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复杂的感情牵扯

白之言听他这么说,心里舒服了不少,温顺的点了点头,牵住他的手道:“我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累了,我们就回家。”安漠霖牵住她的手,开始往花房处走。

刚走出一步,叶菁竟然已经找了来,看到两人牵着手准备往回走,叶菁秀致的脸上艰难的扯上一丝笑意:“漠霖,你和之言说什么了?难道连我也不能听吗?”

安漠霖紧握着白之言的手缓慢放下,面对叶菁时,脸色又变的冷淡:“时间不早了,我和之言该走了。既然你过来了,就麻烦你转告林姐一声,我要带之言离开了。”

叶菁依然笑容温婉,点了点头道:“那好,你先送之言回去,明天我去你公司找你。”

“公司人多口杂,而且经常有记者盯着,你最好还是不要去公司的好。”安漠霖转了身,朝着另外一条路走去。

白之言挑眉冲叶菁吐了吐舌,安漠霖已经在前面提醒:“之言,快点。”

白之言这才收起得意之态,乖巧的应了一声,跟上安漠霖一起离开。

叶菁在后方急忙开口:“我送你们吧!”

安漠霖不做声,白之言也不作声,叶菁便跟在后方,跟着两人一起到了庄园门口。

林叔已经打开车门在等候,安漠霖和白之言都坐在后座上,叶菁凄楚一笑,对着安漠霖那一侧打开的窗户,微吁口气道:“漠霖,我还是那句话,我对你的感情从来就没有变过,我相信你也不会变。”

安漠霖并不回答,眼睛直视着前方,吩咐道:“林叔,我刚才有一盆花忘在了花房,你去取过来。”

林叔应了一声,正准备下车,叶菁忙道:“不用麻烦林叔了,你们在这等一会儿,我去拿就好。”

“那就有劳叶小姐。”林叔客气一笑,重新在车内坐好。

叶菁莞尔一笑,转了身小跑着往花房而去。

白之言略带担忧的望着安漠霖,叹口气道:“安漠霖,叶菁好像真的很不愿意放手,我怕把她逼急了,她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那是她自己的事,如果她非要极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拦住她。”安漠霖平静说着,眼神却微微一暗,其实他清楚,白之言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在车上等了有一阵,叶菁和顾尧安并排着走到外面,林叔摇开车窗,叶菁端着花盆,把昙花递到安漠霖面前,笑意清浅的说:“漠霖,你的花。”

安漠霖平静接过昙花,淡淡两个字:“谢谢。”

叶菁心底猛地一抽,安漠霖这么冷漠的对她,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对于白之言的嫉恨,也更深刻起来。

另外一侧,顾尧安敲了敲车窗,林叔赶忙把那一侧车窗摇开。

顾尧安笑意疏淡的望着白之言,问道:“之言,要回去了吗?”

“嗯。”白之言尴尬的笑着:“刚才对不起啊!”

顾尧安温和道:“没事,不过,我之前说过要请你吃饭,因为你要去剧组,所以耽误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你吃顿饭。”

“还是算了吧!等到以后有机会了,你请我和漠然一起吃。”白之言笑的越来越不自然,她刚才只是利用顾尧安一下,可千万别给他误会了才好。

“顾老师,之言现在已经小有名气,有很多通告要上。顾老师就算要请之言吃饭,也要等到她有时间再说。”安漠霖唇角牵起一抹冷傲的弧度,眼神幽暗的瞥了顾尧安一眼。

顾尧安眉头皱了皱,点头微笑:“那你回去后,记得早点休息。对了,刚才我们说的学校的事,你答应要帮忙的,千万别忘了。”

“我记着呢!等我有时间,就跟漠然一起去学校,好好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白之言其实差点就忘了这茬事,暗暗吐了吐舌头。

另外一侧,叶菁眼神忧郁的望着安漠霖冷峻的侧脸,本来心底坚不可摧的自信一点点瓦解,更加嫉妒白之言霸占了安漠霖的爱。

安漠霖已经有些不耐,吩咐道:“林叔,走吧!”

“是,Boss。”林叔应了一声,关上车窗踩了油门离开。

顾尧安眼眸带笑,望着白之言清雅的侧脸,直到白之言的侧脸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内,才转身走向自己的车旁,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叶菁一直怔然望着安漠霖的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仍是站在原地,久久不动。

车子缓缓开进安家别墅。

安漠霖先一步下了车,白之言紧跟在他身侧,朝着门口走去,按了门铃后,张婶很快开了门。

刚一进门,白之言望了眼客厅坐着的人,一阵心虚,瞬间就起了躲避的心思,眼珠一转,捂着脸就往楼上走。

安漠霖也已经看到了坐在客厅的两个人,大步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周漫和周洺。

周洺一眼看到白之言,立刻站起身,几步上前挡在楼梯口,脸上挂着邪逸的笑意,伸了手臂拦住白之言道:“之言,你明明看到我来了,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上楼?”

“那个,周少啊!咱俩其实不熟,你来这不是找安漠霖的吗?他在楼下呢,你就别挡着我的路了。”白之言将手从脸上移开,极不自然的呵呵笑着。

“我没说我是来找漠霖的,我来,就是找你的。”周洺说话间,伸手就要去拉她的手。

白之言很是迅速的躲了过去,把手往背后一藏,呵呵道:“周洺,我病才刚好,现在累了,需要上楼休息。”

“这样的话,我好像确实不该拦着。”周洺无奈的皱了皱眉,舒口气道:“那你就去休息吧!我明天一早再来看你。”

白之言如蒙大赦,眼瞅着周洺把从楼梯口挪开之后,立刻一个闪身往楼上跑。跑到一半的时候,又担心安漠霖和周漫牵扯不清,不由回头担忧的忘了一眼,懊丧的叹口气,心里七上八下,犹豫了半晌,才缓步回房。

周洺一脸玩味的望着她突然放慢的速度,猛然意识到她是在看安漠霖和周漫,脸上的笑意顿时冷却。

眸色一沉,周洺吸口气,重新走回沙发处,挑了个不碍事的地方斜倚着坐下,眼神幽冷的望着周漫和安漠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