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妖灵离体

叶菁走到安漠霖身侧,默了默,柔声开口:“漠霖,你也别太担心,之言她,会没事的。”

安漠霖并不回答,仍然目不转睛的望着白之言,如果那些病痛,他能代替她承受,他也觉得心里好受些。

可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气息奄奄的躺在那里,却什么都不能为她做,这种无力感紧紧擭住他的心,让他的心一阵一阵的抽痛。

叶菁伸手去拉安漠霖的手,仍然是温声软语:“漠霖,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说不定,明天再来的时候,之言就醒了。”

“你先回去吧!告诉我妈,我今晚留在医院。”

安漠霖缓慢拨开叶菁的手,转头看了她一眼:“叶菁,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可是直到刚才,我才深切意识到,我不能失去之言。”

“那……我呢?”叶菁心中一阵刺痛,她这样问,到底该不该?

“等之言醒了,我会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我想,你会明白。”

安漠霖的眸色暗沉不见光泽,看的叶菁一阵心寒。她甚至不得不承认,安漠霖早就不爱她了,可是又不甘心。

深吸口气,叶菁蔚然一笑:“既然你要在这里等之言醒来,那我就陪你一起等。”

安漠霖淡漠垂眸:“你还是先回去吧!有我在这里守着她就够了。我想,她一定也希望我一直守着她。”

叶菁默不作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安漠霖看了看侧面的陈叔,吩咐道:“陈叔,送叶菁回安家。”

陈叔点了点头,做了个请的收手势,客气道:“叶小姐,请吧!”

叶菁望着安漠霖冷峻忧郁的侧脸,只好点了点头,跟着陈叔一起离开。

安漠霖走到医护人员那里,取了消毒防护服穿上,缓步进了重症监护室。

他轻柔牵起白之言的手,轻声说着:“之言,你一定要快点醒来,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守在你身边,不会离开。只要你醒来,你要的答案,我给你。而且,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永远都不再离开。”

白之言痛苦的咬着牙,只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冲出体内,一阵撕扯般的剥离之后,她坐起身,静静望着安漠霖凝着担忧的眉眼。

白之言心疼的抬起手落在他眉心,试图抚平他紧蹙的眉头,可是她再也触摸不到,因为对安漠霖来说,她就是一团不存在的空气。

安漠霖更加不会知道,眼下躺在床上的白之言,虽然血脉还在流淌,但是,生命体征已经越来越衰弱。

白之言深深叹口气,眼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寻求帮助。

她还记得,安漠霖当初在林姐的庄园带回了一株昙花,就在安家书房的窗台上,如果她能借助那株昙花暂时充当本体,蓄养精气,应该还能活过来。

只不过,在这其间,她要留一缕灵识在肉身中,以免别人以为她已经死了。

漂浮着到了半空,白之言望着神情疲倦的安漠霖,深吸口气,施法将自己体内的灵识剥离出来七分之一,留在肉身内,然后飞旋着出了医院,决定先回趟安家。

出了金麦集团大厦之后,文正也不顾自己身上伤口还淌着血,用指法封了穴位之后,便开始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

小黄精落在他肩头坐下,忧心的望着他左肩濡湿的血迹,不由抖了个激灵,劝慰道:“文正师父,你还是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吧!你这样没有一点头绪的找,要找到猴年马月才找的回你那徒弟啊!”

文正没心思听他说话,仍然在不停地往前走,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圣亚商学院附近。

深吸口气强压着心口沉闷的疼,文正转了身,朝着圣亚商学院内走去。

那困仙阵真不是闹着玩的,虽然他顺利脱身,可到底被困仙阵的阵法灵力反噬,造成轻微的内伤。加上他之前跟陈雕交手,已经受伤一次,所以现在是新伤叠旧伤,一时间疼的厉害。

小黄精看他脸色不对,忙问:“文正师父,你到底怎么样了?”

文正平静的摇摇头,若无其事道:“我没事,我必须要尽快找到雪昙。她施了血祭催灵,肯定要消耗很多灵识,如果我不赶紧找到她,她会有生命危险。”

小黄精挠挠头,问了起来:“对了,那个叫红玉的,在困仙阵那会儿说的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你对徒弟的感情不单纯啊!”

文正情绪有些波动,瞥了小黄精一眼,冷冷道:“你最好把那些话忘了,不然我就把你给吃了。”

小黄精再次抖了个激灵,嘴角抽了抽:“我不提了,我已经忘了。”

文正缄默下来,再往前走了一段之后,干脆停在圣亚学院大门口内侧不远处的位置,留意着来来往往的学生老师。

等了许久之后,安漠然背着背包正朝着校门口走来,小黄精眼睛一亮,抬手指着安漠然道:“文正师父,我认得她!她跟你徒弟的关系特别好。”

“那就跟着她。”眼看着安漠然出了学校后,文正二话不说,紧随在后方出了校门。

这次来接安漠然的是林叔,安漠然上车之后,把背包一放,问了起来:“林叔,以往都是陈叔来接我的,怎么今天换你来了?”

林叔唏嘘叹口气,启动了车子,才道:“今天白小姐出了点事,Boss没有回公司,直接回家后,又带着白小姐去了医院。老陈送叶小姐去医院,所以Boss安排我来接小姐回去。”

“之言出事了?她怎么了?”安漠然拿着手机的手指一僵,多少有些担心。

林叔叹气道:“还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不过听老陈的口气,情况好像还挺严重。”

安漠然紧抿着唇,忧虑道:“林叔,先不回去了,我们直接去医院。”

林叔“诶”了一声,转弯之后,朝着第一医院的方向开去。

车顶上,隐身的文正坐在正中,因为风太大,干脆背身坐着。

他一头墨发随着风飘飘摇摇,绕到小黄精脸上,小黄精烦躁的撩开文正呃头发,抱怨起来:“你那个徒弟也真是够麻烦的,怎么都不留下一点线索,好歹让你能找到她。”

“或许,她根本就不希望我找到她。”文正神情忧伤的望着远方天空,无奈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