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厚颜无耻

蓝琪气的整张脸红绿交错,忿忿瞪着白之言道:“白之言,你给我等着!”

“等着什么啊!”白之言不耐烦的皱了皱眉:“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你非要把这事赖我头上,你不信问陈瑜,我刚才有没有碰你?”

陈瑜深吸口气,勉强憋着笑道:“蓝琪,刚才白之言的确没有碰你,可能真是出了什么意外情况,所以椅子才会一下子转的那么快。”

蓝琪当然不相信,斜睨着陈瑜,冷哼道:“你跟白之言一个鼻孔出气,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那你要这么想的话,我也没办法咯。”白之言双手一摊,耸了耸肩:“反正我也是解释不清,就不跟你废话了。”

她话音落,对着陈瑜挥挥手:“我还有事,再见了。”

陈瑜也友好的挥了挥手,目送白之言转身离去。

蓝琪气的想要抓狂,暴躁的揉了揉头发,沮丧叹口气,这才拿着卸妆水开始清理脸上乱七八糟的口红印子。

陈瑜唇角浮起一抹深浓的笑,迈着猫步出了化妆室,朝着摄影棚走去。

走到电梯门口,白之言按了按钮,电梯很快停在二楼。

白之言抬眼,正准备朝电梯内走,可是仔细一看,她的眼神立刻变得阴沉,紧盯着电梯内那张笑的非常邪魅的脸,咬牙切齿:“周洺,咱俩还真的冤家路窄啊!”

“不是冤家不聚头嘛!”周洺缓步走出电梯,停在她面前,粲然一笑:“之言,咱们应该找个地方,好好坐着,好好聊聊。”

白之言眼神瞬间变的柔软无辜,望着周洺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周少,我麻烦你离我远一点,咱俩真的不合适,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我?”

“好像……不能。”周洺好笑的望着她的眼睛,一只手紧紧按住电梯开关,拉着她就往电梯内走。

白之言毫无防备,被他这么一拉,立刻一个踉跄撞进他的怀中。

她给气的想跳脚,还没等她开口抱怨,周洺倒先一步戏谑起来:“你看你,都主动投怀送抱了,还说让我离你远一点,多口是心非啊!”

白之言猛力一推,离开他的怀抱,嘴角抽了抽:“周洺,我见过厚颜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特别帅,特别美,特别有气质。所以才认定我一定会喜欢你?”

“你说的没错啊!我本来就是像你说的那样,有很多优点。所以,你就更应该好好考虑考虑,要不干脆做我女朋友好了?”周洺理了理西装,话音刚落,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白之言望望手中的杂志,顺手甩到他怀里,凶巴巴道:“周洺,我不想别人误会我跟你之间的关系,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周洺赶忙接住杂志,翻开白之言照片的那几页,舒心一笑:“这不是挺美的吗?你以为,密语工作室,真的什么照片都收吗?那可是国内一流的摄影工作室,我虽然跟老板认识,可是他也不会因为是我投的照片,就一定会收。也是要经过整个公司审核,到最后才会通过的。之言,你的照片能上密语,是你的荣幸。”

“谢谢周大少爷,我呢,不需要这份荣幸。”白之言撇了撇嘴,转身出了电梯快步往外走。

周洺赶忙跟上,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大厅。

刚出了安氏大厅,周家的司机李叔已经开了车子,停在一楼大厅外侧不远处。

周洺顺势抓住白之言的手,扬了扬眉:“跟我走。”

白之言烦躁的去甩他的手:“周洺,我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死皮赖脸的,这样真的不合适。”

“什么合适不合的,我只知道,你现在还是单身,所以,我想要怎么追求你,那是我的自由。”说话间,拉着白之言打开车门,顺手将白之言推上车子后座。

白之言正准备下车,周洺已经以最快的速度上了车,吩咐道:“李叔,把车门锁死。”

李叔一听,赶忙按了车门的开关锁。

白之言烦躁的摇晃了一阵车门,恼火的想打人。

李叔已经启动了车子,朝着市郊的方向开。

白之言一看没可能下车,顿时沮丧起来,支着腮趴在车窗边,神情郁郁的盯着前方飞掠而过的街景。

周洺淡淡一笑,自得道:“之言,其实你也不用总是对我这么避之惟恐不及的,我只是追求你,也希望你给我一次机会。毕竟,你和漠霖还没怎么样。再说了,漠霖也不一定就会爱上你。他和叶菁,才更合适。”

“你能不能不提叶菁。”白之言心情极度的不爽,叶菁马上就要住进安家了,虽然她是同意的,可是到底还是担心。万一安漠霖对叶菁真的还有感情,她可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好,我不提,那你今天最好也别提漠霖。今天就我跟你,好好的放松一下,不提别人的事,你看行吗?”

“反正我现在也下不了车,还不是你说了算。”白之言不满的咕哝着,又说:“不过,四点钟之前,你必须把我送回圣亚商学院,我要去学校找漠然,有些正事要办。”

“好说,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去。”周洺邪肆一笑,只要白之言不要一直吵着回去,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默了一阵,周洺舒口气道:“之言,我把你的照片给密语工作室,其实是为你好,我听密语的总裁,也就是我那位朋友说,这次你的照片,市场反响很好,甚至有人打电话到工作室问照片中的女孩是谁。”

“那些询问的人当中,不乏一些导演或者是制片人。我希望,你能好好把握这次机会,这样,你在演艺圈的路,走的会顺遂一些。”

白之言心不在焉的听他说完,吁口气道:“周洺,我很感谢你帮我。可是,我真的不想欠你人情。”

“举手之劳而已,这可不是人情。你是不知道,你那天站在玫瑰花雨中,到底有多美,简直就像个仙子。”

“我谢谢你这么谬赞啊!”白之言牵着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白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