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周漫的敌意

白之言表情不自然的笑着,望着满桌丰盛的采菜肴,无从下手。

白之言正拿着筷子踌躇,周妈妈又对着王嫂道:“王嫂,去叫一下漫漫,她怎么还不下来吃饭?”

王嫂应了一声,然后转身朝着楼上走去,去敲周漫的房门。

周洺看白之言半晌不动筷子,连忙夹了一块鱼肉放在白之言面前的碟子中,温和一笑:“之言,快吃吧!”

白之言望了望碟子中的鱼块,客气道谢:“谢谢。”

这么一说话的间隙,周漫已经从楼上下来,微卷的栗色长发,玲珑有致的身形,穿了一件白色的类似小礼服的连衣裙,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出水白莲。

周漫刚一看到白之言,本来平淡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起来,走到餐桌旁坐下,不满的睨了白之言一眼:“白之言,你怎么会到我们家来?难道勾引漠霖还不够,还要连我哥也一起勾引了?”

“漫漫,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妈平时就是这么教你的?”

周妈妈脸色有些难堪,斥责了周漫之后,望着白之言歉意一笑:“之言,你别介意,漫漫不是故意的。”

“妈,你怎么连个外人也要维护?你知不知道她都干了些什么啊!”周漫忿忿不平的盯着白之言,樱唇紧绷。

周妈妈吐口气,温和道:“之言既然过来,怎么也是咱们家的客人,有你这么待客的吗?”

“她就是安氏影业一个三流的小演员,居然也敢厚着脸皮追求漠霖。而且,她出身不好,我就不相信她追着漠霖,不是因为妄想嫁入豪门。”周漫嘴角抽了抽,斜睨着白之言。

“漫漫,之言是我带来的,你要是有什么意见,留着以后再说!或者说,你把这些话当着漠霖的面说一遍,你觉得他会怎么看你?”周洺用力把筷子一放显然有些生气。

周漫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可是她好歹还算持重自己的身份,冷哼一声道:“行,我不跟她计较。我就不相信,漠霖会喜欢她这种出身低微的女人。”

白之言冷静了半晌,反正她也不顾及周妈妈对她的看法,干脆挑衅的看着周漫,冷淡一笑:“周漫,我一直以为,你是豪门千金,应该那种很优雅,很高贵,很知礼的人。可今天我一看,你实在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还是说,你在我面前是一个样子,在安漠霖面前温柔可人楚楚可怜,都是装出来的?”

她这会儿也没了吃饭的心思,干脆把筷子放下,站起身道:“周洺,阿姨,既然周漫这么不欢迎我,我今天来做客,实在是冒昧了,希望阿姨不要生气。”

周妈妈脸上的笑意变得尴尬,扭头望着周漫,语重心长的教诲:“漫漫,你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就跟之言刚才说的一样,没一点大家闺秀的风范,你能不能收敛点。”

“妈,她是你女儿还是我是你女儿啊!你干嘛要护着她,帮她说话?”周漫瞪圆了眼,不满的撅着嘴。

“我就是提醒你,女孩子家还是要温柔知礼一点的好。”周妈妈似乎很忧心,不觉间叹了口气。

周漫嘟囔道:“温柔温柔,你总是让我温柔,我在人前已经够温柔知礼了,可是为什么漠霖还是对我不冷不热的?”

白之言心底偷笑,果然不出所料,周漫在安漠霖面前的楚楚可怜都是装出来的,在安漠霖面前像只天真无害的小白兔,可是在她面前却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

深吸口气,白之言温和一笑:“阿姨,我还是先走吧!免得周漫看到我,会不高兴。”

周洺见白之言要走,眼神阴沉的盯着周漫:“漫漫,之言是我的客人,就算你要赶她走,也该问问我同不同意。”

周漫眼神中划过一抹阴郁,狠狠剜了白之言一眼,环着双臂冷哼一声:“我就知道,她一来,我就是想安安生生吃个饭都不行。”

周洺转身,吩咐王嫂:“王嫂,你把饭菜放到外面亭子里,我和之言在外面吃。”

王嫂没想到因为白之言一来,会闹成这样,也不敢多嘴,赶忙找了托盘,挑了几样周洺平时比较喜欢吃的菜色往外面端。

“之言,我们去外面吃。”周洺走到白之言身侧,拉住她就往外走。

白之言一只手被他紧紧攥在掌心,为了周妈妈的面子,也不敢去挣扎,干巴巴一笑,跟着周洺出了客厅,朝着周家庭园里的凉亭下走去。

周漫翻了个白眼,重新坐下,夹了菜悠闲的吃了起来。

周妈妈无奈的摇头叹气,看了周漫一眼,问道:“漫漫,你说白之言和漠霖,又是怎么一回事?我看你哥好像挺喜欢这个白之言的。”

周漫瞟向周妈妈,皱眉道:“妈,你是不知道白之言的出身,她父母离异,跟着妈妈长大,单亲家庭,爸爸还是个赌鬼,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弟弟,时不时的需要接济,难道你觉得这样的人,能够配得上我哥?”

周妈妈缓慢点了点头,唏嘘道:“这么说,这白之言其实还挺可怜的。”

“妈,你就别在那做好人了,我知道你不在乎我哥找个什么样的。可是找个白之言这样的,跟我们家的门第悬殊也太大了吧!难道你想让逸州市商界看我们周氏的笑话?”

“那有什么可笑话的,只要你哥喜欢,不就行了吗?再说了,你看他这些年在外面鬼混有过正经没有?我说他这段时间怎么收敛了,原来是因为这个白之言。”

“妈,你还没老呢,怎么就糊涂了。你不会真的同意我哥和那个白之言交往吧!”周漫忐忑问着,说不上来为什么,她就是不希望白之言好过。

大概是因为,白之言和安漠霖之间的关系,让她太过于嫉妒。

周妈妈牵唇一笑:“我还真不介意,我只希望你哥早点结婚,有个人能管住他,给咱们周家多添几个孩子,我也就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