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逐出师门

蜜儿说着,又焦急起来,飞落在雪昙肩头,神情凝重:“雪昙姐,红玉不安好心,她肯定是想害死你。”

雪昙也是难以置信,以往她和红玉相处的也还算融洽,红玉为什么会突然害她?

文正皱眉,连忙咬破自己的指尖,覆在雪昙脉搏之上,手指施法一滑,把雪昙的血脉划破,将指尖的学浸入雪昙体内。

雪昙体内的血,则与文正体内的血呈互流之势。

雪昙心中一慌,忙道:“师父,你不能这么做。”

“别动,只有这样,才能保住你的性命。”文正紧绷着唇,眼神幽暗。

雪昙也不敢乱动,因为文正施的是凝血之法,一旦中断,会造成血液凝滞,两个人都会有生命危险。

在她眼里,文正一直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师父,总是拼尽一切保护着她,甚至像现在这样,不惜性命。

蜜儿心神忐忑的望着两人,直到凝血之法施完,雪昙只觉得浑身上下轻松了不少。

文正抬指封了自己的心脉,唇色有些发紫,叮嘱道:“雪昙,你待在这里等我,我会想办法帮你把毒性全解了。”

雪昙眼中泛着泪花,乖顺的点了点头。

文正凝神聚气,步履从容朝着外面走去。

红玉正坐在山洞外侧的巨石上托着腮看星星,听到动静,红玉心中一喜,回头满眼眷恋的望着文正微笑:“师父,您怎么出来了?师姐好了吗?”

文正缓步停在她身后,沉眉望着她在夜色中依然美丽的容颜,心中生了一股寒意,深吸口气平静的问:“红玉,你为什么要害雪昙?”

“师父,你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红玉心头一紧,佯装不知情,茫然摇头。

“你听不懂,当然最好,可是你明明听得懂,为什么还要装作听不懂?”

红玉暗暗咬了咬嘴唇,“我真的不明白您在说什么。”

“你不明白吗?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杀人,难道你不知道,造了杀业之后,你将来历劫,甚至有可能会魂飞魄散吗?”文正的语气变的冷沉,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严厉。

红玉暗暗紧了紧掌心,她没有想过杀人的后果会这么严重,缄默了半晌,无言以对。

文正深吸口气,闭眼,面色沉痛:“你害雪昙,我可以不跟你计较,你杀人,我也只当不知道。只是,自今日之后,你我师徒,恩断义绝,你再也不是我文正的徒弟,我也再不是你的师父!”

“师父,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红玉眼中泪光浮动,簌簌落了满脸泪痕。

“你可以走了!从今往后,不要再回来!”文正神色戚哀,忿然将袍袖一拂,转身朝着山洞走回。

红玉轰然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师父,我知道错了,你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改,我求你了。”

“太迟了,你已经杀了人,我没有办法再教你。”文正苦涩一笑,人已经进了山洞。

红玉眼见哀求没用,咬了咬牙,冷嗤一声,高声道:“师父,你为什么对雪昙那么好?难道你对她,真的只是单纯的师徒情谊吗?”

“雪昙虽然有时候任性了些,可是她到底心性纯善。但是你,已经入了魔道,除非你自己想办法消除罪业,不然,你就是再修炼几千年,也是枉费。”

文正胸口一阵闷疼,赶忙抬手按压,朝着山洞内的石室走去,他必须要尽快把体内的毒性逼出来,然后再想办法为雪昙祛毒。

红玉愤恨的目光凝视着文正,泣声道:“你不敢承认,因为你怕误了雪昙的的修行,不是吗?”

“她是我的徒弟,永远都是。”文正平静说着,转身进入石室。

红玉哽咽着在山洞外跪了两天两夜,文正仍然没有收回自己所说的话。

可叹她对文正的感情,因为从一开始就不单纯,所以才酿成最终的苦果。

足足跪了几日后,她黯然离开山洞,在青瑶山居无定所了有些日子。最后,遇到蛊雕兽。

蛊雕告诉她,要想消除杀业,唯一的办法就是取得一只从来没有杀过人的千年之妖的内丹,与自己的内丹融为一体,才可以顺利渡过天雷劫。

而在红玉看来,最合适的能帮助她消除杀业的内丹,无疑就是雪昙。

也因为她嫉恨雪昙,才决定和蛊雕联手,住在蛊雕兽山洞附近,在蛊雕的帮助下继续修习法术。

不知不觉,已经在大街上走了很远,被文正打伤的地方开始剧烈疼痛,红玉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处于什么地方,眼前一黑,轰然昏倒在寂静无人的道路边。

她昏倒的地方,接近别墅区,行人稀少,环境也是相当的清静。

周洺刚好从别墅区走出来,因为怕找不到白之言,所以回去之后,心里还是觉得不安稳,也不敢坐车,就再次出了周家别墅,一直在巷道里不停的走着,张望着。

走了几大圈之后,看到路边上着了一身粉紫色连衣裙的红玉昏倒在路边。

周洺疑惑走近前,将红玉翻转过来,皱眉摇晃着她的肩膀:“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红玉吃力睁开眼,看了一眼面前的人,是那时在酒店时,她看到的那个守在白之言身边悉心照料的人。因为见过,潜意识中,她对周洺也少了几分警惕,眼前再次一黑,又昏了过去。

周洺赶忙将她起来,依然摇晃个不停:“小姐,你醒醒。”

红玉仍然没有一丝反应,只昏昏沉沉的睡着。

周洺烦躁的拨了一下头发,取出手机拨打医院的救护电话。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护士的说话声:“喂,你好。”

周洺说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后,催促接电话的护士尽快安排救护。

挂断电话,周洺望着地上躺着的红玉,深吸口气,站在一侧耐着性子等待救护车。

安漠霖带着白之言从困仙阵脱身之后,直接回了安家。蜜儿也早已经跟上。

进了安家大门,安漠霖慌忙按了门铃,张婶很快开了门,一看安漠霖怀中的白之言脸色发白,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惊异的问:“安总,白小姐这是怎么了?”

安漠霖也没心思多说,抱着白之言急匆匆上楼,边走边吩咐张婶:“立刻通知姜医生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