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回西域躲避风波

“我已经给他们找好了去处。”卫旖的目光悠悠,让人看不透她的想法。

莫失疑惑地看去,这么快?

“这两日你好好安排,夜里悄无声息地潜入潇湘馆,我在那边等你们。”卫旖说完后起身朝外走去。

莫失一面点头一面说好,此时的她已是一脸严肃。主子的意思已经十分明显了,这批势力她要开始使用了,而对象就是害死睦皇后的人!

卫旖在阶梯上站定,盈盈而立,气势汹涌而至,压得底下的人大气不敢出。

她缓慢地环视了一圈,语气冷凝,“你们都知道今日的生活是谁给你们的,你们也知道要想不受到他人的歧视和欺侮就要站上金字塔顶端,而我,就是那个能够让你们站上顶端的人!”

“属下等任凭主子差遣,一生一世忠于主子一人!”他们都慷慨激昂地表忠心。

气势恢宏的场面看得卫旖身后的三人震惊不已,她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上三两句就能让这些人振奋起来,她的观察力和对人心思的揣摩十分厉害,所以她方才的几句话全是命中要害说出了底下那些人的痛楚,之后再利用豪言壮语来打动他们!不得不承认她天生就是应该做领导者的人,更应该站在顶端!

“很好。”卫旖满意地微笑,“马上就是你们向我证明实力的时候了,我不希望身边有没实力的废物!”

“属下领命!定会加强训练!”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这个浑身散发着睥睨天下的气势的女子就是他们一辈子的主人,他们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沸腾和戾气,他们相信会像她说的那样走上金字塔的顶端!

书桌旁,无情和柏桑远远地站着看她面色阴沉地在写着什么,莫失端着茶水走来见他二人都不吭声,满室的压抑让她十分不习惯。

莫失将茶放在一边后朝柏桑使了个眼色:你平日里不是活泼又话多吗?原来也有你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

柏桑下巴一扬高傲地给她回瞪过去:少在这儿说风凉话,这种情况搁谁谁不行!

就在他俩挤眉弄眼的时候,卫旖放下了笔,她淡淡地扫了一眼后凉悠悠地说,“你们俩若是有工夫使眼色不如跑一趟西域。”

“主子!我可不去那地儿!”柏桑就跟炸了毛的猫似的,一听见西域就直摇头。

“既然如此那就你去吧。”卫旖轻飘飘地丢下一句话从他身旁走过,顺带着将她写的那张纸扔进柏桑的怀中。

柏桑苦着脸不情愿,“要不还是无情去吧!主子你也体谅体谅我孤身一人没人疼真是好不可怜!”

卫旖停下步子,回头的瞬间已是一副笑脸,“我记得西域应该还没有白家的势力。无情你说呢?”

说罢后卫旖转身便走,将余下的问题抛给了无情。柏桑一听立马来了精神,敢情主子的意思是让他借着给卫羏送信一事顺便避避风头!

柏桑犹如哈巴狗一般殷切地望着无情,“真的吗?主子说的西域没有白家的势力可是真的?”

无情想了想,慎重地点了点头。

“那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柏桑得意地说,整个人也是一身轻松,只要能不再和白家的人扯上关系让他做什么都成!

卫旖坐在阶梯上看他们练武,她的心里并不平静。

那封书信是她写给卫羏的,虽然她对这个父王还有怨恨可毕竟母后是西域的皇后,是他唯一的正妻!皇后逝世自然是要葬入皇陵中的,这样她也才安心。

只是......大哥一直没有什么起色,他体内的毒实在是太怪异了,就连沐秋都未曾见过更不知从何解!于是只得安放于冰窖中借助冰块的寒气抑制住毒气不会蔓延。

卫旖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为什么脱离了那个世界又让她跳到这个更加复杂的世界!身后的谜团犹如毛线球一般并未因为一点线索而清晰反倒更乱!

“主子,时辰到了,该回去了。”无情提醒道,从卫旖在这儿坐下开始他就已经陪着她了,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并未发觉。

卫旖抬头看了看天,确实有些晚了,估计他们已经用过晚膳了吧。

“他已经出发了?”

无情明白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谁,于是点头道,“确定了那边没有白家的势力后他就出发了,估计这会儿已经出了东楚了。”

“照这个速度我也放心。”卫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走吧,我们确实该回去了。”

走至来时的小路,马上的卫旖依旧听力惊人,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道,“小心。”

无情也感受了杀气,虽然来人压制住了大部分可还是被他感觉到了,“主子,你先走。”

卫旖勾起一道残忍的笑容,嗜血的模样令暗处的人心惊,可接下来她说出的话更是令人震惊,“就这种躲在暗处的缩头乌龟,本公主还没有怕的!有种的就速速现身,否则本公主这儿可没有好果子吃!”

暗处的人被她一激哪儿还站的住脚,刷刷几声,几名带着斗篷的男子在他二人眼前站定。

“吁~”卫旖拉扯缰绳停住马,她俯视着他们扬起轻蔑的笑,“肯现身了?带着斗篷做什么?是长得不能见人还是见光死......”

无情见她在这样的情况还这么沉得住气甚至有心情嘲讽他们不由感到她内心的强大,从这些人方才的落地来看功夫都是强中手,手底下有这样的属下背后的人应该会更强。

“废话少说!拿命来!”

杀手们出手狠辣招招致命,而他们的主要对象自然是卫旖。反观她,却是一派悠闲,卫旖打了个哈欠,还是快些解决这些人回去睡觉吧,昨儿可是一夜未合眼。

只见她从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飞上空中,手腕一抖发出数把小刀,正是之前在卫思羽屋中所用暗器。

这些刀上淬着剧毒,是她从沐秋那儿骗来的,他刚研制出来还未用过就被她一股脑儿收走了,正好今日试试药效如何!

小刀的刀锋上泛着乌黑的光泽,杀手们一边躲闪一边找机会接近卫旖。其中一人被堪堪刺中手臂,刚想提起追上去,呼吸一滞就倒在了地上,“刀上有毒!内力使不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卫旖没趣地撇撇嘴,还以为是多厉害的毒药呢,先前听沐秋吹得神乎其神让她不要轻易尝试,否则夜里会睡不着觉!就这样就完了?沐秋就是一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