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神秘人出现

卫旖抽出腰间的软剑,轻盈一跃从树上落下地,“就让你们来祭我母后......”

她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朝她冲过来的几人,手中的软剑被灌注上内力,下一秒她挥舞着剑和杀手们搏斗起来,一招一式都出手果断没有犹豫,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杀光这些人才能暂且解她心头之恨!

杀手们都暗暗心惊,慢慢地有些体力不支起来就连抵挡卫旖的招式都有些艰难,主子提醒过他们在这之前卫旖击退了几波势力,可是却没说过她的体力也这么好!而且看她的表情似乎很是享受这种看着他们抵挡不住的模样,这样的景象让人联想到当一只猫抓住了耗子它并不会立即吃了猎物,反而会玩弄在鼓掌之间看耗子精疲力尽直到绝望!难道她是把他们当做耗子了?

无情被两人缠斗着脱不开身,他们的功夫和他不相上下一时打得难分难舍,无情想着卫旖那边人更多,心里就不免有些焦急,结果分心时手臂上被划出长长的一道口子,鲜血立马就流出来了。

卫旖嗅到鲜血的味道转头一看见无情的袖子已经红了一大片,触目惊心的伤口更是赫然可见,她淡淡地说,“不陪你们玩了。”

围着她的杀手都疑惑这句话的意思,她已经收回软剑跳出好远,双手快速地掐动,新月如钩的第7重也渐渐成形,只见一朵黑色的睡莲在她头顶慢慢凝聚,那黑紫的光芒散发出无尽的杀意似乎能吞没一切。

“撤!”其中一人一边说一边跑,这么强大浑厚的能量他们根本承受不起,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休想!”卫旖厉声吐出两字,头顶的睡莲已经脱手而出直直地朝他们袭击而去,巨大蚀骨的能量将他们紧紧拉扯住竟会动弹不得,黑衣人们都心想完了,这次是真的要死在这儿了!

只听一声巨响,睡莲带着惊人的能量爆炸了,一团蘑菇云在大地上炸开,尘土飞扬间卫旖朝无情走去,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显然失血过多造成的。

“嘶拉!”无情还在震惊中久久不能回神,卫旖已经从他身上撕下一块布料正在给他包扎伤口。

无情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果然还是那个坏心的主子,这点倒是没变!因为她撕的是他的衣服!

卫旖边打结边说,“难道你还指望我撕自己的?你被人打伤了说明技不如人,我没把你撕了都不错了!”

“好了,走吧。”卫旖拍了拍手下的尘土翻身上马,这里一片狼藉不久便会吸引人过去查看,还是早些离开为好。她会“新月如钩”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无情刚翻身上马,卫旖突然转头严肃地道,“今日的事谁都不能说,明白吗?”

“是,主子!属下清楚。”

在他们走后不久,一个人捂着胸口从树后走来,他就是中了卫旖暗器的那名杀手,所幸他躲在树后只是被能量的波动震伤了,若是被那么大的“睡莲”打中还能有这条命在吗?

地上一个大坑昭示着其中的可怕,四周散落着断臂和大腿,鲜血洒满黄土,一看就知道这里经历了一场恶战!

来人仔细地查看,他锐利的凤眸中闪现过难以置信,这竟是上古遗留的秘法————新月如钩!

他对武功秘籍深有研究,因此只需要观察一番就能确定。

看来身怀秘法的人身份也应该神秘莫测!他心说。

“主子,都找过了,并未发现活人。”一名冷面男子说,他的腰间佩戴着一把宝剑,身穿黑色劲装。

“这样的能量又怎么会留下活口呢?”男子晦暗不明地说,他倒是很想见见造成这幅景象的人究竟是何人!

“主子!我们在附近抓住了这人!看装扮应该是和这里死去的人一样!”另一名男子带着几人走来,他们抓着的正是那名逃走的杀手。

“哦?有意思。”他轻声笑道,杀手听他的语调却觉毛骨悚然,眼前这人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刚到门口,卫旖还未下马,门就打开了,像是预料到她到了似的。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想派人找你又怕你生气。”楚轻扬小心地呵护着她的情绪,将一切都考虑了进去。

卫旖扬起一抹古怪的微笑,“我很好,只是去店里交代了些事情,如今的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无情跟在后面一言不发,不愧是他的主子,谎话随口就来!

追风牵过卫旖和无情手中的缰绳,卫旖同楚轻扬一并进去,就见二哥、姬茗野和洛瑟坐在大厅中,似乎是在等她。

“公主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了吗?”洛瑟突然发问,虽然姬茗野心里怀疑和卫旖有关系但是没说出口。

楚轻扬揽着卫旖的手一滞,表面上却不露分毫,他在听到响声的时候就知道卫旖遇见危险了,否则绝不会使出新月如钩,于是他立马派了追风去查探!追风回来禀报说卫旖并未受伤,伤的是无情,而且他们就快到了。

因此楚轻扬便在门口等候着。

“自然是听见了,我相信这么巨大的响动是个正常人都听得见。莫非你有耳疾?”

“那公主可否为在下医治?”洛瑟的双眼像是会勾人似的直直地看向卫旖,语气也是暧昧得不行。

明眼人都看得出楚轻扬这人醋劲大,偏生洛瑟不怕死就是要去招惹卫旖。

“我夫君可在看着呢,洛公子是不是应该注意些?”卫旖挑衅地回瞪过去,胜利的笑在她绝美的脸上绽放。

楚轻扬听她如此说只觉心中舒坦,揽着卫旖的手臂更加紧,“你没事就回去吧!那人找你找得厉害,再不回去估计他就杀过来找我要人了。”

“看来本公子不太受欢迎啊,那老四,咱们走吧?”洛瑟唤着那名壮实的随从,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袍。

“慢走不送啊。”卫旖朝他挥了挥手,见他要走了似乎很是开心。

“后会无期!”姬茗野这时候也趁机添一把火。

洛瑟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二人,“待本公子有时间了再来找你们玩儿。”

洛瑟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大厅中,姬茗野才嫌弃地说,“谁要和他玩啊!咦~最后那个表情比本太子还骚!”

“你终于承认自己骚了,可喜可贺。”楚轻扬不冷不淡地抛下一句后带着卫旖也离开了,就剩下他和卫思羽干瞪眼,看卫思羽的样子应该是有心事,他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姬茗野觉得没趣,也起身离开了,还是去逗他家小核桃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