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我爱上她了

安漠霖在周漫对面坐下,问道:“怎么这么晚了还过来?”

“下个月初九,是我爸的生日宴,政商界名流大多都会去,所以,我想邀请你也一起去。”周漫抿了抿唇,期期艾艾望着安漠霖平静无波的眼神。

安漠霖点了点头:“既然是周叔叔的生日宴,我一定会去。”

周漫唇角漾出一丝温柔笑意,小声问:“漠霖,白之言会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吗?”

安漠霖沉眉微眯着眼,唇线紧绷了一阵,缓慢点头:“至少目前是这样,至于以后,我还要做些打算再说。”

“做些打算,什么意思?”周漫满腹狐疑,安漠霖的话,她是真的听不明白了。

“我现在还没想好,等到我想好的时候再说。”安漠霖讳莫如深,不肯再继续说下去。

周漫又是温顺的点了点头,忽然觉得无话可说,就这么一直干坐着,一直沉默着。

周洺眼见气氛僵滞,坐直了身,瞥了周漫一眼道:“漫漫,你先出去等我一会儿,我有些私事要单独跟漠霖说。”

“难道有什么话,我也不能听吗?”周漫皱眉,明显对于周洺的话有意见。

“男人之间的事,怎么能让你听,你快出去吧!”周洺站起身,走到周漫身侧把她拉起来,然后推着她往门口走。

周漫被他推的烦了,拨开他的手烦躁道:“好了,你别推了,我出去。你们说,我不偷听。”

周洺这才满意一笑,看着周漫打开出去之后,才舒口气,重新走到安漠霖面前。

安漠霖拿着茶杯添了两杯白开水,端起一杯到周洺面前,不咸不淡道:“喝杯水吧!”

周洺望了望他递到面前的水杯,缓慢接过后,又缓慢放回桌子上。舒口气坐下,双眼紧紧盯着安漠霖的眼,吸口气,问道:“漠霖,你跟我说句实话,为什么要让白之言一直住在这里?”

“你想听真话吗?”安漠霖望着的眼神波澜不兴,好像他问的问题很稀松平常。

周洺嗤笑一声:“我想听的就是你的真心话,漠霖,你是不是喜欢白之言了?”

“那你呢?你是不是也喜欢白之言了?”安漠霖反问回去,眸色沉了沉。

周洺沉默片刻,继而两手一摊,挑眉道:“没错,我爱上她了,而且,这次是认真的。”

安漠霖郑重道:“我也是认真的。你也没猜错,我让她住在这里,是有私心。因为,我不想让她远离我。”

周洺心头忽然一阵沉闷,咬牙道:“那叶菁呢?你不爱她了吗?你不是等了她那么多年吗她好不容易回来了,你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想跟她重新开始吗?”

安漠霖冷淡一笑:“我并没有要等她,当我得知她在国外跟别人订婚之后,甚至那时候还以为她早就结婚,从那时候开始,我就没打算再和叶菁之间能够像以前一样。你们都认为我是在等她,实际上我只是没遇到能让自己动心的人。”

“可你跟白之言才认识多久?怎么就比得过你和叶菁那么多年的感情?”

“你和白之言认识的时间更短,你不是一样爱上她了吗?”安漠霖深吸口气,沉眉望着周洺:“对不起,是我没有早些意识到我会爱上她,这次,是我的错。”

“安漠霖,咱俩从小一块长大,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周洺腾的站起身,抬手忿然指着安漠霖。

安漠霖也站起身,垂眸平静道:“无论你怎么想,我必须要让你知道,我不想让她离开,不想放手。”

周洺满腹火气,愤怒的甩下手,大步朝着门口走去,随后打开门,愤然摔门出了安家别墅。

周漫正站在门口等周洺出来,忽听周洺摔门而出的声音,顿时给惊得心惊肉跳,抚了抚心口看向怒气冲冲走出来的周洺,担忧的问:“哥,你怎么了?跟漠霖吵架了吗?”

周洺仍是一脸愤恨,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李叔已经开了车门等候,周洺气恼的坐上车,吩咐道:“李叔,开快点。”

“少爷,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大火气?”李叔回头,满脸担忧的看着周洺气的发白的脸色。

周洺烦躁的摆摆手道:“别问了,开快点。”

周漫已经上了车,看周洺气的不轻,也就不敢再问,努了努嘴系了安全带,以免等会儿李叔开的太快她会受不了。

李叔也不再多问,开着车出了安家的大门,一路出了别墅区后,猛踩油门,加快速度往前飙。

安家客厅,安漠霖舒口气,心事沉沉的转了身往楼上走。安家和周家是世交,关系相当的好,他和周洺从小就是好哥们,很少起争执。

可这次,因为白之言的原因,他却和周洺起了隔阂,也不知道以后,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

微舒口气,安漠霖望着桌上从庄园带回来的那盆昙花,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从他第一眼看到这盆昙花的时候,就很想把它带回来养着,也完全不在意自己从来没养过花。

抱着昙花上了楼,打开书房的灯,安漠霖把那株昙花安放在窗台上,微舒口气,关了灯,回房休息。

洗了澡惬意的躺柔软的大床上,白之言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开始思考今天顾尧安提到的事情,懒懒问道:“蜜儿,你说,漠然他们学校会不会有鬼作怪啊!”

“我怎么知道。”蜜儿用气无力的爬到白之言手上,眼珠一转,笑呵呵道:“雪昙姐,你明天还带我去庄园好不好?”

“还去啊!”白之言幽怨的看了她一眼:“我的情敌可是住在那里的,我去了,就肯定要碰见她啊!”

“切,我实在看不出来你怕她。”蜜儿翻了个白眼,收了翅膀在白之言手心打滚撒泼。

白之言嘴角抽了抽,吁口气道:“说吧!你是不是还惦记着花房中你嗅到的那一股淡花香?”

“知我者,雪昙姐也。”蜜儿停止打滚,眯着蜜蜂眼笑嘻嘻望着白之言。

白之言恨铁不成钢的唏嘘摇头:“就没见过你这么没出息的,几朵花也能让你惦记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