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赌气加吃醋

顾尧安微笑一低头道:“我和安总并不算认识,不过,安总的妹妹安漠然,刚好是我的学生。”

安漠霖眼神幽冷的盯着白之言,好像是在质问白之言,她和顾尧安究竟是什么关系。

白之言见安漠霖神色不对,偏偏就爱火上浇油,一伸手,挽住顾尧安的手臂,笑望着顾尧安道:“顾老师,这位呢,就是庄园的老板,林姐。至于安总身边这位呢,是安总以前的女朋友。”

安漠霖皱眉盯着白之言挽着顾尧安的手,脸上的笑意渐渐阴冷,深吸口气道:“白之言,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你说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白之言装糊涂,眼角余光却瞟向叶菁。

叶菁此时的脸色不算好看,她最在乎的男人,眼下好像在为了别的女人争风吃醋,叫她的脸色要怎么好看。

干巴巴一笑,叶菁也顺势挽住安漠霖的手臂,笑意盈盈道:“漠霖,既然林姐来了客人,你就陪我出去走吧!”

“安总和叶小姐,看来是要重归于好了。这么多年了,破镜重圆,怪不容易啊!”白之言揶揄着,转头看向顾尧安,笑说着:“顾老师,你有什么问题要问的,就直接问林姐就好。”

顾尧安脸上的表情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虽然平心而论,他是对白之言有很大的好感。可是他明明看的出来,白之言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安漠霖。

但要是就这么推开白之言的话,白之言又会很没面子。

思来想去,顾尧安干脆把白之言的手拨开,然后紧握住白之言的手,与她的手十指相扣,笑意温和的望着林姐道:“林总,我们出去说吧!”

林姐望着白之言和顾尧安紧握的手,脸上的笑意也变得有些不自然,笑说道:“看来,顾老师和之言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吧!”

“什么事都需要循序渐进,我不希望太快,不然之言肯定接受不了。”顾尧安虽然是对林姐说话,眼神却温柔的望着白之言。

白之言嘴角抽了抽,垂眸,忿忿盯着叶菁挽着安漠霖的手臂,恨不得拿把刀立刻把叶菁的手给砍了。可也仅限于想想。

安漠霖同样紧盯着顾尧安和白之言紧握着手,心底烧起一阵熊熊烈火,让他的理智在这一瞬间都被烧得退缩。

他缓慢而用力的挪开叶菁紧握着他的手,缓步走向白之言,停在她的面前。

所有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安漠霖迅速伸手抓住白之言另外一只手,语调冷沉:“白之言,跟我出来。”

“我不去。”白之言赌气般的别过头,试图把他的手甩脱,可是安漠霖抓的是真的紧,她虽然用了力,还是没能甩掉,反而被安漠霖拖着就往外走。

不得已,她只好松开顾尧安的手,被安漠霖连拖带拽的往花房外面拉。

白之言烦躁低斥着:“安漠霖,你干什么!你放手,你去找你的前女友就好了,咱俩之间没什么关系,你不要拉我做戏给你的前女友看。”

安漠霖不理会她的挣扎和责怨,一直拉着她走到灯光昏暗的一处大树下。

白之言还在不停的责怨,树上栖息的鸟儿被的说话声一吵,扑棱棱的全部飞走。

安漠霖总算停下,白之言愤然甩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呼哧吹口气,鼓着腮帮子道:“安漠霖,你是想提醒我什么,提醒我你还是没想好吗?可是叶菁已经回来了,你们两个好好的重修旧好去,跟我有毛线关系。你们爱怎么地就怎么地,我碍着你们了吗?”

安漠霖心浮气躁的松了松领结,白之言不是有个性吗?不是喜欢跟他对着干吗?那好,他就用行动告诉她,她的想法有多可笑。

于是乎,没等白之言反应过来,安漠霖迅速上前将她扣入怀中,脚步往后一移,将让她整个人都只能依靠在老树上,完全没了退路。

白之言惊恐的瞪了眼质问:“你想干什么?”

安漠霖幽冷的眸子中一点星火熠熠生辉,俯身迅速捉住她的唇,热烈而霸道的挑逗着他的舌尖,与她的舌纠缠在一起。

口中发出含混不清的说话声:“我说过,在我没想好之前,你绝对不能给任何除我以外的男人走的太近,你怎么那么不听话。”

白之言眼神委屈的望着他,使力捶打着他的胸口,可是他的吻真的很娴熟,娴熟到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拒绝。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停止捶打,不争气的沦陷在他的霸道强势之中。

这一吻,持续了很久,安漠霖才缓慢移开唇,望着她已经红透的唇畔,皱眉低声提醒:“记住我说的话,别再忘了。”

“你以为我是你什么人?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佣人吗?你说的那么好听,说你还没想好,可是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让我眼睁睁看着你跟叶菁藕断丝连,让我眼睁睁看着你们情意绵绵?安漠霖,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总之,你对我很重要,我不想失去你。”安漠霖抵着她的额头,抬起手指摩挲她红透的唇。

“很重要有什么用,叶菁对你来说还不是一样重要。安漠霖,你还是给我个答案吧!你要还喜欢叶菁,我成全你们。”白之言说着说着,已经委屈到不行,声音略带着哭腔。

安漠霖心底抽痛了一下,吁口气道:“我和叶菁之间的事,我需要时间处理。之言,你等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等等等,你到底要我等多久,我都不知道自己能等多久。安漠霖,我的担心,你不会明白。”白之言抽噎起来,她的担心,安漠霖怎么明白,她的师父文正来了之后,一定会带她离开。她还怕蛊雕兽对安漠霖下手,而她,还想保护他。

安漠霖心疼的替她擦了擦眼泪,柔声说:“会很快的,就这几天的时间,我和叶菁之间的关系,我会好好理清楚。”

“你说的,是真的吗?”白之言语调柔软下来,本来,她也不是非要跟他置气的。

安漠霖轻柔的摸了摸她的头,认真道:“我知道你想要答案是什么,可是我想给你的答案,是一个任何人都不能动摇的答案,就连叶菁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