我和孩子一个房间就好,我们不害怕,不用您陪。”

她说得结结巴巴,天帝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坐在床边上,让兰兰也坐下,静静地告诉了她司医神君对他说的话。

“双修?”兰兰马上脸红了,说道:“我不想那样,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别的修炼办法都太慢,我怕你的身子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可是······”

没等她说完,天帝已经抱住了她,说道:“兰兰,为了你能看着孩子长大,就试一试,好吗?我保证不占你的便宜。”

“不占便宜?也是的,你那么帅,那么高高在上,应该是我占你便宜才是。”兰兰边说边陷入了思考。

“不是那个意思,等一下你救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了。”天帝说完让奶娘抱走了孩子。

“哦?”兰兰果真就等着天帝的意思了,而天帝轻声笑了,吹了灯,再次抱住了兰兰······然后就是无边无际的亲吻,其实知道亲她之前,天帝孩子怀疑自己是不是足够喜欢她,因为他已经有一千多年没有和天后同房了,对于这件事他已经淡然了,没有任何欲望了。他原本以为对兰兰也不会有欲望,可没想到自己居然很愿意吻她,甚至是有些迫不接待地吻了她。兰兰想说话,嘴被堵住了,想推开天帝,却又根本推不开······直到第二天早上,兰兰才从疲惫中醒来,她发现天帝正在那边看着卷宗呢。兰兰好不容易才坐起来,她轻声问道:“天帝——天帝,”

“什么事?”天帝回头笑着看着她。

她满脸通红,说:“你不是说不占我的便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