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学校的怪事

蜜儿肃然道:“那可不是一般的花,估计是那种很名贵,很少见的花。如果能吸食那种花的灵气,我觉得我法力一定会恢复很快的。”

“好吧好吧!看在你这么啰嗦的份上,我明天下午抽时间带你去。至于叶菁嘛!我其实不是怕她,我就是担心安漠霖心里还有她,放不下,那对我来说才叫威胁。”白之言深深叹口气,闭上眼,开始酝酿睡眠。

早上起床之后,白之言换好衣服,下楼吃早饭。

她在餐桌旁坐下,望了望安漠霖经常做的位置,看向章芸心,问道:“安总走了吗?”

章芸心轻蔑的觑了她一眼,说:“漠霖说你还需要养病,所以,这几天都不用去公司,也没有给你安排任何通告。你就好好养病就成了。别到时候跑到公司,再给漠霖惹出什么麻烦。”章芸心拿着牛奶杯,优雅傲慢的喝了一口。

白之言点了点头,拿着餐具开始吃早餐,刚吃了两口,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瞥眼一看,是安漠然的电话,连忙抓起来按了接听。

安漠然在那头问了起来:“之言,你今天有时间吗?”

“你有什么事,说吧!”白之言心不在焉的望了眼盘中的早餐,拿着岔叉子胡乱的扎着。

“我听顾老师说,你答应来我们学校看看,说是能帮我们学校找出这段时间总是发生怪事的原因,是真的吗?”

“这个啊!我是答应过。”白之言微吁口气,忙问:“是不是今天又发生什么怪事了?”

安漠然抿了抿唇,担忧的说:“今天一早,我们系里几个男生起得早,大概四五个人,准备一起去教室,下楼梯的时候,发生了一桩怪事。那几个人走的并不拥挤,可是竟然一个个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虽然没有造成大的伤害,可是也是摔的受了不少轻伤,现在走路都疼。”

“那几个男生都说,好像有人给他们使了绊子,但是周围根本没有任何可疑的人或事,什么也没有发现。”

“这好像也没什么稀奇,可能就是他们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呢?”白之言没觉得哪里不妥,认为大概是意外。

安漠然急切道:“类似的怪事这段时间发生了不少,比如有好几个女生接连在卫生间摔倒,还有人半夜的时候看到有个奇怪的影子在宿舍楼出现过。还有学校经常无缘无故的有人丢东西,你不觉得这些事都发生的太集中了吗?”

“这么说,是有点古怪呢!”白之言扎了一块水果沙拉,食不知味的塞进了口中。

安漠然“嗯嗯”的点着头,“之言,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说自己可以找到原因,不过现在也没人能找得到原因,所以,你还是来看看吧!说不定真能找出什么疑点来呢!”

“好吧!我等会就过去,你在学校门口等我。”白之言点了点头,等到安漠然应声之后,随手挂掉了电话。

因为安漠霖不在,白之言本来就没什么胃口,随意吃了些早餐,温和对着章芸心一笑道:“阿姨,漠然有些事要拜托我,所以,我要出去一趟,中午应该不回来了。”

“永远都不回来才好呢!”章芸心小声咕哝了一句,不屑的扫了她一眼,拿着餐巾擦了擦嘴,扭着腰肢迈着猫步朝客厅走去。

白之言转了转眼珠,拿起自己的包包装好手机,便往外走去。

出了别墅区,白之言走到外侧拦了的士,说了位置之后,司机师傅朝着安漠然所在的圣亚商学院开去。

很快到达圣亚商学院校区正门,白之言付了钱下车之后,朝着正门走去。

安漠然和顾尧安一同站在校门口等候,安漠然看到白之言朝着校门口走,小跑着到了白之言面前,舒口气停下,牵住她的手道:“之言,你可算来了,我们去学校吧!”

白之言点了点头,跟着安漠然一起往学校里走。

走到顾尧安面前时,顾尧安一如既往的面带着温润笑意打招呼:“之言,我们又见面了。”

“之言?”安漠然疑惑的望望顾尧安,又望望白之言,皱眉道:“你和顾老师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这个……那个……也没有很熟啊!就是跟着你见过几次面,也算是朋友吧!”白之言呵呵笑着,她当然清楚安漠然有多喜欢顾尧安,她要是搅合进去,以后还怎么跟白之言做朋友。

“当然也算是朋友啦!”安漠然这次倒是没怎么计较,其实她是不想让顾尧安觉得她是个小气的人,不然,顾尧安一定会因为她的小气而产生反感。

顾尧安温和一笑,扬了扬眉:“我们去学校见校长吧!”

“好,我们走吧!”安漠然挽着白之言的手臂,三人一起朝着校务办公楼走去。

圣亚商学院校区占地面积很广,也是在全国都算非常有名气的一所大学,环境也是相当的优美舒适。

三人沿着学校的林荫路走了一阵之后,绕过一片桂花树林,到了校务办公楼。

顾尧安带着白之言和安漠然一起进了办公楼,上了二楼之后,敲了正中一间很大的办公室门。

办公室内传出沉稳平和的中年男子说话声:“请进。”

顾尧安这才打开门,带着白之言和安漠然一起进了办公室。

正在办公室忙碌的中年男子抬起头,扶了扶近视眼镜,疑惑的打量着白之言,问道:“顾老师,这位是……”

“校长,这位就是我跟您提起的白之言。我们学校最近发生了不少怪事,之言说她能够找到原因,所以我就带她闲来见您。我认为,校方一直没办法处理,这件事警方也没办法插手,不如让白之言试试,或许,真的可以把这件事给解决。”

校长将白之言再次打量了一遍,显然是不太信任,迟疑着问:“你真的有办法吗?”

白之言近前,从容一笑道:“我虽然还不太肯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过这件事我是肯定可以解决的,校长尽管放心。”

校长吐口气,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的话,那你就试试吧!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就是。我会让顾老师跟踪这件事,配合你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