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恶作剧

四海楼中座无虚席,由于新年几天百姓们更是常来,一来这里的价格实惠,有他们普通人家能够承受得起的菜品和糕点;二来每隔一段时日便会上些新菜肴,模样新颖味道更是没话说!

“四海楼的老板实在厉害!听说是个女人!你们有人见过吗?”人群中有一桌人正在讨论着,因为客人众多所以并未有人注意到这桌谈话的内容。

若是有人听见了自然会站出来炫耀一番,虽是没看过她的真面目,可是戴着面纱立于楼上就已是宛若天仙,何况面纱下的模样呢?定然更是美不胜收!

“好像没听说过这位老板的事,只知道是名女子,还是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其中一人道。

“是啊,我也听说过,之前有人见过,就在上次有人闹事那天!老板出面了,可惜带着面纱无人见过面纱下的样子!”

说到这里,那几人更是激动,都张口在说那日的事,说她柔美的身姿,说她柔顺乌黑的长发,说她面纱外的勾人大眼透着清冷。

楼上雅间的人边听边冷笑,莹白的手指紧紧握住杯子恨不得握着是那人!

“人到了没有?”她勾起笑,已然恢复了冷静。

门外守着的人听见里面人的问话,贴近门轻声道,“回公主,就快到了,五王爷已在路上。”

顿了顿,他的眼神发生了些微变化,接着道,“公主,人到了,就在楼下。”

顺着他的目光下去,大厅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楚轻扬,翩翩公子站在人群中散发出无尽的光华,不论在哪儿他都会是众人目光的焦点。

突然,俊美的面容上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就连清绝的眼中都染上丝丝笑意。

那人正觉奇怪,一向听闻东楚的五王爷是个绝情绝爱的人,怎会出现青年公子看见心爱女子时的笑容?

除非......顺着楚轻扬的视线看去果然见得前方站着卫旖,正是传言中的西域国小公主!

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无人能及的高贵,盈盈立于人群中,漂亮的双眸中没有丝毫多余的情绪,只有当她的视线触碰到那人的身影时才变得柔和了几分。

果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暗暗赞叹。

“公主,不仅五王爷到了,就连他的夫人也到了,二人都在楼下,正朝您的雅间过来。”

房中的女人本来是笑意盈盈,在听完后瞬间凝住笑,那人也到了?

敏敏刷地站起身子,带起一阵冷风,怎么可能?!她不是应该死在路上吗?

“奴才恭迎五王爷、五王妃驾临。”门外候着的小厮说道。

“起吧。”清冷的男声在门外响起。

门从外面被打开,站在那儿的正是楚轻扬和卫旖,二人站在一起不论怎样都很好看,他们看上去那么般配那么合适,况且两人紧紧交织的手更是羡煞旁人。

“见到故人的感觉着实很好,二位随意坐,把这儿当做自己家。”敏敏找了个舒适的位置坐下,如她所说,把这儿当做自己家。

楚轻扬携着卫旖在对面坐下,小厮关上门,桌上的菜看上去美味令人垂涎,屋里的熏香有些许甜腻的味道,如同置身于花丛中。

卫旖蹙了蹙眉,她一向不喜欢这样的味道,而敏敏声名在外,以她的性格会喜欢这种甜甜的熏香也是可想而知。

敏敏的脸上一直挂着笑,“二位不介意我今日的唐突吧?”

“无妨,只是不知公主独自驾临东楚是为何?毕竟公主身份尊贵,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若是知晓了定然会对公主不利!公主不可能没考虑到这个问题吧?”楚轻扬似笑非笑,敏敏的用心和目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从旖儿换了衣裙他就猜到发生了何事。

卫旖抚了抚裙摆,看上去像是在整理,实际上是在附和楚轻扬方才的话,她随意地翘起腿,偏头看向紧闭的大门。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公主,您要的人来了。”

“让他进来吧,你下去把酒热一下,今日本公主要招待贵客。”敏敏花枝招展地招了招手,笑地好不甜蜜。

还是先前那名小厮,他躬身进来将酒端走后,身后的人也露出了脸,那是一名长相清秀的男子,只穿着一件朴素单薄的青衫,微低着头看上去乖巧不已。

“奴给公主请安,公主万事如意。”他在敏敏跟前跪下,虔诚地亲吻她的脚尖。

楚轻扬嫌恶地转头看向桌上的菜肴,他本就不喜敏敏的作风,如今这名男子在她面前这般低眉,他实在觉得无法忍受。

反观卫旖,倒是很有兴趣。过去在21世纪她就很佩服这样的女子,如今在封建的古代见到了自然是要好好看看。

“王妃妹妹认为这屋里的熏香如何?喜欢吗?此次前来东楚本公主带了很多,正好能够赠与妹妹一些!”敏敏让那名男子在她身旁坐下,他正在给她按摩胳膊,她柔媚的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卫旖看着她微闭的双眼,于是笑了。

她的熏香还真不是寻常人敢用的,那么迷惑的味道更像是媚药。卫旖心想。

“公主还是自己用吧,我这人一向不喜欢熏什么香,你的心意本王妃领了。”

“什么香啊?”突然传来一阵欢快的笑声。

卫旖的嘴角隐隐勾勒出一丝笑意,就连楚轻扬的面容上也散发出淡淡的笑,他二人之间相似又无人能插进去的气息气得敏敏暗自握紧了手,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俏公子模样的少年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他俊俏的面容上呈现出顽皮不羁的笑,来到正是楚仪风。

“都怪本王,敏敏公主来了我居然不知道!招待不周实在有错!”楚仪风撩起衣摆,旁若无人地在敏敏旁边的空位坐下,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出现某种错觉,卫旖竟会觉得看见了另一个人。

直到手心处传来的痛觉令她回过神来,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

楚轻扬表面依旧维持着不咸不淡的模样,实际上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待会儿回去后要如何收拾身旁的人儿!

“来人!”楚仪风像是在自家的王府中一般,坐下后就对小厮各种吩咐,不过这一切都是敏敏的人在办,本来是要让四海楼的人服务的,可是奈何敏敏说她用惯了身边的人,况且外面酒楼的人始终不若身边下人那么贴心,于是众人也就随了她,反正吃苦受累的事=是她的人,和他们有何关系呢?

楚仪风一会儿说酒味道太淡了要换,一会儿又说太冷了对胃不好,等敏敏方才那名小人从楼下拿来了温酒后,本以为一切就已经是结束了,没想到这时候才是闹剧的开始!

那名男子正在一旁安静地等候吩咐,楚仪风又开口了,看他毫无迟疑地点头出门再关上门,卫旖并不怀疑他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楚仪风这招他肯定是看出来了。在座的几位也都不傻,明眼人一瞧就瞧出来了,只是她和楚轻扬想不通的是敏敏那般心高气傲的人竟会容忍她的人受如此欺负而不吭声,反倒悠闲地同她的男宠调笑像是没看见这边发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