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不会离开安氏

白之言手指轻绾,白光夹杂着极淡的金光从指尖翻旋出一朵美妙的昙花。

“差不多了,这几天我好好的巩固一下,应该也就全部恢复了。”她灵动一笑,扬眉望着蜜儿。

蜜儿连忙喜滋滋的开口:“雪昙姐,既然你的法力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帮帮我,帮我也修复一下灵力呗。”

“好说。”白之言一弹指,面对着蜜儿,将手指尖流转的微芒一点点流转进蜜儿额头正中。

蜜儿舒服的眯着眼,感觉到体内的灵力一点点充沛起来,精神也越来越舒爽。

蜜儿灵力恢复大半的时候,正在试着运转灵力,木槿花园子外,忽然响起周洺的说话声:“之言,你怎么在这里?”

白之言脸色突的一变,赶忙收回法力。

“雪昙姐,你怎么突然收手?”蜜儿猝不及防,睁开眼哀怨的看了白之言一眼。

白之言望了眼正往这边走过来的周洺,慌张道:“周洺来了,我可不想被人发现。”

蜜儿轻哼一声,不悦道:“这个周洺也真是,怎么来的这么不是时候。”

白之言深吸口气,眼看着周洺已经走近,连忙笑呵呵的打招呼:“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刚才你走了之后,我本来是打算回去等你的,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你人,所以才问了林姐家的佣人,才知道你根本就没有回去。所以我就到处找,没想到,你跑到这里来了。”

周洺吁口气,问道:“你不是肚子疼吗?现在好了吗?”

“我没事了,可能是不小心受了凉,所以才会疼那么一阵。”

白之言呵呵笑着摆摆手,问了起来:“我都还没问你,你的胳膊好的怎么样了?”

“我胳膊没事,就是这些天不能沾水,医生说了,等到伤口愈合,就不用总是这么吊着了。”

周洺一挑眉,说:“你也逛了挺长时间的,我们回去吧!”

白之言“嗯嗯”点着头,仍是一脸笑呵呵。

周洺笑笑,两人转了身,朝着别墅走回。

蜜儿飞旋到白之言头顶落下,不满的睨着白之言身侧的周洺,口中暗骂:“死周洺,臭周洺,怎么这么讨人厌。”

白之言一路听着,一路憋着笑,她也真是佩服自己的因耐力,居然能忍住不笑。

回到别墅外,林姐仍然没有回来,白之言和周洺面对面坐着,气氛渐渐变的有些尴尬。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白之言只好拿着杯子时不时的喝口茶。

周洺喝了几口茶之后,问了起来:“之言,昨天学校的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那么古怪?”

白之言咽到一半的一口茶差点把她给噎住,她勉强咽下去,看向周洺,嘿呵一笑:“这个,我没办法跟你解释,你要是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应该去问顾老师才对。”

周洺轻笑道:“你觉得,学校里面,会跟你好好解释这样的怪事吗?”

“学校不解释,我也不解释啊!因为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白之言讪讪一耸肩,继而舒口气:“都快中午了,我也该回去了,咱们下次再见吧!”

周洺赶忙道:“之言,我还有些事要跟你说。”

白之言人已经站起身,正准备离开,一听周洺这么说,回头疑惑的问:“什么事?”

周洺微微一笑,说:“我之前跟你说过,因为你的照片发布在密语摄影月刊上,引起了很好的市场反响。密语的总监跟我说,有一个在圈内很知名的导演,想要见见你,说是有一部仙侠剧要拍,觉得你的气质很符合。因此,希望你能去试镜,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

“可我现在是安氏的人,就算我要去试镜,我也得经过安氏的同意才可以,更何况,我现在还没有经纪人,没有人会帮我详谈这些事情。”白之言抿了抿唇,神色颇有些苦恼。

周洺温和一笑:“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只要把这些事跟漠霖提一下,他肯定会为你安排的。他要是真的不替你安排的话,那你就离开安氏,我相信漠霖也不会难为你的。”

“周洺,我是不会离开安氏的。”白之言皱眉,努了努嘴。

周洺本来平静带笑的眼神中划过一抹落寞,可还是故作平静的一笑:“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了。”

白之言当然明白周洺的心思,吐口气,低声道:“周洺,无论如何,我还是得谢谢你,谢谢你帮我做的那些事。”

周洺散漫吁口气,站起身笑道:“你这道什么谢呢!我又没让你道谢,既然你要回去回去,我送你吧!”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白之言摆摆手,转身就往外走去。

周洺连忙跟上,白之言是想甩都甩不掉,只好由着他跟着,两人一起出了庄园。

林叔果然已经离开,白之言也没打电话叫林叔来接的意思。

她其实是想自己一个人走走,可是现在周洺一直跟着,还真是个麻烦。

周家的司机李叔看到周洺已经从庄园出来,连忙开着车到了周洺面前,打开车窗探出头,对着白之言打招呼:“白小姐。”

“李叔好。”白之言象征性的一微笑,也礼节性的打了个招呼。

李叔笑着点点头,周洺便道:“之言,上车吧!”

白之言干巴巴扯了扯嘴角,只好打开车门上了车,周洺也随后上车,李叔启动车子,朝着市区开回。

进入市区之后,白之言忽然不想回安家,于是道:“李叔,送我去安氏吧!”

周洺疑惑的望着她问:“都快中午了,安氏也已经下班了,你去干什么?”

白之言低着头,淡声道:“你别管了,反正我要去安氏。”

“送你去安氏也可以,不过,我先请你吃个饭再去,你看行吗?”周洺的情绪看起来很是不悦,不耐的皱了皱眉。

“我现在在你车上,我就是说不行,你要是不停车,我又能怎么样呢?”白之言心不在焉的说着,支着腮望着车窗外,还在想早上在街上看到文正的事,不禁开始苦思。

文正究竟在哪里?她到底要不要主动去找文正?

周洺唇角浮现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对李叔道:“李叔,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