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卫旖的变化

清晨时分,在太阳的光辉洒向大地时楚轻扬从书房中走出来,他揉了揉疲惫的眼睛,连衣服都没换就往卫旖的房间走去。

他敢肯定旖儿定然是一夜未眠,因为他的书房窗口对过去就是卫旖的房间,她在窗户旁站了一整夜未曾动过他就坐在椅子上看了她一晚上。

隔得很远,夜很黑,他依旧能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悲伤气息,快要将人压得窒息。

“咚、咚、咚......”楚轻扬轻声扣门,里面没有回应。

“二哥一夜没合眼,谁劝都没用。”

姬茗野走过来,纳闷地睨了一眼愁眉苦脸的楚轻扬,“你还有这么温柔的时候呢?”

“还真是一家人,不睡觉的习惯都是分毫不差!”他故意放大嗓门儿说,“唉!可怜的卫思羽啊!偷偷躲在屋里哭鼻子还以为我不知道!”

门突然打开,站在他们眼前的正是卫旖,她还是原来的她,火红的长裙极简的样式,黑发不束不扎。

“是吗?姬茗野,你还真以为我信?”卫旖双手环胸倚在门上,嘴角邪气的笑衬得她绝美的面容像是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姬茗野不置可否地耸肩,“随便咯!”

只有楚轻扬默不作声,他一直在静静观察卫旖,她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卫旖偏头看了他一眼,她脸上的笑容就像是面具一般摘不下来没有变化,卫旖什么也没说从他二人中间穿过。

楚轻扬拧眉看着她的背影,一时不知作何感受。

这时候,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转头一看是姬茗野,他的笑意已经收起来转而换做严肃脸,“她的不对劲你也感觉到了。”

用的是肯定的语气,楚轻扬没回头只是点点头。

卫旖现在的笑就是伪装自己不被人看穿的面具,因为睦皇后的逝世对她打击过大,她一时接受不了才会出现这般情况。

这是后来沐秋说的。

卫思羽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生气,他望着床顶的纱帐早已灵魂出窍。

卫旖进来就看见这样一副景象,若是从前她或许会好好安慰二哥,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她已不再是过去的她了。

“哥哥。”她在床边坐下,玩弄着大拇指上的扳指,这是母后留给她唯一的东西,“若非我们的软弱,母后便不会死。”

她的语气平平淡淡,像是在说今日天气如何一般自然,卫思羽这才慢慢转头看向她。

“你应该知道,幕后之人为了杀死母后费了很大的劲,这说明了什么?”卫旖不再开口,有些话只需点到为止就好,若是他再想不通就没法了。

从前她想的是靠自己为家人撑起一片天地,于是她做起了经商的打算,只为他们有足够的钱财傍身,可是却忘了这个朝代不是靠钱财就能安身立命的。

卫思羽缓缓坐起身来,旖儿的意思他明白了,既然幕后之人费劲杀死了母后很难保证她不会盯上他们二人,况且母后的仇还没报,他们现在要做的不是沉浸在悲恸中!反之,应打起精神振作起来!

“二哥从前想得都很简单,把人也看得善良,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是那样的。”卫思羽的双眼中绽放出狠厉的光芒,卫旖满意地看着点头。

“既是如此,妹妹有一事需要拜托哥哥!”卫旖站起身走到窗户边,只见她手腕一抖,一只银制小刀以肉眼难以捕捉到的速度飞了出去。

“啊!”一声压抑的惨叫从房顶传来,一名黑衣人掉落在园中,刷刷几名楚轻扬的属下就落在地上。

“属下等失职!”其中一人低头道。

“这个人交给你们了,随便怎么折磨只要保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行。”卫旖冷冷地说,魅惑的笑容带着冷意看向地上的黑衣人。

方才她的飞刀射出去正刺在他的一处大穴上,这样他不仅不能逃跑就连自尽都办不到了。

黑衣人被拖走了,他惊恐地睁大眼看着卫旖方才站过的位置,主子虽说和硕公主会功夫但并未说她的功夫已经到了出神入没的境地!

之前在几次暗杀中卫思羽虽是见识过卫旖的功夫,可集今日明显地她的功力又上涨了!

“哥哥是想问我的功夫从何而来又为何上涨这么快,是吗?”卫旖把玩着手指,心不在焉地问。

“二哥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对你的照顾疏忽了,连你何时会武功的都不知道。若非此前几次暗杀,怕是都还不知情。”

卫旖微勾的嘴角弯弯,她拂过眼睛旁的几缕发丝,语气懒懒,“不过是些陈年往事。”

是啊,陈年往事,凰族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被二哥知道。

“以后潇湘馆还是二哥帮着打理。”卫旖的语气中带着不容反驳的肯定,卫思羽张了张嘴没说出口,最终看着卫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原来她先前说的拜托自己的事。卫思羽苦笑了一下,从此以后他也不再单纯地未做卫思羽活了,而是为了仇恨与家人带着躯壳活着。

偏门处,无情和柏桑已经在等着她了。

“走吧。”卫旖牵过无情手中的马一跃而上。

柏桑和无情见她冷着脸知道她不好受,于是什么都未说,骑上马跟在她身后。

一路上秋风呼啸,卫旖的长发飞扬在空中,火红的衣裙随风猎猎作响。

一会儿工夫就到了一处偏僻的小院,这里的人就是卫旖刚来东楚那会儿让无情找回来的乞丐。他们整日都在刻苦练功,过去都是无情负责他们,现在换成了莫失,因为无情常常跟在卫旖身边已经暴露在人前了,莫失负责的话才不至于将他们和卫旖联系在一起。

这些人都是她的杀手锏。卫旖跳下马走过去。

莫失远远地就看见他们三人了,卫旖的衣衫和她绝色的容貌实在是太过扎眼,想不注意都难!

“主子。”莫失向她恭敬地行过一礼。

正在练功的人们齐刷刷地在她面前跪下,训练有素道,“属下参见主子!”

他们都是见过卫旖的,刚把他们接到院中的那段时日,卫旖总是夜里潜来教他们些近身格斗的招式。

在她走之前也已经为他们做好了打算,连夜赶出一份训练方案交给了莫失,如今他们按照卫旖的训练方式进行练功,所有人都取得了极大的进步。而她带去女儿国的那部分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莫失跟在卫旖身后走进屋里,这时候她才收起当教官的严肃一面,扬起笑脸道,“主子怎么想起过来了?肯定是想我了!”

卫旖邪气地勾起她的下巴,学着纨绔子弟调戏女子的口气,“你说呢?小美人儿。”

莫失呆呆愣愣地望着她,这真是她的主子吗?方才的模样实在是太帅太诱惑了!半眯的凤眸折射出奇异的光芒,嫣红的唇勾出坏笑的弧度,还有懒洋洋的语气。

“这可是我的杀手锏,不来看看那你在荒山野岭中岂不是很无聊?”卫旖斜斜地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无意识地在扶手上划过。

“我就知道主子对属下是真爱!”莫失扬起可爱的笑脸,对卫旖敷衍的说法十分受用。

莫失看上去似乎很柔弱且单纯,可实际上在凰族中她的功夫是最好的,这也就是卫旖用她的主要原因。而且她的伪装性很强,一个柔弱的女子在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出手却发现这是一个武学高手,不是很有杀伤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