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故人?

门被推开发出吱嘎声,卫旖安详舒适地歪在榻上,手中捧着一只小巧精美的暖炉,看上去好像睡着了似的。

等了半晌,意料中的触感并没传来,她疑惑地睁开眼结果见是柏桑。

“怎么是你?”她撑起脑袋看过去。

柏桑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挤眉弄眼地调侃她,“不然你以为是谁?你家亲爱的?他这会儿估计还没出金銮殿呢!”

卫旖耳尖地抓住了“金銮殿”,腾地坐起来严肃地问,“宫里怎么了?”

柏桑被她的神情吓住了,他倒是没想到卫旖会有这样的反应。

“宫里没什么事,我不过随口说说,你瞧瞧你,现在转变这么大都不像你了!”

卫旖看着柏桑走过来在软榻旁边的椅子上坐下,随意的姿态像是在自己家似的。

柏桑见她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于是露出一种理所应当的神态,“怎么这样看我?难道我说错了?”

卫旖不吭声,又躺回榻上,懒洋洋地窝在那儿就像是只高贵的猫咪。

“所以你来做什么?白家一走你就活过来了?”卫旖促狭地笑说,柏桑一听就炸毛了,一脸愤愤不平看起来极其好玩。

“小爷何时怕过那些废物?”柏桑不以为然地耸耸肩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眼睛中露出促狭的神色,“反倒是你,最近整个人懒洋洋的似乎小日子很是舒心。”

窗外的天色微沉,阴阴的像是风云逼近,楼宇的屋角透出黛青色令人隐约有种不安,低沉的女声缓缓传来听不出真正的意味,“新年快乐......”

宫中,官员们纷纷低头快步前行,生怕落在后面,眼见着一名接着另一名官员坐上自家马车,楚轻扬蹙眉凝视着马车离去的方向,前方传来的车轱辘碾过石板的声音,他的内心突然产生了一阵烦躁。

此次国公府的事情一出,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朝局又会一番动荡起伏,那些藏在暗处的豺狼虎豹定然会出手对付他,甚至是他身边的人!

而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是.......“王爷,回府吧,王妃该等急了。”追风轻声道。

楚轻扬看了一眼宫门旁停着的马车,复而,转头看了一眼等候他做决定的追风,于是点点头,踏步朝马车走去。

“奴才见过五王爷,烦请王爷留步,我家主子有请。”

楚轻扬停下步子扭头看去,这名奴才好生眼熟,他心想着。

“奴才是敏敏公主身边伺候的人,还请王爷赏个脸在四海楼一坐,公主说想与故人叙叙旧。”那名小厮恰到好处的笑容让人挑不出丝毫毛病,似乎拒绝了他反倒是自己的无礼?

“本王和公主并不是什么故人,公主驾临蔽国是东楚子民的荣幸。接待外客的事一向是我八弟在负责。”楚轻扬滴水不漏的说着,转头对追风吩咐道,“你去八王爷府上请他去四海楼一趟,就说本王在那边等他招待公主。”

“是,属下领命。”

小厮偷偷观察着楚轻扬的表情,耳听他这番说辞就明白想要完成公主的命令只怕没有那么简单。传闻东楚战神楚轻扬为人冷漠,不近人情,虽是谦谦公子却谪仙出尘,不问世事的模样果真如此!

楚轻扬也不说话,就看着那名小厮,想着家中旖儿还等着自己他不由地有些心急,整个胸腔都暖暖的,如同冬日里的暖阳。

“奴才斗胆,请求五王爷怜悯奴才。世人皆知王爷您为人心善最是体恤下人。奴才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话回去如何有脸面面对公主的信任?况且公主也派人去邀请了王妃,这样王爷正好能够同王妃一起用膳。两全其美,岂不美哉?”

那小厮聪明机敏的模样令楚轻扬突然来了兴趣,西域的敏敏公主向来是妖媚大胆闻名,这人看上去也就18、19岁,他这样的年纪对敏敏的行事作风应该是感到厌恶或者不耻才对,为何还能这般为她效命?

楚轻扬故作思考似乎很是为难,随后点点头,“既然公主已派人通知了王妃,那本王又怎能不出席呢?公主这样的贵客来到蔽国,本王理应代表东楚招待她,倒是本王考虑地不周全了!”

那名小厮刚想说什么,楚轻扬接着道,“既是如此,你带路吧。”

男子的眼神闪烁了片刻,嘴唇蠕动了一下于是恭敬道,“是的,奴才这就为五王爷带路!”

他伸出手做了个王爷请的姿势,待楚轻扬上了马车后跟在一旁朝四海楼走去。

车中楚轻扬寻了个舒适的位置懒散地坐着,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受了卫旖的影响,不自觉地开始随意起来,他向来是端坐着的,不会这样随便的放任自己的坐姿不顾。

面容和缓,嘴角浮现出柔和的笑意,似是青莲幽幽绽放,清香扑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