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抢劫的?

“抢劫的?”白之言唇角牵出一抹深浓笑意,看来,这些人今天要倒霉了。

遇上她白之言,别说抢劫了,能活着让他们回去,都已经是她莫大的仁慈。

白之言深吸口气,大步朝着山下走去。

周洺慌忙拉住她,担忧道:“之言,你别过去了,在这等着,让我去解决。”

白之言大气一笑,拍胸脯道:“你放心,我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些人。”

周洺当然还是不放心,皱眉道:“你一个女孩子,这种事就别掺合了。”

白之言无所谓的一摆手:“周洺,你可别小看了我,不如,咱俩一起下去,你看怎么样?”

周洺还没细想,白之言已经拉着他一起往下方走。

周洺无可奈何,只好跟着她一起到了下方。

那三个拿着刀,对着车子踢来撞去的青年男子听到后面的动静,这才扭头看向白之言和周洺。

为首一个染了黄毛的男子捏着下巴邪笑的打量白之言,对着另外两人小声说:“这女的长得挺漂亮的,老子今天想劫个色。”

白之言阴冷一笑,扫了黄毛一眼:“想劫色啊!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

周洺一听白之言这么说,赶忙上前挡在白之言面前,眼神阴鸷的盯着那几个混混:“你们最好快点滚,不然,等会儿警察来了,你们谁也跑不了。”

周洺说话的间隙,车内的李叔已经颤抖着手拿了手机开始打报警电话。

最靠近车门的一个红毛男一看李叔在报警,立刻骂骂咧咧起来:“特么的,居然敢报警,是不是不想活了。”

说话间,拿着砍刀不停往车窗上砍,又用手中的工具对着车窗狠命的砸,加厚型的防弹玻璃在重力工具的不停撞击下,还是被砸出了裂纹。

另外两人举着砍刀朝着周洺走去,黄毛男轻蔑的瞟了周洺一眼,凶神恶煞:“识相的就给让开!把钱和手机交出来,把这个女人留下,我保证,让你一根头发都不少的离开这里。”

周洺嗤笑:“你觉得,我会这么做吗?”

黄毛男眼神一阴,磨着牙道:“给你活路你不走,那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他手中的砍刀顺势举了起来,两个人一起举着刀朝着周洺砍去。

周洺眼神如鹰隼一般锐利的扫了两人一眼,手肘一抬,顺利格挡住黄毛男砍过来的刀柄。

另外一名男子举着刀再次砍过来,周洺一腿瞬间扫向那名男子腿脚之处,那男子“哎哟”一声,在地上摔了个漂亮的狗吃屎。

白之言忍不住拍手叫好:“周洺,好样的,加油。”

此时的车窗处,李叔已经是吓得满头冷汗,不停的抬着袖子擦汗。

红毛男还在不停的砸窗玻璃,一点没有要罢手的意思。

周洺这一边,那个摔了狗吃屎的男子迅速爬起来,这会儿应该是恼火的不行,再次和黄毛男一起朝着周洺砍去。

白之言看周洺应对的也不算吃力,赶忙从侧面移开,跑到车窗边,轻松一笑:“别砸了,你砸的不累啊!”

红毛男听到白之言的说话声,还真就停了手,疑惑的望着眼下正笑意满满的白之言。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白之言一记狠狠的右钩拳毫不留情打在红毛男的眼眶上,红毛男顿时疼得捂住眼睛嗷嗷叫。

白之言手一伸,顺便把他手中的砍刀夺到手中,一甩手,远远的撂到一边,挑了挑眉道:“就这点本事,还来打劫啊!你妈是怎么教你的?你妈没教过你做事要掂量好自己的本事吗?”

红毛男给气的火冒三丈,咬牙切齿道:“你特么的居然敢打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白之言不以为然的瞟了红毛男一眼,红毛男还真举着拳风呼了过来。

白之言眼神微沉,手掌伸出,很是轻巧的扣住红毛男的手,然后,轻轻一扭,”咔嚓“一声,骨折了!

红毛男再次疼得嗷嗷叫:“你是不是女人啊!怎么这么大力气。”

白之言哪里有心思回答他这种无聊的问题,手指尖一点白芒迅速流转出来,朝着红毛男的脚缓慢缠绕。

红毛男只感觉脚踝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越勒越紧,赶忙低下头去看。可是脚下什么也没有,他顿时惊得浑身打了个冷颤,这也太邪门了吧!

还没等他想完,脚踝下像是被人猛力一拉,他重心不稳,“噗通”一声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脸色发红,一副痛苦的不行的表情。

李叔呆愣愣的望着白之言的动作,顿时傻了眼,没想到白之言竟然还是练家子,而且看刚才的情形,她对付这些混混,简直的轻松的不要不要的。

另外一侧,周洺还在和黄毛男以及另外一名混混打着,因为那两人手里有刀,周洺渐渐有些体力不支,一时防备不住,黄毛男毫不留情的举着刀砍在了周洺的肘关节下方,他身上高档的白色手工衬衫顿时染了血色。

周洺咬牙忍着疼,手臂还是疼的一阵发抖。

眼看着另外一名混混又要朝着周洺砍去,白之言手指迅速一绾,将白光缠绕上那名混混脚踝,灵巧一带,那名男子毫无防备的被拉着往后倒,整个人匍匐在地,被拖了好一段距离,手中的刀也被拖的掉在了地上。

白之言轻松一笑,自得的拍了拍手,赶忙朝着周洺那边走去,一看他手臂还在淌血,紧张的问:“你要不要紧?”

周洺捂着伤口紧咬牙关,深吸口气摇了摇头。

黄毛男眼神阴狠的盯着白之言,不死心的举着刀再次砍了过来。

白之言生怕周洺发现什么不不对劲,眼神微一沉,脚下横扫,瞬间扫的黄毛男身形不稳,哎哟哟的叫着,也摔了个漂亮的狗吃屎。

白之言好整以暇的收回动作,缓步走到黄毛男面前蹲下,伸手把他手中的刀夺下来,刀锋扫着黄毛男的脸说着:“好好的,四肢健全头脑灵活的,干什么不好,非要干这种非法的勾当,今天栽到我手里,只能算你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