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竟然是冷杰

“别问那么多,找到白之言,让她来,换你儿子回去,就这么简单。”那头的人眼神阴沉,冷冷说着。

白明军急问:“你说,在什么地方见面,你们要多少钱?我想办法凑。你们放过我女儿和儿子。”

“看不出来你还在乎你女儿啊!”

那头的人摸了摸鼻尖,嘲弄的笑着:“我不要钱,只要你女儿。”

白之言已经走到门口,一听情况不对,连忙转身走到白明军身侧,急问:“之行怎么了?”

“你女儿在你旁边,那正好,让她接电话。”听筒里再次传来冷沉之声。

白之言迅速抓过手机,急切道:“你说,我是白之言。”

“很好,现在,你马上到东郊林场。林场的左侧有个池塘,池塘后面有一处房子,我在这里等你。”

“好,我现在就过去。不过你给我听好,如果之行有任何闪失,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白之言紧了紧掌心,虽然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要绑架白之行,但她必须要去救白之行。

“口气不小,你还是先来了再说吧!记着不要报警,不然,我可能会撕票。”那头的人再次冷笑。

白之言眼珠一转,又道:“你说之行在你手里,总要让我听到他的声音吧!”

“好说。”那个人转身朝着侧面的房间走去,打开门,拿着手机走到被两个人看着,捆绑在椅子上的白之行面前。

拉下白之行嘴上绑着的透明胶,那人冷声道:“跟你亲爱的姐姐说句话吧!”

白之行倒吸一口气,着急道:“姐,我很好,你不要管我。你不要来,他们想要的人是你。”

他一句话刚说完,拿着手机那人很快把手机移开,冷笑着对白之言道:“听到了吧!他很好,我给你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你尽快过来。”

白之言默了默,挂断电话,心里没了底。

她知道自己得罪过人,可是还没到需要别人绑架白之行来报复的地步吧!

白明军见白之言拿着手机蹙眉发怔,忽然“噗嗵”一声在白之言面前跪下,带着哭腔道:“之言,爸爸求你了,你就救救之行吧!我知道你怨我这些年对不起你和你妈妈,你想怎么怨恨我都行,可是我真的不能让之行出事啊!”

“你起来,我没说不救他。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白之言默了默,斜视着白明军:“答应我,不要跟任何人透露我的行踪,我就去救之行。而且你放心,以后我要是赚到钱了,不会不管你。”

“之言,之行可是你亲弟弟啊,你怎么还有心思跟我谈条件,你……你也太没良心了吧!”

“你好意思跟我谈良心,我是想救之行,可是你要是一直坑我,我救了之行又怎么样?还不是得继续被你坑。”白之言心头不忿,鄙夷的睨了白明军一眼。

白明军眼珠转了转,忙不迭点头:“好好好,只要你肯救之行,我都答应。”

“我有时候真怀疑,我根本就不是你亲生的。他们是要我去换之行回来,你就不怕我死在那里?”白之言轻嗤一声,朝门口走去。

白明军忙不迭跟着,急道:“之言,我跟你一起去,一旦有机会,你就带着之行赶紧跑,我挡着那些人。”

“算你还有点良心。”白之言说着,急匆匆下楼,朝外面跑去。

白明军也紧跟着往外面跑,出了住宅区之后,搭乘出租车朝东郊林场赶。

一个小时之后。

一辆出租车停在东郊林场附近,白之言和白明军下了车,小跑着往附近的一处池塘赶。

池塘的芦苇丛掩映处,是一栋木质的房子,客厅正中,冷杰坐在红木雕成的茶桌旁,抽着雪茄吞云吐雾。

一名身着黑西装的男子从门外走进来,停在他面前,低首道:“冷少,人来了。”

“来了就好。”

冷杰将雪茄的烟头摁在烟灰缸中,唇角掠过一抹冰凉的笑,问道:“安漠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我们打听到的,安总这几天病了,一直在医院。安漠霖的助理和秘书一直在寻找白之言的下落,只是一直没结果。”

“没结果正好,等到有结果的时候,恐怕他也不会再要白之言这个破鞋了吧!”冷杰轻蔑一笑,望着不远处芦苇丛外走近的身影。

白之言着了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神色冷淡的踏上木质地板。

木质别墅外侧守着的两个人立刻伸手拦住白明军,冷声道:“不好意思,里面的人,只见白小姐一人。如果您非要进去,恐怕我们今天也不会放人。”

白明军一时恼火起来,指着其中一人的鼻子道:“你们别欺人太甚!”

“白先生,我们不欺负人,只是找白小姐谈些事情。这事儿很公平,事成之后,您可能会收到一大笔钱。所以,您现在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白明军一听有钱,本来坚定的意志当即动摇,嗫喏着问:“你们确定……不会伤害我女儿和我儿子?”

其中一人笑意冰凉,淡淡点头:“那就要看白小姐配不配合了。白小姐只要配合,我们当然不会伤害她。”

白之言鄙夷的觑了两人一眼:“带我去见我弟弟,如果我弟弟有什么事,咱们走着瞧。”

“白小姐这口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其中一人笑笑,抬手相请:“请跟我来。”说完,走在前面带路,引着白之言朝客厅走。

冷杰微眯着眼,望着抬脚踏进客厅的白之言,邪佞一笑:“白小姐,咱们又见面了。”

“原来是你。”

白之言深吸口气,冷笑一声,盯着冷杰:“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抓我弟弟?”

“你先别激动。”冷杰站起身,眼角余光瞟了眼周围的人,所有人齐齐退下,然后将外面的门也给锁死。

白之言顿觉情况不对,往后退了几步,咬牙道:“冷杰,你难道不怕安漠霖找来吗?”

“我又没说我要干什么,你怎么动不动就把安漠霖给搬出来?你以为他跟你求了婚,就一定会跟你结婚?”

冷杰冷笑问着,逼近她面前:“你恐怕不知道,安漠霖这个人,对感情的洁癖程度。他要的女人,必须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如果哪一天,他爱的人不干不净了,或许,他就不会再爱你了。”