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白之言,我爱你

周洺当然明白她是故意的不想好声好气,淡淡一笑道:“我说的可是实话,就连那些看杂志的人反馈的,也是这么说,说照片中的女孩就像是花仙子,简直美的不像话。”

白之言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弧度,不再搭话。

车子出了市区,加快了行驶速度,又是一阵之后,窗外飞掠过的风景变成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空气看起来也相当的清新干净。

李叔将车子绕进一条小路,然后靠边,停在侧面的空地上。

周洺扬了扬眉,笑看着白之言道:“下车吧!”

白之言闷闷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下了车。

站在空地上,白之言抬手遮着光线望着近在眼前的山峰,皱眉道:“周洺,你带我来这儿干嘛?”

“我看你整天没处可去,也挺闷的,所以呢,就带你来这里散散心。这里可比庄园清静的多,无论你干什么,都不会有人打扰的。”周洺吁口气,朝着石头砌成的台阶往上走。

白之言狐疑的盯着他道:“你不会是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你想的可真多。”周洺无奈扶额,回头看向她:“白之言,有时候我很好奇,你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实在是……太古怪了。”

“我没想什么啊!我就是觉着吧!跟你走的太近,准不是什么好事。”白之言一吐舌,干脆抢在他前头,朝着山上走去。

周洺哭笑不得的望着她的背影,紧跟上,两人并排着往山上走。

越往上走,树荫越浓郁,空气也越清新。

蜜儿从白之言包里爬出来,飞到她的肩头落下,深呼吸一口气道:“这地方空气真好,以后你要经常来走走。”

“得了吧!我能带你去庄园,已经很不错了,你居然还让我带你到这种偏僻的地方来,简直是没事找事嘛!”白之言翻了个白眼,望着还很长的山路,恨不得立刻施法到达山顶。

周洺偏头望了她一眼,关切问道:“是不是累了?”

白之言扯出一丝微笑,摇了摇头:“不累,我体力好着呢!”

周洺也就不再问,两人一路沉默着,继续沿着台阶往上走。

又是走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到达一处落脚的亭子,不过离山顶还有一小段距离。

周洺也不再爬,走到侧面的山崖上,山崖上有一块巨大的石头,正对着远处空旷的山林。

白之言跟着走到大石头边,抬脚就往大石头上踩,站在大石头上,回头看向周洺,微笑道:“我听人说过,如果站在山上很高的地方,把自己的心事喊出来,就会轻松很多,是不是真的?”

周洺含笑点头:“这就是我为什么带你来这里的原因,你要是有什么不敢说的心里话,或者是自己担心的事情,都可以在这里喊出来。这样,你就会轻松很多。”

白之言眼珠转了转,撇嘴道:“我没有什么不敢说的话,我就是想要一个答案,我可以对着山峰许愿,希望早点听到那个确切的答案。”

周洺含笑点了:“那你能先下来,让我先说说自己一直不敢大胆说出口的话吗?”

白之言挑了挑眉,笑意融融:“当然可以。”于是,她跳下山石,给周洺让了位置。

周洺微吐口气,轻盈一跳,上了山石。

他深吸口气,支着手做喇叭状,对着大山大声喊了起来:“白之言,我爱你!”

嘹亮的声音在山谷中不停的回响,周洺回头看一眼白之言,再次喊了一遍:“白之言,我是认真的,我爱你!”

白之言怔住,惊愕的张着嘴,望着周洺的背影。

周洺回转身,面对着她,唇角带着温和的笑:“白之言,我爱上你了,我是认真的。”

白之言深吸口气,艰难扯出一个干巴巴的微笑,“周洺,能不能不要开这种玩笑?”

“我知道,你觉得,像我这种花花公子,肯定随随便便对哪个女孩都能说爱。但这一次,我真的是认真的。之言,给我机会吧!我会证明给你看,我比漠霖更适合你。更何况,他也不一定会爱上你。”

白之言深吸口气,笑的愈发不自然:“周洺,你能让我也发泄一下心里话吗?”

周洺眉头皱了皱,心情郁郁的点了头,然后才从山石上跳了下来。

白之言继而爬上山石,深吸口气,对着高旷悠远的山谷大喊起来:“安漠霖,我爱你,我想要你的答案!”

她喊完,瞬间感觉心情放松不少,回转头,望着周洺带着忧郁的神情,明媚一笑:“周洺,我很谢谢你对我的心意。但是,我还是要清楚明白的告诉你,我爱的人,是安漠霖,永远都不会变。”

周洺苦涩一笑:“你会后悔你今天所说的话。”

“我绝对不会后悔,虽然他还没有给我答案,但是我相信,只是早晚问题。”

“既然你这么肯定,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不过,在你和漠霖没有正式在一起之前,起码不要总是躲着我。我又不是豺狼虎豹,绝对会尊重你的所有意愿。你要是还是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强人所难。”

白之言也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心里多少有些愧疚,于是点了点头道:“好,我不躲着你。”

周洺的心情这才稍稍放松了些,扬了扬眉道:“走吧,我们到处走走看看,等会儿下山,我带你去吃饭,然后再送你去漠然的学校。”

白之言笑眯眯的点着头,跳下山石,跟在他身后在山上边看风景边走着。

走了一阵之后,大概快中午的样子,才开始下山,沿着台阶一路欢快的往下走着。

下山的路当然走的比较快,快到山下的时候,白之言远远已经看到李叔坐在车子内,紧闭着车窗,神情惶恐的望着车窗外。

白之言眸色忽的一沉,望着车外围着的三个拿着刀的小混混,正骂骂咧咧对着车窗吐口水。

周洺也已经看到车外的情形,骤然停下脚步,皱眉抓住白之言的手,低声道:“今天来的不凑巧,居然碰上抢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