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去周家做客

“回家!”白之言惊诧的望向周洺,眉头紧皱:“周洺,你不是说请我吃饭呢吗?”

“是啊,请你去我家吃饭。”周洺笑意深深,望着她一双因为惊异而瞪圆的眼瞳。

“不行,我不去你家。我跟你妹妹周漫八字不合,见面肯定要掐,你还是放过我吧!”白之言急躁起来,猛烈摇头。

“怎么可能呢?漫漫只不过就是太喜欢漠霖了,要不是因为漠霖,我估计你们两个肯定很合得来的。”周明不以为然,仍然坚持。

“周洺,你这不是坑我呢吗?关于安漠霖的事,你认为我会让步?”白之言脸色一阴,已是有些生气。

周洺仍然是一脸笑意,“你放心吧!有我在,漫漫就是有意见,也得憋在肚子里,而且我妈那个人,对人很热情的,你真的不用担心。”

白之言仍然觉得心里不舒服,可是眼下她人在周洺的车上,就是想跑都跑不掉。

于是眼珠一转,打定了主意,她干嘛要怕周漫,她应该好好和周漫过过招,看看她究竟想要干什么才对。

周洺看白之言的情绪缓和下来,这才舒了口气,靠着椅背微眯着眼养神。

白之言轻吐口气,也不再烦神,安静的望着车窗外的街景。

安氏影业一楼大厅,叶菁自从赶到安氏之后,就在大厅坐着,一直耐心的等安漠霖。

等到中午公司的所有职员都下班,大多都出去吃饭后,她才从侧面的沙发上站起身,按了电梯的开关,进了电梯之后,朝着八楼上升。

正午的阳光正盛,总裁办公室的空调开的格外大,刚刚到了门口,就感觉比外面的空调温度低了好几度。

叶菁停在门口,正准备抬手敲门,安漠霖率先开了口:“请进。”

叶菁掌心紧了紧,吸口气,打开门走了进去。

“有什么事吗?”安漠霖仍在忙碌,头也不抬的问。

叶菁走近他面前,微笑道:“漠霖,我在家里待的无聊,所以就出来走走。刚好到了中午,就想着过来看看你,顺便一起吃个午饭。”

安漠霖抬眼看她,淡淡道:“周秘书已经帮我点了餐,我就在公司吃了。”

叶菁心底一阵针扎似的刺痛,抿了抿唇道:“漠霖,你是不是不真的爱上白之言了?”

安漠霖放下笔,微垂了眼睫,反问道:“我说是,又会怎么样?我说不是,又会怎么样?”

“漠霖,我不能没有你,如果没有你,我只会活的很痛苦,我不觉得,痛苦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叶菁掌心再次紧了紧,笑的勉强。

“既然你已经这么说了,你认为,我能回答你吗?”安漠霖眸色暗了暗,他早就料到叶菁会这么说,这也是他一直不敢清楚肯定的告诉白之言,那个她一直想要的答案的根本原因。

叶菁紧咬着牙,问道:“那你还爱我吗?”

“你不是说要去吃饭吗?走吧!”安漠霖避而不答,故意转移了话题。

叶菁当然也是哥明白人,也就不再问,点了点头:“那我们吃饭去吧!”

安漠霖站起身,独自走在前方,朝着外面走去。

叶菁本来是想要去牵他的手,可是安漠霖似乎故意保持了距离,让她伸到一半的手瞬间落了空,僵滞的凝在半空中。

叶菁眼神中浮现一抹不自在,收回手,跟在他身后进了电梯。

车子驶进一处别墅区,往里面开了一阵之后,总算停在一处同样占地面积甚广的白色欧式别墅大门外。

别墅侧面,参天大树伸展着荫凉,靠近外侧的墙上,攀爬着各种藤蔓植物。

车子进了大门之后,周洺先一步下了车,走到白之言那一边帮她打开车门,很是绅士的鞠了一躬:“尊贵的白小姐,我们到了。”

“周洺,没想到你还挺有幽默感。”白之言看他有模有样的对着她鞠躬,顿时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我周洺是什么人啊!你真以为,我混迹情场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吗?”

周洺站直了身,伸手到白之言面前:“走吧!这难得来了,你就好好在这做一次客再走。”

白之言伸着手指在周洺手心弹了一下,忍着笑道:“那我就多谢周少的盛情款待了。”

周洺吃痛的收回了手,皱眉道:“你看我对你这么礼貌,你也忍心下手。”

“我本来就心狠手辣,你不乐意,赶我走不就好了。”白之言鄙夷的翻了个白眼。

“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

周洺重新恢复笑脸,做了个请的动作:“白之言小姐,请。”

白之言被他再次逗乐,“噗哧”笑出声来。

周洺已经在前面走起来,两人走到门口,周洺抬手敲了门。

门很快打开,是周家的保姆,客气的一低头,打招呼道:“少爷回来了。”

周洺点了点头,一只手推着白之言往里面走。

一名身着紫色碎花一步连衣裙的中年妇女刚从楼上走下来,一看周洺带了客人来,疑惑问了起来:“周洺,这个女孩,不会是你新交的女朋友吧!”

周洺笑意灿烂,推着白之言到了中年妇女面前。郑重介绍:“妈,她叫白之言,暂时只是我的朋友。今天我带她过来呢,就是为了请她在我们家吃上一顿饭。”

妇女点头的同时,周洺又对着白之言介绍:“之言,这是我妈。我妈人很热情的,所以你来了我家,也不用太拘谨。”

“阿姨好。”白之言温婉一笑,客气的低了低头。

周妈妈果然如周洺所说,热情的开始招呼:“原来是周洺的朋友啊!既然来了,就别客气。王嫂刚好也做好午饭了,我们一块坐下吃饭吧!”

白之言被周妈妈拉着手,热情的推着她在长长的餐桌旁坐下。

果然还是豪门,白色的欧式餐桌,长长的餐桌上各色菜点都是精致的很,每一道都看得人垂涎三尺。

周洺刻意在白之言身侧坐下,目的大概就是为了让周妈妈明白他对白之言绝对不只是朋友感情。

周妈妈心领神会,笑呵呵说着:“你叫之言是吧!”

白之言笑的越发不自然,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