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唐长老和小妖精

银杏树下立着一名窈窕的红衣女子,她的黑发在瑟瑟秋风中飞舞飘散,清冷的面容上有着若有若无的迷失......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向她的头顶,轻柔地将乌发上的银杏叶摘下。

“在这儿站着作何?住地还习惯吗?”

卫旖回头微微一笑,“我只是还不习惯东楚的气候,在西域我从未感受过秋天的风。”

楚轻扬缓缓上前,同她并肩而立,“今日要进宫,这才是你迷失的缘故。”

卫旖仍旧保持着方才的表情,她知道楚轻扬能够轻易察觉所以也不解释。

“旖儿,有什么你都可以同我说,我们是夫妻不是吗?”

“对了,什么时辰进宫?”卫旖迅速地转换话题,她并不愿意提及“婚姻”或是“夫妻”二字,在外人面前她能装做很好是因为其他人并不知晓休书一事,只有他二人的时候她认为没有必要,也不可能装做休书的事未发生。

楚轻扬明白她还对休书一事耿耿于怀,换做是其他女子或许因为他的身份不会再计较,但这是卫旖,是独一无二的。

“我们去用早膳吧,然后便进宫。”楚轻扬道。

卫旖点点头朝里走去,自从那日之后她便同楚轻扬来了王府,他明明回了东楚却迟迟不回府时间一长是会惹人心疑的。

而昨晚宫里来了人,说是今日带着她一同入宫,理由是皇上还未曾见过这个儿媳。

卫旖就觉得好笑了,刚到东楚的时候楚云祁不是还给了她一个难堪吗?那会儿她的名声可是因为他还添上一笔“不被东楚皇室接受”。

如今想着见她只怕是因为提防楚轻扬,他们父子之间的怪异她还是能感受到,从楚轻扬早年的经历他也能猜出几分,表面上的父子和睦不过是做给外人和百姓看的。也有一点是楚云祁那个老狐狸忌惮楚轻扬手中的兵力!

“你们进宫可别又给弄得鸡飞狗跳,到时候沦为百姓饭后的谈资可就有意思了!”姬茗野根本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知晓休书一事便朝楚轻扬挤眉弄眼,笑得那是一个狡诈。

这些日子以来,楚轻扬也算是明白了,姬茗野明知道他和旖儿之间是夫妻却还对她穷追不舍,甚至是在旖儿明确地说过他们只能做朋友后依旧守在她身旁,就是因为他早就知道休书一事,所以他便耐心地等着。

楚轻扬只要一看到姬茗野就觉得十分焦灼,这是他目前为止遇到的最为强劲的情敌,尤其他还是旖儿的朋友!

“你管好自己吧!在东楚的消息可不能走漏出去,否则立马回西岐。”卫旖警告道,突然她又换上笑脸,“当然,你也可以选择去女儿国,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什么意思?最危险的地方不应该是东楚吗?照这个说法主子就该留在东楚才对,这才符合公主您的说法!”小核桃一脸不解,抬起头就噼里啪啦一通发问。

楚轻扬一笑而过,“旖儿这么说的话看来女儿国还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奇遇?”

卫旖打了个响指,懒洋洋地睨了姬茗野一眼,他此时正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听卫旖说道,“白家有个小姐似乎对我们英俊的太子殿下很有想法,也不知道这次白家之行她是否在其中?”

“殿下你走桃花小核桃怎么不知道?莫非是上次烧白家的时候?”小核桃一脸崇拜,“您太厉害了吧?这样都可以勾引到小姑娘啊!”

“去你的!”姬茗野一巴掌将小核桃推开,他魅笑着凑上卫旖跟前,“难不成你吃醋了?”

卫旖耸耸肩不理睬,低头继续喝粥,反正该说的她也都说了。

“对本王的王妃放尊重些。”楚轻扬淡淡开口,伸手从姬茗野和卫旖之间盛过一碗汤放在卫旖面前,“喝点这个,待会儿不会觉得冷。”

“好。”卫旖接过后朝他轻轻一笑。

姬茗野感觉自己似乎被忽视了,不悦地坐回座位。

早膳后,楚轻扬携着卫旖坐上去宫中的马车,无情和李奇正在赶车,而追风的身份一向是属于暗阁的所以便未跟在楚轻扬身边。

姬茗野和小核桃在楚轻扬的府中也未多久便回了自己的府邸,姬茗野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在楚轻扬的王府后买了院子,两间府邸只隔了一道墙,可是外人却看不出来,因为它们表面上看正门是相反的方向,这就意味着要走几条街才能到达姬茗野的府邸。

小核桃站在偏门惊叹不已,“主子您这也太厉害了吧?这院子是什么时候买下的啊?”

姬茗野瞥了一眼对面,那是楚轻扬的王府,“也没多久,大概是东楚和西域宣布联姻之事。”

小核桃沉浸在对这一切的震惊中为他主子的强大而兴奋,并未注意到姬茗野意味深沉的眼神。

马车中,卫旖昏昏欲睡,不知道车里点的什么香她竟会觉得疲乏不已。

车轱辘碾过一块石子,马车晃了一下,卫旖本就在和瞌睡做斗争,这一下子她便没坐稳径直跌向前方,还好楚轻扬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拉回,转而跌进了他的怀中。

卫旖急忙起身想做回她的位子,结果忘了这是在马车中,“砰”的一声她的头顶撞上了楚轻扬的下巴。

“啊......”只听压抑的一声痛呼,楚轻扬揉着下巴说不出话。

“没事吧?该不会给你撞歪了吧?”卫旖担忧地凑上去看。

谁料刚说完她就被紧紧拥住,下一秒她的双唇已被死死堵住,青草香弥漫在鼻息间、口腔中。

卫旖承受着他给自己的甜蜜,开始回应楚轻扬,二人在马车中吻得难舍难分,在外面赶车的无情和李奇是面无表情,这两人亲就亲吧,居然还出声。

实在是难为他们这些做下属的了......楚轻扬放开卫旖后,只见她的双唇有些红肿,脸颊微红,看上去更加妩媚了。

楚轻扬一把拥住她,醋味十足,“真不想别人看见你现在的样子!”

“你这是想说将我藏起来?”卫旖好笑地说,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指戳他的胸膛。

楚轻扬一把捉住她顽皮的手指,声音低哑性感,“小妖精,你是在勾引我吗?”

“唐长老,人家只是想检验你是否真像世人所说的坐怀不乱?”卫旖最后四个字说得极轻极慢,挑逗意味十足。

楚轻扬笑得犹如雪山上的白雪,纯净美好,“还真是个小妖精,不过只能做唐长老一个人的小妖精!”

“是是是,长老。”卫旖懒得再说,免得他到时候再亲她一次,待会儿进宫了她不希望有些人拿她的嘴唇说事。

楚轻扬静静地拥着她,二人都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